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星之碎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5
    琪琪很气,她的脸色转为苍白,看上去更像一座大理石像。美丽的琪琪。她需要的不是这样的男人。她需要一个理智的、冷静的。聪慧的男人。

    “其实我也知道,我对你不公平,”我说,“我太幼稚,我不够冷静。”

    “我可没那么想过。”琪琪的声音比较缓和,“你别多心,我希望你的态度改一改,若果你有什么问题,我希望你提出来讨论。”

    “我不要讨论!我们不是开会!我可以把事情告诉你,我是很想去看朱明,但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没有去找她,我怕你,你永远高高在上,永远超人一等,我发觉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无法与你接近?”我说。

    琪琪看着我,有点激动,但是说不出话来。

    我说:“不要问我是否爱上了她,我们也许只是朋友与朋友之间的关系,我是个幼稚的人,我需要时间了解自己。”。

    琪琪薄薄的嘴唇颤动一下,她问:“你要去看她?”

    “我想。”我说。

    “我尊重你。”

    “我不要你尊重我!”我大喝一声,“我只是你的未婚夫,不是你的父母师尊君王?”

    琪琪苍白的说:“家豪,你说得对,我们实在是没有法子交通了。”

    “你以为我不难过?”我问,“你以为我当初向你求婚只是儿戏?我对你的轻描淡写真是愤怒,你是神祉,我是凡人,我请你怜悯我这个普通的人,好不好?”

    琪琪转头便上楼。

    我一个人大吼大叫摔东西,琪琪那夜没有开过门,她连晚饭也没有吃。

    第二天我一早独自开车到实验室去。

    真无聊。

    我决不会解除婚约,我不是不爱琪琪,我也不是不懂得欣赏琪琪,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了解她,了解我自己。没见到朱明之前,琪琪是我惟一认识的女子,我根本不晓得世界上还有第二种类型的女人存在,一旦发现了朱明的热烈,琪琪益发冰凉。

    但是我不要与她解除婚约,除非是琪琪自动抛弃我,否则我不会离开她,这是一种道义,她是一个女人,女人跟过我之后流落了,我觉得塌台的是我,不是她。

    我想,就算我要离开琪琪,也要等她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才是,如果她找不到,我就得负责她一辈子,谁让我当初向她求婚呢?这便是做男人的难处。若果我现在离开了琪琪,她一时激愤,认识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每个人指指点点地说:

    “这是方家豪以前的未婚妻。”那个男人也会问:

    “你以前是方家豪的女人吗?”无论怎么样,我脱不了关系,人们总把我的名字带在口里,不不,我是个骄傲的人,我不是唐,唐是个拆烂污,没人格的男人。

    我永远不会与琪琪解除婚约。

    甚至对朱明,我也有一份歉意,我答应照顾她,却半途而废,现在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好像与我有关,我觉得难过。

    在实验室里我无法集中精神,打电话到法科院去问琪琪那一班几点钟放学,我开了车去等她。

    琪琪放学了,她独自走过校园,捧着一叠书,穿着黑色法科袍子,也没有脱下来。

    我叫她:“琪琪!琪琪!”

    她愕然地抬起头来,看见了我,眼神很复杂,阴晴不定,但是一忽儿就镇静下来,忽然微笑了,琪琪笑起来非常的美丽,像春天的花开放一般。

    我竟叫她烦恼了,我这个幼稚的人。

    “家豪,”她走过来,“你怎么有空?”

    我竟瞒着她去看朱明,接朱明。

    我拉起她的手,“琪琪。”

    “你,你怎么了?”琪琪说着上车,“你看你,又哭了,你怎么能够永远像女孩子?”她笑,

    “唉,你这个人!”

    我觉得她要求是这么低,她原来是想我先低头,但是又说不出口。

    琪琪拿出手帕来替我抹眼泪,叹口气说:“你真是娘娘腔。”

    我们回到家中,又和好如初了。

    我始终没有去找朱明,这次去除非有善后的办法,否则还是随她便,她不是我的女人。

    琪琪与我又进进出出的,仿佛是雨过天晴的样子。

    唐最近很少来,我不欢迎他,琪琪也不欢迎他。他这个人实在太爱说话,说出来的话又是大家不爱听的话。

    我从头到尾厌恶这个人,闯了祸叫别人来替他善后,当然他没有要我多管闲事,他希望朱明自生自灭。

    后来我放学便去接琪琪,要不便去吃顿饭,吃完饭看场电影。我们两个人的经济都比较宽裕,可以用比较多的零用钱。有时候也去看看舞台剧,但是我们两个真的很少去夜总会,那是情侣的事,我们已不是情侣了。

    提供精神很快的恢复,一个女人就是一个女人,她外表再坚强,还是一个女人。歌儿不是唱吗?哥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下花一丛,龙不翻身不下雨,雨不洒花花不红。

    冷冰冰的琪琪原来也是红花。

    一夜我们在家看电视,几乎是夏天了,白天有点热,可以穿短袖,但是夜间还是凉的。唐来看我们,带着他的洋妇,一定要去喝酒。

    琪琪看着我,“去不去?”

    我摇摇头。

    “不去恐怕他在洋妇面前没有交待。”琪琪说。

    我不想逼人太甚,懒洋洋地说:“去哪里?”

    “红狮吧,近一点。”

    我只好点点头。

    “去吧。”琪琪说。

    我给琪琪面子,不想她太难堪,何必要叫她看我面色做人?我们坐在唐的车子里去了。

    我们只坐了一会儿,轮流买着饮料,为了琪琪,为了我们不常出来,我居然还装着笑脸。琪琪不久就说要走,我向她眨眨眼。

    我们早走,我与琪琪到了马路便开始笑。

    我想开车门让琪琪进车子,发觉车锁匙落在酒馆里,我耸耸肩,琪琪说:“我等你。

    我回到酒馆,唐不知是几时溜走的,我向酒保拿回锁匙,酒保取过小帐替我去取锁匙,忽然看到朱明被一帮人拥着进来,我见她,连锁匙都忘接了,呆住。

    朱明的头发剪得非常短,像男人的西式头,戴一副银耳环,穿一条长裙子,她胖了,胖很多,有种肆无忌惮的感觉,样子迷迷茫茫,似笑非笑的。

    我拨开人,走到她面前,“朱明。”她没有听见。

    她没有听见。

    “朱明。”

    “茱莉,有人叫你。”她身边的人提醒她。

    “朱明”茱莉?

    朱明抬起头来,看住我。

    “是我,家豪。”我说。

    她想起来了,“是的,你是我的朋友,”她笑,拉住我的手,她好像喝醉了酒似的,但又不像,“你好不好?”

    “朱明,你现在住什么地方?”

    “你记住我的电话,三三四八五二。

    我默念一遍,“朱明——”

    她已经被拥到一个角落去坐下,有人送上吉他,叫她唱歌,那班人与她的同学不一样,那班人非常的轻佻,非常的肮脏,我看了满心不舒服。

    但是我时间到了,琪琪在等着我。

    我取了锁匙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她沙哑的声音唱:

    “告诉她不,不不不,

    如果她问你要一个吻,

    不不不不不。”

    我迟疑了一会儿,马上推开门走了。

    琪琪看着我问:“为什么这么久?又与唐说话了?”

    我不出声,我没有把实情告诉琪琪。

    我们开车回家。

    她整个人变了,她完全堕落了。

    第二天我打完电话又打电话,但是那个号码没有人听,我几乎以为记错了号码。最后有人来听,却又不是朱明。我问:“朱明在吗?”那男人没听懂。我说:“是茉莉。”那人说:“她在睡觉。”

    “告诉茱莉我来看她,你们的地址在什么地方?”我在电话中说。

    那人说了一个地址。

    我问:“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把电话挂上了。

    下课我便开车去找朱明的屋子,她住在西区那条希僻街,看上去非常的破烂,根本许多地方已经要拆除,都是瓦砾。我找很久,才在一间旧教堂旁边找到她的家,我按铃,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子来开门。

    那女孩子长着一头好头发,我记得以前朱明也是这样的头发。

    “茱莉在不在?”我问。

    “哦,朱明。”她说。

    “是的,朱明。

    她带我进去,那是老式宿舍,一间间的房间,客厅脏得像猪栏一般。

    我走路的时间要小心地避开啤酒罐子与脏碟子。

    朱明住在楼上的一间房内,我觉得这地方像间公社,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照顾它。

    朱明并没有关门,她和衣倒在床上,地方乱成一片,与以前是不能比了。她在熟睡,房间有窗子但是没有打开,空气闷得几乎有一股异味,我觉得害怕,这是朱明吗?这真是她?她蟋缩在一张小床里,一头是汗,脸颊上泛着一种不健康的红润,一种可怕的呻吟声不住的自她喉咙里发出来,我去摸摸她的手,她的手心是滚烫的。

    我急了,拉住那个红发的女孩子问她要水。

    “水?”她尖笑,“我们这里没有供应水已经很久了,有啤酒,要不要?”

    我呆呆的看着她。

    “她生病吗?不要急,一会儿就好的,我要出去了。

    “她是怎么搬进来的?”我问。

    “米高带她来的。”

    “米高呢?”

    “米高搬走了,她没有走。”红发女郎笑笑,像是怪我多管闲事,然后走了。

    我看着朱明,心中痛苦的犹疑着,如果我马上。走还来得及,她不会知道。但我们大家是中国人,是同胞,她到了这种地步,我不能见死不救。我马上决定了,我要把她搬出去,我不能再计较到后果,但愿琪琪也能看到她现在的情形。

    她床底下有只小箱子,我拉了出来,扫扫上面的灰,看她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全收了进去,肮脏的旧衣服任它撇在一边,有一叠没有拆阅的家信,几本书,一本照片簿,还有旅游证件与身分证都在皮箱内。

    我摇她,“朱明,朱明!”

    她没有醒,转一个身。我的经验告诉我,她又是服了什么药物了,我把她简单的行李先搬走,然后急步抢进屋子里,把她抱起来,也放进车子里。

    等到开车的时候我才知道麻烦,带她到什么地方去呢?家中不能容纳她,找房子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功,到旅店去找房间,人家看见她这个样子未必肯租。我把车子尽在市区中兜,心急如焚,朱明没有醒,她不停的冒汗,呻吟,我并不后悔把她带了出来,她会死在那个地方,死了也没有人知道。

    我终于把她送进医院里。

    我对院方说她有急病,昏迷不醒,我只是她的普通朋友。

    医生在急症室内看看她的瞳孔,问:“有无亲人?”

    “无。”我说着,鼻子先酸了。

    “我们要给她洗洗胃部,那里有表格,你去填了再说吧。”医生吩咐着。

    我的心反而定了下来,在医院里总是没错的。

    随后有两名护士走出来对我说:“那位是你的同学?请你跟我们进来一次。

    医生在病房内,朱明的床用屏风围了起来,朱明已经换了白衣服,医生把上衣的袖子拉高,我看到她手臂上布满了黑色与红色的斑点,开头我并不明白,只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一群斑点像蚂蚁一般,十分丑陋肉酸,后来我忽然明白了,这是针孔吗?我恍恍惚惚地想。

    我愕然的看着医生,我嗫嚅地说:“我不知道……”

    “当然,我们要把她送进特种医院,如果她不介意的话,可是现在你能不能充任她的监护人呢?”

    “可以的。

    “她发热,注射器不洁净常常会引起死亡,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玩弄生命,生命是一去不回的东西。

    “她暂时住这里?”我问。

    “当然,她不能出院,有什么事我们通知你好了。

    “你一个人住?”

    “不,我与我未婚妻同居。病人是我的同学,我们都是中国人。

    “那自然。”医生很了解,“现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你如果没时间可以先走,我们会得派人日夜照顾她。”

    “谢谢,谢谢。”我说。

    我看了朱明一眼,她还没有醒,护士们捧来了器皿,预备替她抹身。我走了。

    那么可怕,简直不能置信的事实,朱明已经迷失她自己,她连生命也不要了。生命真的是一种负累?她活得这么累。

    我一整夜都做恶梦,长发的朱明,短发的朱明,朱明在病床上呻吟,一下子叫唐,一下子叫我。惊醒已是八点了,琪琪有早课,她已经出了门,我连忙穿好衣裳开快车到医院,护土带我去看朱明。

    朱明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窗外,她已经清楚了。

    我走过去叫她一声,她转过头来,看牢我,一时记不清楚我是谁,待看清楚了,忽然之间变了神色,不想相认,过了很久,她说:“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了?”她的声音颤抖着,我只好握住了她的手。

    我说:“不要紧,医生会帮你的忙,你放心好了。”

    她哭:“我对不起你们,家豪,我太不争气,我实在没有法子,我活不下去。”

    我说:“胡说!年纪轻轻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什么活不下去?还是为了儿女私情吗?”

    朱明只是哭,一种绝望的哭。

    “你老是这样,又怎么能怪朋友疏远你呢?”我温和的说,“美好的日子总在前面,你转一个弯,说不定就碰到好东西了。”

    她尖叫说:“我疲倦,我疲倦。”

    其他的病人都把头转过来,我把她的头埋在我胸前,她闷闷的号叫着。

    “朱明,从医院出来,你便成为一个新的人,我替你搬进青年会去住,好不好?”

    “没有人喜欢我,家豪,我总是替别人带来麻烦,家豪,真的,你想想,你与琪琪——”

    “你放心休养,你要答应自己,要恢复以前那个朱明,明白吗?朱明是永恒的,朱明还要画‘星星的碎片’,朱明是一个好朋友,好女儿,好学生,你要回到学校去,这么一点点小的打击就粉碎了你,太不争气了。”

    她还是哭。

    “明天医生会把你调到专门医院去,你明白吗了我会来看你,等你痊愈以后,我们再为你介绍新朋友。除非你自己愿意帮助自己,否则没有人能够帮助你,你明白吗?”

    护士过来问:“怎么?她又不高兴?”护士的笑容使人精神一振。

    “她在哭,哭完就没事。”我说。

    护士没奈何,只好耸耸肩,“你安慰安慰她吧。”

    我说:“你看,并没有人不喜欢你,也没有人会看不起你,就算十个人当中有五六个人不喜欢你,也是很普通的事,要求不可以那么高,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也不要把别人看得太重。你努力画你的画就是了。”

    朱明坐在那里不出声,过一会儿忽然打两个呵欠,我知道是为什么,她掩住了脸。她的药瘾发了。我没有问医生她注射的是哪种药品,我不想知道得太详细。

    “我走了,明天转医院,我再来看你。”

    “你不要来了,家豪,我听你的话就是,我与你无亲无威,你这样为我,我是很感激你的。”

    “那么朱明,就算看我的面子,振作起来如何?”

    她点点头。

    “唉,朱明,你答应过的事要算数呵。”

    她又哭了。

    “别哭,你别哭。”我说,“只要你从头开始,朱明。”

    她转一个身,背着我。

    “我走了,”我说。

    她不睬我。我转身向大门走去,护士笑问:“你女朋友?”

    我摇摇头,答道:“不,我的朋友。”

    到家,琪琪说:“这么晚,你到哪里去了?”

    她是说,不是问,她并没有期望我会回答她。

    我非常非常的疲倦,连洗澡都不想去,电视上正在演一项非常精彩的节目,我躺在沙发上,忽然睡着了。

    做梦看见朱明躺在医院中,神经系统出了毛病,人像一棵菜似的,活还活着,但是没有知觉,我发狂的叫她,她不应不睬,她就那么躺着。我去求唐,也许她看见他会醒过来,但是唐严词拒绝,我绝望的哭了,挣扎号叫,但是没有眼泪。

    “家豪!家豪!”

    琪琪用力地推我。

    我睁开眼睛,看着琪琪,又看看电视机,电视正在播映广告:“棕揽洗洁晶,不伤皮肤……”一个美女愉快地洗着碗碟,一片升平的样子。

    琪琪问:“你做噩梦?怎么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

    是噩梦,认识朱明,爱上朱明便是一个恶梦,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从此以后我不再会有平安的日子过了。

    我抬起头来看着琪琪。

    琪琪问:“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要说?”我反问。

    “当然,那时候你向我求婚时,表情就是这样。”

    我低下头,叫我怎么开口呢?我不是说过不会主动与琪琪决裂的吗?任何人都要说我是个傻子,放弃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而去迁就一个垃圾堆中拣来的,朱明并不爱我,我是知道的。

    琪琪问我,“你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