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朝花夕拾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0
    第二天一早丈夫来接我,我跟着他回家。

    要拣个适当的时刻同他提离婚的事,办妥这件事,大家好松口气。

    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过很久想起来问:“我那辆车子的残骸呢?”

    “已经发还,堆在车房里。”

    “是否变成一团烂铁。”

    “你自己去看吧,它是孩子们的最新玩具。”

    停一会儿我又说:“住院期间,给你添增不少压力吧,抱歉。”

    他愕然,看我一眼,不出声。

    “到家了,”我欢欣轻快地,急不及待叫出来:“弟弟妹妹,还不过来欢迎妈妈?”

    他们在门外玩小型飞行器,一听见我呼唤,丢下玩具,奔跑过来。

    我下车拥抱他们,“喂,今天有什么节目?”

    妹妹即时问:“妈妈有什么好主意?”

    “你们有没玩过寻宝游戏?”

    弟弟睁大服,“听说过有这个玩意儿,因为复杂的缘故,已经不大有人玩了。”

    “我们今晚就开始玩,先让我来安排晚餐。”

    七手八脚进厨心,看见一大堆蔬菜,大概是他们买来调剂胃口的。

    丈夫跟进来,“你,做饭?”无限讶异。

    我咬一口苹果,放下,心中也有点奇怪,有许多重要的事待办,怎么先钻进厨房?既来之则安之,做好菜才出去。

    “你没有不妥吧?”丈夫问。

    我回过神来,“没什么。妈妈呢,她几时来?”

    “我在这里。”厨房窗口传来她的声音。

    我探头出去笑,“正在牵记你,快进来。”

    她换了一套衣裳,领子上别着一向喜爱的装饰品,我抹于手,替她拉一拉前襟。

    “这只别针真有趣,配什么都好看,”

    母亲诧异的说:“你一直说不流行了。”

    “是吗,”我想一想,“它很标致。”

    母亲笑,“出院后你细心了。”

    “得到充分休息,当然比较有闲情逸致,”我叹口气,“平常忙忙忙,累得慌累得哭,自不免毛躁点。”

    “你可以辞职。”母亲说。

    “真是饱人不知饿人饥,辞工,”我笑,“不用生活乎?”

    “至少告长假。”

    “嘿,这次放完假,还不知是福是祸,也许图书馆觉得替工比我能干,我就失业。”

    母亲也承认,“真是的,竞争多大。”

    我摆着餐具,深觉讶异,奇怪,从前从不与母亲讨论私事,如何今日竟与她絮絮而谈?

    但谈话令母亲高兴,她捧着饮料,精神奕奕,说个不停。

    食物令孩子们满意。稍后我们开始游戏,我偷偷将一枚糖果与一枚铜市包在锡纸内,藏到车房的空油漆罐,叫孩子们去寻找。

    一路上我会给他们适当的提示,到紧张关头,甚至会发出警示。

    这足可以使他们忙一个下午。

    弟弟不住说:“哗,有趣极了,多么刺激。”

    妹妹问:“是可以吃的东西吗,找到后有什么奖品?”

    丈夫开头也参加与孩子们一起寻找,一小时后,他放弃,到工作间去休息。

    母亲说:“你们家好久没有这样和洽热烈的气氛了。”

    我也记得这个家并不算美满,大人一直吵架,小孩无聊寂寞。

    我惭愧的笑一笑,不语。

    孩子们找到睡房去,天翻地覆,作地毡式搜索,我哈哈大笑。

    丈夫闻声出来,一脸问号。

    母亲说:“我不相信,往日你都不让他们踏进房间半步。”

    是吗,我竟那么不近人情?

    我拍着手掌,“孩子们,摸错途径了,宝藏并不在这里,再给你们一个提示,注意:禾草盖珍珠,废物堆里寻。”

    弟弟与妹妹哇一声跑到地下室去:连妈妈都摇头,“闹得过份。”

    “我倒觉得他们很快活。”丈夫说。

    我看着丈夫,这是好机会,有什么话该说了。

    我同母亲说:“妈妈,你能回避一下吗?”

    母亲知道我们要讨论大事,叹口气,“我先回家。”

    “明天我来看你。”

    我把她送出门。

    丈夫自然也有分数,我们坐下来,趁孩子不在跟前,我很文明他说:“我们不如分手吧。”

    他也特别平和,“好的。”

    “谢谢你,我马上去进行这件事,你有无特别条件?”

    他想一想,“没有,你呢?”

    我摇摇头。

    “你知道吗,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心平气和,婚姻可以维持下去。”

    我低下头,“我认为还欠一点点。”

    “你又孩子气了。”

    “或许是,我们不必再为这个问题争执,既然双方决定和平解决,再好没有。”

    会谈结束,心如止水。

    我与上司联络过,下个月复工。

    意外过去,生活如常,不知恁地,闷得要死。

    黄昏的时候,孩子们终于寻到车房,我发出呜呜的紧急报告,他们欢呼,知道找对了地方。

    弟弟跑出来问:“这是什么?”拿着黑色的塑料碟子。

    “软件,”我说:“是老式电脑的一种零件。”

    “不,”丈夫说:“是唱片。”

    我说:“老天,连我都没见过。”

    弟弟说:“我要继续努力,不能让妹妹得胜。”他跑开。

    丈夫接过:“至少有五十年历史。”

    我看着碟子上陈旧的标签,《渴睡的礁湖》?这是什么鬼?”

    “一首歌。”丈夫答。

    我笑出来,“一首歌叫《渴睡的礁湖》?品味惊人。”

    “他们那时候的歌名的确好不骇人,我记得有一首叫《我在欲火中》,又有一首叫《你认为我性感吗》?”

    “哎呀呀。”我掩住嘴。

    丈夫忽然握住我的手,“如果我们可以什么都谈、何必分手?”

    我温和地说:“保证不到三天又会吵起来,我们不是同路人。”

    他颓然。

    我把唱片搁一旁,“能不能弄部机器来听一听?”

    “要到古玩店去找。”

    忽然听得孩子们大叫:“找到了找到了。”

    我立刻站起来,“游戏完结,我要去颁奖。”

    走到车房,只见弟弟手中高举一锡包,妹妹跳跃着去抢。

    骤眼看的确很象,但是走近就觉得那包裹大大,约莫有二十公分乘十二公分。

    我笑,“这是什么?继续努力,不是它。”

    弟弟把包裹一手扔给我,又去找。

    我把那包包拿在手中,心生异样之感,秤一秤,又不太重。

    “在哪里找到的?”

    妹妹指一指。

    啊,这不是我的车子?车头凹扁,毁坏严重,一扇门落了下来,夹层破裂,孩子就是在那里找到锡纸包。

    我问:“你们割破的?”

    “反正是废物,”弟弟说:“我们获奖心切。”

    谁把这包东西放在那里?不是我。

    它是什么?

    我把它拿到睡房,缓缓拆开。

    包裹做得极仔细,总共三层,拆到最后,是一个纸盒子,上面印有朵朵的玫瑰花,美丽精致。

    这到底是什么?从没见过类似的东西,但可肯定不是危险品。

    盒盖还没打开,已闻到一阵香味。

    这种味道非常陌生,十分甜,十分馥郁,缈缈然自盒内钻出,似勾住我的灵魂。

    我顿时失魂落魄,手颤颤打开盒子,盒子内还有层白色透明的牛油纸隔注。

    牛油纸上面烫着金字:方氏糖厂。

    糖,什么糖是这样子的?

    掀开薄纸,放到鼻端一闻,香入心脾,忍不住取过一块放入嘴里。

    即使是毒药也不怕了。

    糖一入嘴即化,钻入味蕾,如丝绒般滑溜甜美,奇怪,这滋味似曾相识。

    谁把这糖果放在烂车的门内?

    象是知道,又不十分记得起来。

    整个人如堕入破晓时分,似有一丝金光透入浓雾,但怎么也肴不清楚。

    忍不住又吃一块糖,这一小盒子容量不大,可不经吃。

    就在这个时候,片断记忆忽然浮现,我知道它是什么了,这种糖叫巧克力∫蚩煽删侄V股?

    方中信,有一个人叫方中信,他是糖的主人。

    我用手掩住嘴,方中信,我霍地站起来,是他把糖藏在那里,他死心不息要对我好,即使我来到另一个世界,他还设法照应我。

    我都想起来了,是糖唤回记忆,不不不,不是,是纳尔逊,他暗中使了手脚,保留我的记忆,瞒过他的同伴,迫我出院,全人类只有他知道我保留着前世的记忆。

    我恐慌,四肢冰冷,不知把这些非法的记忆收在什么地方才好,心突突的跳,半晌回过神来,才觉得心如针刺般痛。

    纳尔逊说得对,这些记忆对我无益。

    夫人也这么警告过我,是我苦苦哀求他们让我保留回忆。

    我凄酸的想,不要后悔,千万不要懊恼,小心翼翼地看护这些珍贵的记忆。

    我握紧双手,开头不晓得该怎么做,过了半晌,镇静下来,捧住巧克力糖深深嗅一下,收到抽屉里。

    纳尔逊终于答允我的要求,或许出于同情,或许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微笑,他同他爹一样活泼机智,父子同样是了不起的人物。

    孩子们这时闯进来,“唏,终于找到了。”手上高高拎着铜币。

    我连忙说:“了不起,让我看,你们要什么奖品?”

    弟弟与妹妹对望一下,不约而同的说:“要妈妈有空常常这样同我们玩。”

    “一定一定。”我说。

    他们欢呼,跳着出去。

    我看着窗外,怔怔的落下泪来,心中尽是过去的人过去的事。

    这个月亮不是那个月亮,这里的晚上没有月亮。

    我一整夜伏在桌子上,直到太阳升起。

    丈夫进来,看到我,意外的问:“这么早?”这种语调,已算难能可贵。

    我勉强笑一笑,“失眠。”

    “要不要看医生?”

    “我没事。”

    “自己当心。”他已经仁至义尽,耸耸肩忙自己的事去了。

    我吞一口苦水,再吞一口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