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朝花夕拾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3
    吃完饭,我把那块剩余的巧克力取出翻覆地观看,并且放在鼻端深深地嗅闻,它完全迷惑了我。

    我赞叹,“难怪十八世纪的植物学家林那欧斯要称之为‘诸神之美食’。”

    他忽然抬起头来,“你怎么会知道这项典故?”

    我说:“因为这是我母亲最心爱的食物,她小时候常常吃。”

    “每个人都吃糖果,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糖果的典故。”

    我看见他那么认真,忍不住说:“但我不是普通人。”

    他一怔,随即说:“讲得对,”他停一停,“不过你对巧克力的认识,不可能胜于我。”

    “当然,”我不想也没有心情与他争,“你是巧京力制造商,一个令许多人快乐的行业。”

    “你真的那么想?”他欣悦。

    我点点头。

    “谢谢你,陆小姐,”他似乎觉得无限的宽心。

    为了讨他的欢心,进一步透露我的知识:“可可是一五0二年由哥伦布发现,但它存在于亚玛逊流域已有四千年。在当时,一百粒可可可换取一个奴隶。”

    “完全正确。”他拍一下掌,“没想到碰到同道中人,以往我一同女孩子说起可可豆的历史,她们便忙不迭摆手嫌闷。”

    我打蛇随棍上,“既然如此,你会不会带我回家?”

    “当然,我早就说送你回家。“不,去你的家。”

    他呆住,过一会定下神来,他说:“小姐,你真的走投无路了吧。”“是的,”我恳求,“请求你收留我一夜,我不会给你麻烦。”

    “我不能随便把陌生女子带回家。”

    “你已有家室?”

    “不。”

    “那么破一次例好不好?总有第一次,总有例外。”

    他看着我,“你身边没有现款?”

    “什么也没有。”

    “由我资助你住一夜酒店如何?”

    “我害怕。”没有他们的文件,怎么可以到旅馆去。

    他摇摇头,“小姐,你说的话太难令人置信。”

    五十年前的民风一点也不纯朴,人也一点不笨,尽了九牛五虎之力,我无法说服他。

    我赌气,“好吧,让我去死吧,希望你有一日流落异乡。尝一尝这种滋味。”

    “我可以帮你,你自哪个国家来?我带你到使馆去。”

    “我是你的同胞。”

    “你的外貌确与我族一样。”

    我恼怒。“世界已经大同,战争早已停止,癌症也已治愈,看你,连收容同胞也做不到。”

    他想了很久,“那么请告诉我,你额角中央那一块直径约五厘米的家属片,是什么东西?”

    我一听,心都凉了。

    我怎么会遇上一个这么聪明的人?

    “你不会以为我看不见吧?”他追问。

    纷乱中我说:“这是女阿飞的装饰品,最新打扮。”

    “你是女阿飞?”他失笑。

    我急他勿急。好整以暇的叫侍者拿红茶来。

    愁肠百结中我说:“加多一杯。”非得尝一尝母亲时常怀念的红茶是什么滋味。

    他狡桧的说:“如果是装饰品,可以取得下来。”

    我倒出茶,喝一口,非常苦涩,不喜欢,加上牛奶与白糖,味道依然比不上茶晶,可见有时候科技会得胜。并且桌上已摆满喝这一小杯茶用的工具,足足十来款,实在太嗜苏。

    “不爱喝?”他问,我摇摇头。

    他把茶喝光,结帐。

    “走吧。驰说。“到什么地方去?”

    “我的家。”

    这个时候,轮到我迟疑。跟他回去?

    第一眼看见他,我已犯下轻敌的错误,他的外表是那么老实,蒙蔽了我,以为可以指使他为我做事,谁知一顿饭下来,发觉他占了上风。

    但是此刻不跟他走,根本没有第二条路,我抬头看着天空,在城市强力灯光照耀下,天际呈一种奇异的灰色,怎么看得到星宿?

    我只得跟他走。

    我们上了车,向郊外驶去。

    他象是知道我的心事,调过头来安慰我:“你放心,我不是坏人。”啼笑皆非,自比他先进五十年,却拿他没辙。

    忍不住回答:“当然也不会是好人。”

    “可不是,人性肯定有坏的一面,但亦有好的一面,倘若黑的墨墨黑,白的雪雪白,那还有什么味道?”

    在这种时间他还说教,气得我。

    郊外的路之曲折比生命大道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路上有美奂美仑的建筑物,看样子都是住宅。行驶约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住,我看到一座小小的白色平房。

    它没有期望中那么堂皇,我早已猜到方中信:是个有钱人、只是不知他的财富到达什么地步,如今不禁有点失望。

    因为随着金钱而来的是权势,如今我身处困境,非常需要有财有势的朋友。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我存疑。

    在这个角度,我看到天边接着的月亮,地球唯一的卫星。

    “请进。”他说。

    他似乎是一个人住,但是地方打扫得非常整洁,柜内摆着各式各样包装的糖果样版,琳琅满目,恐怕有好几百种。

    我跟着他进房,他指一指,“你今夜睡这里。”

    我点点头。

    他走了之后,我关上门,研究好一会儿,才知道门锁的关键在什么地方。

    房内有无数巧克力盒子,我对自己说:不要客气,打开来便吃。这种糖产生安抚作用,含着它心神稳定许多。

    我非常疲倦,倒在柔软的床上,睡着了。这是我的第一夜。

    不知家人可有想念我,不知有关方面有无通知他们我已经失踪。

    第二天清早,他拍门把我叫醒,恐怕要赶我走。

    睁大眼睛,才看见床头搭着件女用浴袍,起床,又发现一双粉红色的纱边拖鞋。

    哼,我还以为他是君子。

    一整夜他在我面前水仙不开花,引我入壳,他巴不得带我回来,欲迎还拒。倒叫我苦苦哀求他。

    我去开了门。

    他探头进来,“睡得还好?”

    “床太软,一切脊椎病都自软垫而来。”

    “舒服呀,吸烟危害健康,但是一种享受。”他笑。

    我吃惊,原来他可以变得如许嬉皮笑脸。

    他的眼光授到空糖果盒子上,“你真喜欢巧克力,是不是,不过不怕,你找对了人了。”

    他在我床前一张沙发坐了下来。

    我警惕,干什么?

    他托一托眼镜框子,收敛笑容,他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你从哪个星球来。”

    我?

    “我会替你保守秘密。你有什么超能力?你的飞行器收在什么地方?你来到地球,有何企图?”

    我傻了眼,他把我当作天外来客!

    “昨夜我带着技师检查过你的车子,这断然不是任何实验室可以制造得出来的,他们估计要待五六十年后,才能够大量出产这种太阳能本子,届时全部石油生产国家会得宣布破产。”

    我坐下来,静静的说:“你讲得对。”

    “那么你来自哪里?”他紧紧追问。

    我说:“科技只比你们进步数十年,就可以做宇宙航行吗,你想想看。”

    他呆住。

    “我是你同胞,我也是双阳市市民。”

    他缓缓摇头,“我不相信。”

    “答应我你不会伤害我。”

    “我保证。”他举起手。

    他保证,他说他保证,信一成已经大多。

    今日他不必上班,换过一套打扮,衣服花梢许多,比昨日英俊,也失去昨日的沉实,服装对人竟有这么大的影响。

    他见我犹疑,又说:“如果我不遵守诺言,叫巧克力在这世界上绝迹。”

    他这话一出口,我哈哈大笑起来。

    他恼怒,“别以为这个誓言可笑,我方家靠制糖为生,已有百年历史,没有巧克力,也就是没有我们。”

    这人唯一可取的地方,便是天真,我对他的戒心松弛许多。

    他说:”地球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你可以相信我。”

    “我太知道地球人。”

    “你专门研究我们?”

    “不,我自己就是地球人。”

    他叹口气,“好,我不勉强你,不过记住,我不会出卖你,我是你的朋友。”

    我松口气,他不逼我就好。

    但他忍不住又问:“你原形是怎么样的?”

    原形?

    “在我眼中,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当然你原本的皮相不可能是这样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一束电波抑或是一条八爪鱼?”

    方氏鼓起勇气,“你是什么?”

    “我是一个无用的女人,一点超能力也没有,我的职业只是为国家图书馆编撰选购书本。”如果我是科学家,还可以提供一两条商业公式帮他发财。

    可惜我是书生,百无一用。

    方中信并不相信我的话,他叫我吃早餐。

    老式的食物真是香,我的胃口并不见得好,心事太多太重,我急于要回去,孤掌难鸣,怕需要他的帮助。

    早餐桌子上,有一大束紫罗兰。

    我说:“把花割下是很残忍的一件事,植物也有知觉,相信你们也已经知道。”

    “是,有人作这样的研究。”

    客厅地下铺着一块兽皮,更使我生气。

    “还有,剥兽皮更无人道,为什么你们还要坚持?”

    “这只是一块羊皮,别过份好不好?”他跳起来。

    我不响。

    过半晌他说:“看来你心颇善,不会残害地球人。”

    我叹口气。

    “你是如何流落在我们这星球的?”

    我反问:“你为何不去上班?”

    “我是老板,请一两天假总可以吧。”

    “可可现在什么价钱?”

    “一公吨两千二百美金。”

    “价格会再上升,你要当心。”

    “我们已在留神注意。”

    “它会绝迹。”

    方中信一怔,然后笑,“别开玩笑。”

    “那是因为你们不珍惜现有的一切,可可活着的时候你们不关注,任由土人把弄生产,也不提供改良种植法,终于膨的一声,可可变为传奇,不再存在。”

    “什么,你是预言家吗?”他跳起来。

    “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是说,方氏家族生意会宣告完蛋了?”

    我点点头。

    “我不相信。”

    我耸耸肩。谁期望他会相信。当年诺亚说破嘴,也无人肯跟他上方舟,我是谁,他干嘛要听我。

    他又担心,“真的?”

    我笑。

    “向我证明你所说属实。”

    “不要试探我。”

    “额头那一小片金属,是你的通讯仪,是不是?”

    我闭口不语。

    “如果你坚持不说老实话,别期望我帮助你。”

    “我是地球人,走错空间,来到这个年代。”

    “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