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朝花夕拾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6
    约会的地点是那位先生的家。

    地方非常宽大,布置朴素而雅致,他的夫人高贵、大方、美丽、温柔。

    她没有说什么,但眼光、神情,都安抚我,她象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关心。

    那位先生走入书房,淡淡与我们打招呼,方中信将那瓶酒似献宝似呈上,但是那位先生看也不看。

    方中信受了委屈,斜斜看我一眼,象是说:瞧,都是你,都是为了你。

    我没好气。

    他们之间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谈着。

    那位先生个子很小,样子顶普通,不知恁地,神态有说不出的疲倦,一直用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则握着酒杯,缓缓地喝完一口又一口,心不在焉的“嗯、嗯”,敷衍着老方。

    我有点发急。

    那位先生对我的故事,象是没有太大的兴趣,根本没用多大的心思听。

    渐渐我失去信心,要不是他夫人那温婉的眼色,我早已离去。

    坏。

    坏与落后也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我要是能哭的话早就哭出来。

    终于那位先生的眼光落在我身上。

    “怎么,”他问:“陆小姐有家归不得?我连忙恭敬的答:“是。”他似是司空见惯,“是二0三五年?”

    “是。”

    他的语气略为同情:“蛮尴尬的。”

    我点点头。

    “在我年轻的时候,也见过许多异乡客。”

    “我想回去。”

    那位先生笑,“或者可以找小纳尔逊谈谈。”

    那又是谁?这群人好神秘。

    那位先生说:“其实情形并不算大坏,陆小姐贵庚?”

    “二十六。”

    “过五十年也可以返家乡了,届时你七十六。”他说。

    我霍地站起来,要同他拼命,在这种时候还戏疟我?

    方中信把我按住。

    那位先生抬起头来,“为什么那么计较时间上的得失?”

    他双眼透出苦涩,不象是轻薄,“甚至是一切得失?”

    原来他是哲学家,我为他的跟神感动。

    我呆呆的看着他。

    或者他有无限的能力,但在这一刹那,我非常的同情他。

    那位先生指着我额头说:“那是你的接收器吧,自幼种植,与脑部相连。”

    “不,”我说:“这是学习仪,儿童在入学时期才植人皮下,与电脑相互感应,我们的电脑没有荧幕,靠电波通消息。”

    那位先生摇摇头,“不,这是一具追踪仪器。”

    我陪笑,心想:先生,我应当比你更清楚才是,怎么倒与我争辩起来了?

    我婉转的说:“不会的,我们自小运用它吸收知识,是以早就废除课堂学习制度。”

    那位先生还是摇头。

    他说:“你们的政府欺骗了你。”

    一边厢方中信听得入神。

    我完全没听懂,这位先生比我更象未来世界的人,想象力似宝石蓝似的深海。

    他跟方中信说道:“我累了。”

    我与老方只得站起来告辞,不敢再留。

    他的夫人送我们到门口。她轻轻请老方“代为问候令尊令堂。”

    老方唯唯诺诺。我们结束是次访问。

    我与方中信在夜空下踱步。

    我说:“那位先生名不虚传。”

    “唔。”他说。

    “还有巧克力吗?”

    “你会喉咙痛,”他把糖递给我。

    “已经在痛苦。”我拆开纸包吃:“无论他是否能够帮到我,我都说他是个难得的人物。”

    “近几年他有点懒洋洋,好奇心也减退。”

    我问,“是不是已臻化境的人都是那样?”

    “我不知道。喂,那真的只是你们的学习仪?我以为会有莱泽光束射出来。”

    我白他一眼,“你才全身发光。”

    “是,我的魅力。”他洋洋得意。

    即使有一万个缺点,方中信仍是一个热情天真的人。他是一个快乐人:世袭的事业,又投他所好,无忧无虑王老五生活,兼有幻想的嗜好。

    “想家?”

    我点头。

    “跟先生的感情很好?”他问得很自然。

    我顾左右而言他,“回去的时候。该把巧克力藏在哪里?”

    “在你们那头,走私可算犯法?”他反问。

    他送我回家。

    这是第二夜。

    之后我决定不再切切计数日子,免得更加度日如年。

    那位先生曾说:等五十年好了,时间总是会过去的,届时我还不是会回到家乡,我七十六岁,母亲五十五岁。

    要不就反过来想:我二十六岁,母亲才五岁。

    唉,最爱同我们开玩笑的,一向是时间。

    趁着夜晚,我集中精神思想。

    母亲这些年来向我倾诉的絮语,我从来没有集中细听。

    在我十三岁那年,政府创办青年营,大家都去寄宿,与父母的距离无形中越拉越大。

    我只知道母亲是孤儿,外祖父在她出生前便离开她们母女,外祖母在她很小的时候患病去世。

    “在那个时候,什么病都能夺去人之生命,尤其是癌症,猖獗得离谱,每每趁人在最年轻最有为最不舍得离去的时候来制造痛苦。外祖母是什么病?我搜索枯肠也想不到那专用名词,因该种病不再发,渐渐也湮没不为人知。是什么?外祖母去世那年,母亲有多大?她说她很小很小,在念书,是,幼儿班。一种很有趣的学习方法,孩子们共聚一堂,唱唱歌拍拍手,学单字以及画图画,通常因为他们在家无聊,父母派他们去那里找点欢乐。他们七岁便要正式入学。那年母亲应该在七岁之前。不会是五岁,不会是现在吧。我惊恐的想。双阳市这么大,怎么去找她们?“还不睡?”

    是方中信。

    我开了门。

    “睡不着。”

    “别想太多。”

    我们在沙发坐下来。

    “那位先生会替你想办法的。”

    “谢谢你。”

    “谢我?”

    “是,为我花那么多时间心血。”

    “喂,大家是朋友。”

    “我一直诋毁你,对不起。”

    “我也不见得很欣赏你,老嫌你不是冥王星公民。”

    我们相视而笑。

    “很不习惯吧。”他同情我。

    “是,你看,我脸上忽然发出小疙瘩来,水上不服。”

    他探头过来细视,“你吃糖吃多了,虚火上升,这两日来你最低限度吃下两公斤的巧克力。”

    “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自然。”

    我懊恼,“真怕在你们这里惹上不知名的细菌。”

    他莞尔,“是,我们这么脏这么落后。”

    我不作声。

    他问:“在你们那里,是否已经全无黄赌毒贼?”

    我支吾,“总而言之,比你们略好。”

    他叹一口气,”抑或你根本不关心社会情祝?象一切小资产阶级,住在象牙塔之中,与社会脱节,只挂住风花雪月?”

    我微笑,“你呢,你又知道多少?对于低下层的悲惨生活,你难道又很关注?叫你描述八五年双阳市贫民窟中之苦况,你是否能作详尽的报告?你不过活在巧克力的甜雾中,与莉莉这样的女伴打情骂俏。”

    轮到他沉默,他说:“我也是社会活生生的一分子,社会也需要我。”

    “是呀,”我说:“我俩谁也不要挖苦谁。”

    方中信说:“换言之,我与你是同族人。”

    我们紧紧握手,终于消除隔膜。

    “你说你在图书馆工作?”

    “唔,每天我听两本书,上午一本,下午一本,有时书本坏得令人昏昏欲睡,字句无论如何不入耳,简直会反弹出来。”

    “听?不是看?”

    “视力太吃重,所以用仪器读出,孩子们特别喜欢,他们很爱听书。”

    “我明自,象无线电。”

    “可是电台尽播垃圾,书本可以自己挑。”我提醒他。

    “嗯是。”

    “老方——”“老方!”他怪叫起来。

    我笑,“怎么,不习惯?我不会象莉莉那般娇嗲,我们是兄弟。”

    他也认命,挥挥手,“你想说什么?”

    “在双阳市要找一个人怎么着手?”

    “办法很多,当然,先要看看你打算我的是谁。”

    我沉默。

    他一猜就猜着,聪明人即是聪明人:“你母亲?”

    “母亲太小,我要找的是外婆。”

    “你猜你外婆大还是你大?”他问。

    听听,这种问题要不要命。

    我答:“可能我还要大一点点。”

    “她叫什么名字?”他说。

    我不知道。

    我呆在那里,我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太没心肝,又不是祖宗十八代,可以有充分理由忘记,她是你的外婆!”方中信生起气来。

    “有几个人可以一口气说出他外婆的名字?”

    “我可以。”

    “你怎么同,你祖上留下多少东西给你,你承受他们一切福份,当然要牢牢记住,而我外婆是一个最最可怜的女子,一早遭丈夫遗弃,又在二十多岁便罹病逝世,谁耐烦记住她的名字?”

    老方拍案而起,“进步,这叫比我们进步?你们太势利太可怕。”

    他骂对了。

    我羞愧地低下头。太忙个人的前途、太自我中心,不但连外婆没有注意到,甚至是母亲也疏忽。

    难怪她那么寂寞,又缺乏安全感。

    “怎么,未来世界中,老人的地位降至零?因为有人工婴儿,因为有青年营,所以更不需要老人?”他责备我。

    我的心炙痛,“不,”我说:“社会鼓励敬老,是我不好,我是凉血动物。”

    懊恼要吐血。

    为什么不好好听母亲倾诉?并不是忙得完全抽不出空来,并不是没有时间,为什么随她自生自灭?

    “想呀,追思呀,她叫什么名字?”

    我悔极而笑,“或者我可以打电话问母亲。”

    方中信一听,呵哈呵哈大笑起来。

    一直谈到半夜才睡。睡梦中隐隐听见外婆叫我。

    “爱绿,爱绿。”她有一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孔,声音充满怜爱。

    如何会叫我爱绿?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如何会得入梦来?

    醒来时泪流满面。

    一照映象器,看到自己脸容黯澹,黑眼圈,满下巴小疱疱,吓一大跳,怎么会变成这样?数天间就老了,这里一年等于二十年,此刻的我,看上去真会比我的外婆老。

    我忍不住鬼叫起来。

    方中信冲进来,问道:“怎么回事,做噩梦?”

    “比噩梦更惨。”我用手掩住脸诉苦。

    “你没好好的吃,叉不肯好好的睡,唉,习惯就好了。”

    方说。

    “永远不会,”我呜咽。

    “想起来没有?”

    “没有。”

    “今堂尊姓大名?”方中信问道。

    “她姓邓,邓爱梅。”我说。

    “你姓陆?”

    “是。”

    “你跟你父姓?”

    “还有别的选择?”

    “当然,你可以随母姓。令堂可能是随令外祖母姓,你懂吗?”

    “你用白话文我就懂。”我白他一眼。

    “喂,”他说:“我不过是想帮你。”

    “你的意思是,照邓爱梅三个字去找我外婆,可能永远找不到?”

    “对了。”

    “那怎么办?”我愁容满面。

    “总有点蛛丝马迹,仔细想想,又不是急事,看样子,你起码还要在此地住上一年半载。”

    “闭上你的乌鸦嘴。”

    “你又来了,从没见过如你这般刁泼的女子,动勿动骂人。”他教训我。

    “对不起。”我气馁。

    他叫我用早餐。

    这人似乎喜欢吃烤面包。

    制造半公斤面包,把种植麦子、辗转运输、加工生产的消耗能量加在一起,大概需要三千加路里,而方中信吃下这半公斤面包之后,所产生的劳动量,只相当予一个半加路里。

    多么疯狂。所以象面包那样的食物,受淘汰是必然的。

    最重要的是,它不好吃。

    我连喝两杯清水用来洗肠胃。

    什么都不惯,一切生活上琐碎的习惯用具他们都没有,他们所用的瓶瓶罐罐多得可怕,方中信的头发比我还长,光是用在头发上的用品有四五种,每天起码花上半点钟,还要用热风烤,而结果不过如此。我不认为他是空前绝后的美男子,但话得说回来,他长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