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朝花夕拾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
    我没想到自己还会醒来。

    恢复知觉时很怪很怪,第一还原的是嗅觉。

    因为我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香味。

    这种味道非常陌生,我曾经闻过类似的香味,但没有这么甜,亦没有那么馥郁,这是什么呢?

    我缓缓睁开眼睛,不是撞了车?对,我应该在生命大道的悬崖边,巡逻车上的警员了定会把我抓回去,说不定救伤车也快要到了。

    真大幸万幸,我没有死,也希望不会固伤成为残疾,身上配仪器零件到底不自然,我知道有人引此为荣,但那不是我。

    一抬起头,就呆住了。

    身上完全没有伤,再扑出去检查车子,车身一个凹痕也无。

    这是怎么一口事?不可能,我明明在生命大道上出了事。

    把车子的倒后镜扳过来看,没错,这明明是我。

    我下车,晃动四肢,没有伤。

    咦,我在什么地方,这是什么地方?

    车子停在一块空地中央,空地上划着一个个白色的格子,恰如一辆车子大小,这是停车场,慢着,我怎么会来到停车场?

    地面是黑色的,仔细看后,认得是一种叫沥青的物质,已长久没有用它来铺地面了。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围的建筑物用红砖建造,如传说中的堡垒,我看到其中一座顶端还冒着白色的浓烟,烟囱!谁家还用烟囱?我诧异得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从没听说过本市有这样的一地方。

    “你好。”

    有人说你好。

    我霍地转身,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我附近。

    他重复说:“你好。”

    此刻空气中那种特殊的香味又传入我的鼻尖,一切都是陌生的,我看到的我嗅到的,甚至是这个人。他的衣着累赘,款式奇怪,我知道,我看过照片,母亲小时候,男人就是穿这种衣服。

    我脱口问:“你们在拍电影?”

    他走近一步,“电影,当然不。”

    “这是什么地方?”

    “方氏糖果厂。”

    “糖果厂?”

    “是,你没有闻到巧克力的香味?”他缩缩鼻子“这附近布满一层巧可力雾,一切都是甜的。”

    “巧克力,你重新制成了巧克力?”我吃惊。

    “不,”他笑,“可可粉是荷兰化学师云豪顿在一八二八年制成,怎么会是我。”

    “但是可可树绝迹已有许多年。”

    他莫名其妙,“小姐,你说什么,”他放下公事包,“你是谁,怎么闯进我们厂房来,而且你这部车子看上去好怪。”

    他过来研究我的车子。

    太阳下山,四周围的路灯亮起,我抬头看,天呀,电灯,一格格的钨丝灯泡,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年轻男子忽然不可置信的叫起来,吓得我一大跳。

    他叫的是,“不可能。这车子竟利用太阳能发动引擎。”

    我瞪着他,他瞪着我,两人心头都背着一大团疑问。

    “你是谁?”

    困惑中我并没有减低警惕,“你又是谁?”

    “方中信。”

    我看着他,再看看四周围,他叫什么?母亲说,在她小时候,人们喜欢用名字,不喜用号码。震撼感太强了,我象是有点明白,又象是更糊涂。

    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心中有点数,惊疑倍增。

    他问我:“你在什么地方弄来这部车?”

    我只得说:“实验室。”

    “本市有这样的实验室吗?这种车子要是推广,石油还有人要吗?”“喂,”我摊摊手,“看样子我只得跟你走了。”

    他的胆子并不大,缩缩肩膀,“你是谁,你还没说你是谁。”

    “我是A600333。”

    “小姐,别开玩笑好不好,你看你,头发那么短,服装那么怪,一付新潮女的模样,回家去吧。”他拿起公事包要走。

    我急起来,“没有你我怎么离开这里?”

    他托一托跟镜框子,真要命,还戴着这种东西,近视与远视早已可以作整形矫正,况且在放弃课室教育制度之后,孩子们都不大患近视了。

    “我送你出去。”

    “我先要放好这部车子,你这里有没有车房?”

    “小姐,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遇上了你。”

    “我怎么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即使我是坏人,帮我放好车子也不会碍事。”

    他似乎被我吸引,退后一步,仔细地打量我。

    至于他自己,一眼看就知道是个斯文人,大概是个好人,这是我的运气。

    运气?闯到这个地方来,还提什么运气。

    他终于让步,让我把车子驶进车房,他对这部车充满好奇,赞叹之声不绝。而他的车子,不扣不折是部古董。由柴油发动,要用锁匙打火,嘈吵,糟蹋能源,造成空气传染。

    他让我先上车,彬彬有礼,我觉得惬意,乘机整理我的思维。

    他车子上有一本杂志,用英文出版,叫财经报告,一九八五年六月出版,售价美金二元半。我的心跳加剧,要命。

    八五年。如果这本书不是开玩笑用的小道具,我再笨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关键在生命大道,一定是,我与车子驶进八五年来了,我的天,我手足变冷,这怎么办,我掩住脸。

    “喂,你没有不舒服吧。”

    我一定面如上色。

    我会怎么样,一生流落在八五年?

    我的家呢,我的孩子呢,难道这算是对离家兜风的少妇的惩罚?

    “喂,”身边的男士说:“别沮丧,”他自口袋里掏出一块东西递在我手上,“吃块糖。”

    我征怔看着那花纸包住的东西,多么考究细致的包装。

    我缓缓拆开花纸,里面还有一层锡纸。包装得这么小心,一定是了不起的名贵糖果。

    锡纸轻轻掀开,那股香味又来了,神秘浓郁甜腻,我看到咖啡色状若胶泥般的物质。

    他伸出手拗下一块送进嘴里,“吃呀,别客气。”

    我学他的样子放糖进嘴巴,它在舌头上便开始融化,香与甜如水银泻地:我震惊,天下竟有此美味,比传说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也有仿巧克力的化学制成品,但连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我连忙又再吃一块。

    八五年不会太差吧,有这样美味糖果的年代,不会差吧。

    我心中略为好过些。

    车子驶人市区,他说:“怎么,方氏糖厂的产品还过得去吗?”

    我没有回答。

    车窗外一切我都看见过,在旧电影中,在书本里,这些七彩的霓虹光管,在嘉年华会中,我们也用来哄孩子们欢心。

    我颓然倒向座垫,要不是嘴里还有巧克力的余香,我会痛不欲生。

    生命大道上的路障:危险回头,我没有听从,巡逻车来截停,但没有成功。

    我终于来到这里。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他问。

    太空署的第五空间实验出了漏洞,做了牺牲者。民众早已风闻这项实验会带来巨大的后遗症,没想到会这样。

    我握紧拳头。

    这件不可思议的事竟发生在我身上。

    “小姐,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心绪乱成一片。

    “小姐!”斯文人也不耐烦了。

    身边连钱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

    我同他说:“我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会。”

    他转头讶异的看我,我刚好涨红面孔,傍惶失措,有压不住的惊惧。“你从什么地方来?”他问。

    “我来的地方,再也回不去了。”我带着哭音说。

    “同父母吵架是不是?”

    绝不能说实话,我自己也是人,天底下没有比人类更无聊的生物,假使他是外太空高级智慧动物,反而可以把困难与他商量,现在一说出来,他一就送我到精神病院,二就联络有关部门抓我去研究。

    真叫人心神俱毁。

    “有话慢慢讲。”

    “请问,你瞅才说,你的名字叫什么?”

    “方中信。你呢。”

    “陆宜。”

    “陆小姐,我送你回家好不好,大家都疲倦了。”

    他已经够耐心。

    “我肚子饿,可否请我吃饭?”

    他把车子停下来,微笑,“我不是浪荡子。”

    “我的车子,你那么欣赏它,我把它转让给你如何?”

    他的兴趣来了。“你有证明文件?”

    我顺手取出证据给他看。

    他接过,啧啧称奇,“印制得这么考究,不象是假的,什么国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印鉴。”

    “附往有英文,你看仔细。”

    “双阳市,咦,的确是本市,几时发印的?”

    我把文件一手抢回来,心突突的跳。

    “双阳市,你也住双阳市?”我问。

    “是,这是双阳市,怎么,你不知道?”

    地点没有变,只是时间完全不同了。

    “请我吃饭,我慢慢说与你听。”

    他凝视我,近视镜片后的双眼闪出深邃的光芒,他笑一笑,不答。

    这人并不是笨蛋。

    “好的,”他说:“我们去吃点东西。”

    我松口气。

    不能失去他,非把他抓紧不可,况且他身上有那么美味的巧克力。

    他说,“你穿着长裤,看样子我们只好找一个比较随便的地方吃饭。”

    为什么?我没敢问。风俗习惯相差五十年,问来无益。

    他把我带到一个华美的地方,门口停满汽车,自落地的大扇玻璃门进去,整个大厅用琉璃灯照明,这个地方的耗电量是惊人的,而发电要用石油,石油价格一向昂贵,没想到他们生活如此奢靡。

    而这不过是一个公众吃饭的地方,要填饱肚子最多花两分钟就够了,何需这样劳师动众。

    这里每一个人都认得他,很客气的上来同他打招呼,安排座位给他。侍役取出无数器皿,莱单有一本书那么长,他问我要吃什么,我说:“随便,越简单越好,啊对了,我不吃荤。”

    我们之中也有些人嗜吃动物的肉,已经被视为不文明的举止。、看样子这一顿饭要吃一两个小时,菜蔬都照原状取上来,嚼起来芬芳脆口,但太浪费时间了,人的生命有限,一天只得二十四小时,一顿饭吃掉两个钟头,还能做什么大事,难怪科技落后,难怪。

    他叫一块牛肉,用工具切开,还有鲜红色汁液滴出,我摇摇头,忍不住说:“似你这般斯文的人,却染上这种恶习。”

    他也以同样的注意力观察我,说道:吃那么一点点,你不会有气力。”

    我不明白他要那么多气力来干什么,大概要努力工作赚取酬劳来吃这种豪华的食物,然后吃饱之后再去努力工作,继续恶性循环。

    不可想象。

    才五十年已经那么落后,我应该庆幸我没有回到一百年前。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设法回去。

    据我所知,人类对空间的研究不遗余力,远在一九四0年,已经有第一个实验,我一定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