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印度墨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9
    “童年与成年中间一段日子不知怎样胡混过去。”裕进欷歔。

    祖琳看着他,“一定很精采。”

    教授出来问:“谈甚么那样高兴?”

    “我与祖琳十分谈得来。”

    “那么,留下吃晚饭。”

    裕进踌躇,他与任何人都合得来,这是他的天赋本领,所以课室满座,学生都喜欢他。可是,钟情一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他知道,那像是卷入无底漩涡,明知没命,却异常愉快,根本不想逃生。

    光是谈得来是不够的。

    “我得回家过中秋。”

    祖琳并没有留他,多年专业训练令她刚强自重,决不会使出小鸟依人的样子来。

    到了家门,大家都觉得意外,虽然同一国土,到底是五小时的飞机航程。

    裕逵迎出来,“稀客-——”

    “请勿讽刺我。”

    “不要误会,我是说你朋友袁松茂来看你。”

    裕进一听,大叫起来,“茂兄、茂兄。”

    袁松茂穿着拖鞋走出来,简直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他胖了许多,似大腹贾,老气横秋。他看见裕进,也吓一跳,“你愈来愈年轻,往回走,不可思议。”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袁松茂上午才到,打算休息一个星期。

    裕进问:“生活如何?”

    “比从前艰难,过去总有许多闲钱可拾,现在已经没有这一支歌。”

    “你不怕啦。”裕进拍他肩膀。

    “托赖,敝公司一向谨慎,幸保不失。”

    裕进沉默一会儿,终于提到一个他们两人都熟悉的名字:“印子呢?”

    松茂讶异,“你不知道?”

    “不知甚么?”

    “她大红大紫,成为影视界王后,炙手可热,拍摄广告酬劳千万。”

    “甚么?”

    “难以置信,可是这就是两年前还住在漏水天台屋里的刘印子。”

    “一千万?”裕进觉得这种数字不可想象。

    “不折不扣,只收取美金,存入海外户口,试想想,我等高薪管理人员,做到告老回乡,也储蓄不到千万。”

    “一个年轻独身女子,要那么多钱来干甚么?”

    袁松茂给他白眼,“陈裕进,你这人似白痴。”

    “钱可用来防身,太多无用,她快乐吗?”

    “名成利就,万人艳羡,当然快乐。”

    “快乐是那样肤浅的一件事吗?”

    “裕进,醒醒,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

    裕进双臂枕着头,躺在沙发上,轻轻说:“印子不是那样的人。”

    “你已不认识她。”

    ※※※

    松茂取出手提电脑,调校一会儿,把荧幕递到裕进面前。小小液晶银幕上出现一个神采飞扬的女郎,一颈钻石项链,随着舞步精光闪烁,叫观众连眼睛都睁不开来。

    在那样小小的银幕上都看到她艳光四射。

    裕进发呆,“这不是她,样子好象变了。”

    “你也看出来?她一直嫌鼻子上有个节,去看过矫形医生,除掉了。”

    裕进侧着头,“不,很多地方不对了。”

    “裕进,相由心生。”

    裕进低下头,“你说得对。”

    太艳丽的刘印子完全失去纯真一面,她那修饰得无懈可击的眉眼,最尖端前卫的打扮,华丽得炫目的首饰,都与他认识的她不一样。

    相信她已无憾,不再会有嗟叹。

    “红了,红得那样发紫,真是猜想不到,她已成为都会少女的偶像。”

    “有男伴吗?”

    “与洪君已正式分手,现在,听说大昌建筑二老板在追求她。”

    裕进黯淡地微笑。

    “你仍然爱她?”

    “印子不是一个容易可以忘记的人。”

    “那个印子已经不在了。”

    “是,”裕进想起那个故事,“已经叫人换了身子,下次就该换头了。”

    没想到袁松茂听懂了老友的话,他也感喟,“说得好听点,叫适者生存,脱胎换骨。”

    两个男生静下来。然后,松茂又说:“不过,裕进,那样的女孩子,都会里还是很多的。”

    “她是花魁。”

    “这点我不反对。”

    “松茂,我有三天假期,你爱怎么玩?”

    “我想好好睡觉。”

    “一流,”裕进竖起拇指,“返璞归真。”

    第二天一早,他到唐人街的书店去,只见一档娱乐杂志十本倒有七本用刘印子做封面。有一张化妆像是被打黑了双眼,无比颓废的妖冶,又有一张扮小女孩,头上结十来条小辫子,剎那间变了另一人。

    眼花缭乱的裕进忍不住走出书店。

    他一本杂志也没买。

    要知道印子近况竟得走到书店来,那么,印子已不是旧时的印子。

    那天晚上,裕进在熟睡中听见有人呜咽。

    他自梦中惊醒,跳起来,奔出客厅打开门。

    “印子,你回来了,印子!”

    门外凉风习习,他打了一个冷颤。

    哪里有人影,他醒了。

    母亲在身后叫他,“裕进,裕逵不舒服,大呕吐。”

    ※※※

    “啊,我立刻送她到医院。”裕进说。

    王应乐慌忙扶妻子上车,裕进飞车进城。

    急症室医生检查过后,诧异地抬起头。

    “你们之中无人知这是甚么症候?”

    “是怎么一回事?”裕进吓得发抖。

    “这位女士怀孕已接近十一周。”

    裕进一怔,落下泪来,呵,陈家快要四代同堂了。

    王应乐扑出去打电话报喜。裕进裕逵两姐弟紧紧拥抱。

    “王太太,多多休息,吃好一点,定期检查。”

    王应乐泪盈于睫地回来,“妈妈哭了。”

    一行三人喜气洋洋回家去,裕进把车开得很慢。他们兴高采烈地谈着婴儿的未来。

    “叫甚么名字?”

    “念公校还是私校,又大学读甚么科目?”

    “喂,尚未知是男是女。”

    “裕逵一定会亲手带,嘿,读那么多书,结果不过做孩子的妈。”

    王应乐刺激过度,忽然泣不成声。

    裕进说:“他知道从此要睡书房了,可怜。”然而,他知道最苦恼的是他自己;至今还孤家寡人。

    回到家门,天曚亮,裕进才想起适才的梦,他不禁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四周围再找了一遍。

    没有,当然甚么都没有。

    裕逵轻轻问:“裕进,你可是不见了甚么?”

    裕进点点头。

    “是重要的东西?”

    裕进答:“一切已失去,不可以再追。”

    裕逵紧紧搂住弟弟的肩膀,“不怕,你还有家人。”

    裕进微笑,“我还添了小侄子。”

    陈先生太太闹烘烘迎出来,坐下与女婿开家庭会议,吩咐裕进冲咖啡。

    裕进忽然想与自己的朋友说几句话。他还记得印子的电话,拨过去,那边只有嘟嘟嘟的信号,一听就知道号码已经取消。

    裕进轻轻放下话筒。是他说不愿再等,他拒绝做一个待女方玩倦回来替她挽鞋的男人。

    客厅里都是家人欢笑的声音,他分外寂寞。他不由再拨另外一个电话。

    “东岸天气可好?”

    “今日颇冷,只得摄氏四度。”

    裕进很感动,情况还不算太坏,现在还有女孩认得他的声音,再过几年,老大之后这种机会就愈来愈少。

    他说:“祖琳,我今晚动身回来,有没有空接我飞机?”

    “今日你声音伤感,何故?”

    “我快要升格做舅舅了,一时感怀。”

    “恭喜你,今晚见。”

    这次由袁松茂开车送他到飞机场。

    “你们家真温暖,又好客,真难得。”

    ※※※

    裕进微笑,“既然喜欢,多住几天。”

    “过几日我又得回去搏杀,不能走开太久,否则位置一下子被人霸占。”松茂说。

    “说得怪恐怖。”

    “妖兽都市,抢食世界。”

    “有没有想过留下来?”

    “已经习惯做一头狼,在这里会觉得闷,我又不爱大自然,不比你,抬头看到蓝天白云都那么高兴,我野性难驯。”

    裕进开玩笑,“对,像你这种人,结局不是喝死,就是吃死。”

    “要不,死在艳女身边,哈哈哈哈哈哈。”

    “我到了,你继续努力吧。”

    “你找到芳草没有?”

    “快啦。”

    到达另一头,一出去就看见胡祖琳微微笑,气定神闲地向他摆手。

    天色已暗,而且下雨,裕进把身上外套罩到祖琳肩上。

    “过几天也许就会降雪。”

    祖琳开着一辆吉甫车,在雨中谨慎驾驶。裕进发觉她打扮整齐,像是做客人似。

    “有约会?”

    “约了你呀。”

    “你戴着珍珠耳环。”

    她沉默一会儿,“家母今日订婚请客。”

    “去了没有?”

    “想半天,决定不出席。”

    他不假思索,“我陪你去。”

    祖琳低头,“谢谢你,裕进。”

    “唏。”裕进打蛇随棍上:“男朋友要来干甚么?”

    祖琳笑了。

    这是她的弱点,裕进懂得好好掌握。

    “不能空手去,店铺已关门,只有唐人街尚未打烊,我们先到那里去挑选礼物。”

    祖琳默默跟在他身后。

    裕进拣了两套丝睡袍及两只精致瓷杯,一转身,想到当年陪印子去选他妹妹的生日礼物,都像是前生的事了,旧欢如梦,裕进有片刻失神。

    祖琳站在橱窗前看一条鲜红色百子被面,绣花的一百个小孩都梳着冲天辫子多姿多采地玩耍,可爱到极点,她不由得微笑起来。

    “好走了。”裕进拉起她的手。

    到了饭店,宴会已经开始,但立刻有人腾出空位来给他们。原来祖琳妈的对象是洋人,怪不得祖琳不高兴。

    裕进为迟到代祖琳道歉,很舒服的吃了一顿丰富晚餐,散席已近十一时。

    祖琳十分沉默,裕进一直握住她的手打气。

    稍后她说:“比我想象中好,根本没人注意我,原先还以为有人会在我身上贴‘油瓶’字样。”

    ※※※

    裕进大吃一惊,“祖琳,你是一个年轻西医,怎会晓得这种封建歧视的字眼?”

    “根深柢固,无法摆脱。”

    “那是指小孩,不是指成年人。”

    “裕进,谢谢你。”

    他对她有爱意吗,裕进肯定不止一点,可是同他第一次爱人不能比。这次,他是有条件的。有意无意提起:“西医也好,巫医也好,嫁夫随夫,你得跟我回西岸,孝顺公婆。”

    “工作归工作,家里要照顾周全,勿叫我与家务助理一起吃饭。”

    “赶快生养,陈家最爱孩子。”祖琳涵养功夫好,不去理睬他,只是微笑。

    一次,经过纽约第五街铁芬尼珠宝店,裕进心血来潮,推门进去。店员过来招呼他,“想看甚么,先生?”

    “订婚戒指。”

    “这边,有成套的结婚、订婚指环,请问先生你预算如何?”

    “尽力而为。”

    “我给你看这枚近两卡拉的钻石。”

    裕进只望一眼,“小了一点。”

    “那么,先生,这一枚两卡拉六五。”

    “这颗很好,她手指是五号。”

    裕进掏出支票簿。就在这个时候,珠宝店贵宾厅门打开,一个美貌女子走出来,吸引了部分客人眼光。

    裕进一抬眼,发觉他认识这女子。

    正想转过身子,人家先走过来照呼他:“裕进,记得吗?我是印子。”

    裕进不得不勉强笑道:“印子,是你。”

    她也没有忘记他。印子衣着时髦而低调,她只穿一套铁灰色外套长裤,当下她仔仔细细看清楚了裕进,握着他双肩摇两摇,并没有实时道别的意思。

    她探头看那只指环,而且,把它套到手上,凝视一番。

    店员笑了,“是送给这位小姐的吧?”

    印子却答:“不,不是我。”

    店员立刻噤声。

    “戒指漂亮极了,她会很高兴。”

    她脱下指环,着店员放进盒子包好。裕进把小盒子慎重收好。

    裕进发觉印子身边没有大腹贾,“一个人?”

    她笑吟吟答:“别小觑我,买一件半件珠宝,还需要人陪不行。”裕进只是陪笑。

    “我有间公寓在附近,裕进,请来喝杯茶。”

    他本来可以说“我约了人”,“戒指的女主人不允许我那样做”,或是“印子,那太危险”,但是印子的魔咒尚有余威,他欠欠身,“太荣幸了。”

    印子嫣然一笑。

    他们走出珠宝店,就转到杜林普大厦,连马路都不必过。

    ※※※

    裕进问:“就这里?”

    “是,市中心歇脚处,贪它方便。”印子说。

    “你环境真是大好了。”

    “托赖,过得去啦。”

    “听说这类高贵共管公寓入住之前业主团要查身分。”

    “是吗?我与唐奴是朋友。”

    裕进微笑,啊,已晋身做国际级明星了。

    公寓门打开,看到中央公园全景,地方不大,但已十分舒适。

    印子一进屋,五官渐渐挂下来。

    “裕进,你要结婚了。”语气凄。

    裕进轻轻说:“有这个打算。”

    “是位甚么样的小姐?”

    “读书人。”

    他取出皮夹内小照让印子看。

    印子惆惘地凝视相中人,照片虽然小,拍得并不好,也看得出那是一个极其清秀的女子。

    印子沮丧地说:“与你真是一对。”

    “谢谢,她未必答应嫁我呢。”

    “甚么,不嫁陈裕进?”

    裕进微笑,“你也没嫁我。”

    “我配不上你。”

    “对,甩掉我还是因为我太好的缘故。”

    “都是真的。”

    印子伸手抚摸裕进的脸。

    “我的咖啡呢。”

    印子到厨房去。

    裕进参观她的睡房,真没想到会那样简单,只得一张白色的床及一只米奇老鼠闹钟。

    刘印子反璞归真了。

    另一个房间是书房。裕进一眼就看见一具小型天文望远镜,咦,好眼熟,这真是别出心裁的摆设。然后,电光火石之间,他想起来,这不是当年他送给她的礼物吗。原来她尚知珍惜,全世界带着走。

    裕进低下头,人就在身边,可是咫尺天涯,相遇也不再相识,他们都变了。

    他站在书房门口,像是在哀悼甚么。

    然后,他清醒过来,帮印子搬出茶点。

    她坐下来,他看到纤细的足踝上有一个囍字。

    “外国人看得懂吗?”

    印子噗哧地笑起来,“她们也学着在身上写中文字,有一个金发女郎,在臂上纹了一个鸡字。”

    裕进差点连茶也喷了出来。

    “裕进,生活好吗?”

    两个人都在笑,但不知怎地,心底却都想流泪。

    “好,裕逵快做妈妈。”

    “我听你祖母说过。”

    “对,谢谢你时时去探访他们。”

    ※※※

    “最危难的时候,他们收容过我,感恩不尽。”印子说。

    “但是很多人情愿忘记,世界就是那么奇怪,一家畅销杂志三十周年纪念,宴会中请来和尚、请来歌星,却不见历任编辑及写作人,女明星在外国结婚,关上大门,把捧红她的记者当仇人……”裕进说。

    印子答:“我不是忘恩的人。”

    “万幸。”

    “不过,我结婚时才不请你。”

    裕进说:“我结婚也不请你。”

    两个人都笑了,几乎没落下泪来。

    “来,我们到街上走走。”

    两人像老友那样守礼,到中央公园附近散步。肚饿,在街边买了热狗,依偎着吃了。

    “到纽约来特地买戒指?”

    也许是故意路过,但裕进自己也答不上来。

    “有些女孩子生来幸运,在温暖家庭成长、父母疼爱、学业有成,稍后,又嫁到体贴忠诚能干的丈夫。”

    “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好。”

    “而我,注定一世飘泊浪荡江湖。”

    “一世十分遥远,言之过早。”

    “裕进,我得走了,我这次来是拍外景,得去归队。”

    “印子——”

    两人在街上紧紧拥抱。

    然后,他们微笑道别,在自然历史博物馆门口分手。一转背,印子就默默流泪,她自己也不明所以然,今日的她身上动辄戴着百万美元首饰,全球名城都有产业,家人生活安枕无忧,还为何流泪。

    灵魂深处,她知道,那都用她最珍惜最宝贵的一样东西换来,心内揪动地痛。

    她约了人,但不是电影外景队。一辆黑色大房车在华道夫酒店门口等她。看见她出现,立刻有一个中年男子下车迎过来。

    “急得我,你迟了个多小时。”

    印子答:“对不起,我迷路。”

    “我只是担心,叫我等,没关系。”

    那男子气宇不凡,与洪钜坤不相伯仲,可是更年轻一点。

    印子挽住他手臂。

    “看中甚么首饰?”

    “都很普通。”

    “那么,到哈利温斯顿去。”

    声音宠爱得几乎软弱。

    “改天吧。”

    对方很满足,“你甚么都不要,几乎哀求才愿收下礼物。”

    印子答:“我已经甚么都有。”

    “很多人不明白,以为我俩关系建筑在金钱上。”

    印子想一想:“也许,是我欲擒故纵。”

    那男子却说:“我一早经已投降,你大获全胜。”

    “我们是在打仗吗?”

    他诚惶诚恐,“当然不,当然不。”

    印子嫣然一笑。

    ※※※

    日子久了,印子已成精,完全知道该用哪一个角度,在适当时刻,对牢对方,展露她的风情,对人,像对摄影机一样,一视同仁。她天生有观众缘,人愈多,她的魅力挥发得愈是彻底,像那种在晚上才发出浓郁奇香的花朵,叫人迷醉。

    那男人在他行业里,想必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一定拥有许多跟班伙计,看他面色办事,但是现在,他不折不扣,是个观音兵。

    “印子,先吃饭,然后才去看新屋。”

    “我吃不下。”刚才的热狗还在胃里。

    “那么,喝杯茶。”

    他一直哄撮着她,把她当小女孩似的。

    那一头,裕进乘火车返回宿舍。

    火车居然仍叫火车,其实火车头一早已经取消,没有火、无烟,也不用煤,全部用电发动,但是裕进一直记得幼时与裕逵及祖父母扮火车呜呜作声的游戏。

    那样好时光也会过去,今日的他已经老大。

    他独自坐在车厢里,一言不发,沉思。对面坐着一个红发女郎,正在读一本叫《夜猫》的奇情小说,津津有味,不愿抬起头来。

    即使是从前,裕进也不会随便同人搭讪,他不由得想起袁松茂,阿茂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但是他至今仍然独身。

    裕进瞌上眼,睡着了。

    到站睁开双眼,红发女郎已经不在。

    这是人生缩影:相逢、分手,然后,一切像没有发生过似的,各走各路。

    第二天,天气忽然转冷,降霜,裕进穿上长大衣。

    他照规矩先去找胡教授。

    “教授,我打算稍后向祖琳求婚,盼望得到你的同意及祝福。”

    胡教授笑得合不拢嘴,“裕进,做你岳父是我荣幸。”

    “我这就去见祖琳。”

    “祝你幸运。”

    裕进在医学院门口等祖琳。

    半晌,意中人出来了,他叫她,她转过头来,素净纯真的小脸叫人怜爱,他绝对愿意陪伴她一生。

    “祖琳,我有话说。”

    “一小时后我有课。”

    “一定准时送你回来。”

    他载她到附近公园,拿出野餐篮子,挑一张长凳坐下,打开篮子,斟出香槟。

    祖琳笑,“这是干甚么?”

    裕进也微笑,祖琳注意到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点傻气,只见他放下酒杯,取出蓝色小盒子,轻轻说:“请答应与我共度余生。”

    祖琳像所有的女性一样,自十一、二岁起就不住想象将来甚么人会来向她求婚。

    今日,这一幕实现了。

    陈裕进除出略嫌天真,甚么都好。

    ※※※

    裕进最大的资产是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媳妇可自由休憩,得到照顾。祖琳伸手去摸他面颊。他握住她的手,轻轻取出指环,套上她左手无名指。

    “说好。”他轻轻央求。

    “好。”她紧紧握住他双手。

    “干杯。”

    祖琳把香槟喝净,“我得通知父亲。”

    “我已事先知会过教授。”

    对于他的尊重,祖琳有点感动。

    “那么,你的家人呢?”

    “我会告诉他们。”

    “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裕进一直把她的手放在脸旁。

    “婚礼愈简单愈好。”

    “百分百赞成。”

    一小时后,回到课室,胡祖琳已是陈裕进的未婚妻。女同事都凑热闹过来看订婚指环,钻石一闪,裕进想起印子把它套上手指试戴的情景来。

    她是故意的吧,先把戒指戴一戴,才还给他——

    是她不要,才轮到其它人。

    喜讯宣布后祖母最高兴,“到太婆婆家来度蜜月。”

    裕进笑问:“有甚么好处?”

    “有一块碧绿翡翠等着她。”

    “唏,祖琳是西医,才不稀罕珠翠。”

    祖琳在一边听见,连忙分辩:“噢,西医也是人,我才喜欢呢。”

    大家都大笑。

    祖母在电话那一头也听见了,“你看,裕进,每一个人都那么开心。”

    这是真的。

    陈太太头一个松口气,经过那么多灾劫,总算有人接收了这个蠢钝儿,而且资质那样优秀的一个女生,真值得庆幸。

    一家都把最好的拿出来奉献给这对新人,祖琳看到那般无私的爱,十分感动。

    陈家上下忽然把私隐朝祖琳申诉——

    “祖琳,我身上这些痣是否良性?”

    “祖琳……不畅通,如何是好?”

    “裕进那个妇产科医生,是否可靠?”

    祖琳愿意替他们做全身检查。

    他们在初冬注册结婚。

    仪式简单到极点,光是签个名字,交换指环。

    可是事前也有一番争论。

    裕进说:“为甚么不邀请你母亲?”

    “她会带那个外国人来。”

    “可以向她说清楚。”

    “这是我的决定,我觉得毋须知会她,也不必替其它家长增加麻烦:‘这是我母亲,这是她现在的丈夫……’”

    裕进不出声。

    “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但是我尊重你的意愿。”

    ※※※

    “我不想你家人对我有坏印象。”祖琳说。

    裕进:“他们爱你,包容一切。”

    “我不要她来。”祖琳无比固执。

    “好,好,一切由你决定。”

    祖琳觉得遗憾,但是,世上不如意事多多,无可避免。

    注册那天,祖琳抬头,看到她母亲独自出现,打扮得十分得体,站在她父亲身边,只是微笑,一句话都不说。

    这时,祖琳又庆幸人都到齐了。

    “是你叫她来?”

    她轻轻问裕进。

    “不,不,不关我事。”裕进佯装害怕。

    “是谁?”

    祖琳不禁疑惑。

    教授走过来说:“是我。”

    他不想女儿日后遗憾。

    祖琳紧紧拥抱父亲。

    在注册处楼下对面马路,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她坐在白色欧洲跑车里,静静凝视门口。

    助手阿芝在她身边。

    终于忍不住,阿芝轻轻问:“赶得像蓬头鬼一样,老远跑来波士顿大学区,找到这间政府大楼,已在门口等了半小时,做甚么?”

    没有回答。

    阿芝咕哝:“你愈来愈怪了,心理医生怎么说?叫你打开心扉……”

    忽然之间,大厦门口出现一大群人,阿芝噢一声,她明白了,站在当中,被众人簇拥着的,不正是陈裕进吗?原来如此。

    这分明是一场婚礼,新娘子穿乳白色套装,头上戴一只小小头箍,轻巧的网纱罩住额头及眼睛,可是光看脸胚下截,都觉得十分纤瘦。

    他们站在门口拍照片。

    新娘体态修长,因为身段不显,才分外高贵。

    谁也没发觉对面街的观光客。

    阿芝说:“陈裕进一点也没有老。”

    仍然听不到回音。

    阿芝叹口气,“到今日还看不开?”

    印子这才开口:“那新娘明明该是我。”

    “你肯吗?是你自己弃权。”

    “他不愿再等我。”

    “明智决定,叫人等到几时去,八十岁?”

    “阿芝,当心我开除你。”

    阿芝不在乎,“咄,东家不做做西家,我是你益友,叫我走,是你的损失。”

    印子目光呆滞,渐渐泛起一层泪膜,终于落下泪来。

    “唉,得不到的始终是最好的。”

    ※※※

    众人欢天喜地拍完照,高高兴兴上车走了。

    “喂,冷得要命,可以回头了吗?”阿芝说。

    印子开动引擎。

    “你怎么知道今日他结婚?”

    “他写信告诉我。”

    阿芝不置信,“你们仍有通信?”

    印子答:“他说明是最后一封,婚后他需忠于妻子。”

    连阿芝都说:“这人,有点意思。”

    “我不该放他走。”

    “时光回头,印子,你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别难过了,荷里活有好角色等着你。”

    “我累了。”

    “你才不,别使小性子,这种机会千载难逢。”

    印子喃喃说:“我像一个外星人,不幸流落在地球上,格格不入,好不容易适应下来,也学着谈恋爱,亦做事业,但午夜梦回,一直戚戚然郁闷不已。”

    阿芝微笑。

    “你一向喜欢看科幻小说。”

    “最近我时时用他送我的天文望远镜望向苍穹,希望我父母、我族人前来接我回去,我不属于这里。”

    印子声音中无限荒凉。

    阿芝有点恻然,“于医生怎么说?”

    “他说我内心寂寞。”

    “同行家出去玩玩嘛。”

    “我不喜欢那票人。”

    “我们现在又去哪里?”

    “到巴黎去疯狂购物。”

    “谁付帐?”

    “自然有人,你同我放心。”

    阿芝以为已经支开话题。

    可是那一晚回到纽约,深夜,起来取水喝,看到印子聚精会神用印度墨在自己手臂上画蔓藤花纹。

    阿芝轻轻问:“还没睡?”

    印子抬起头来。

    阿芝说:“郭先生打了好几次电话来找你,覆了没有?”

    印子忽然伸手,啪一声关掉灯。

    阿芝只得噤声。

    第二年春天,裕逵诞下女婴。

    上午还好好地做家务,傍晚进了医院,凌晨三时就生了,十分顺利。

    陈太太接到消息惺忪地说:“我马上来。”

    裕逵亲自在电话里说:“妈,明早来未迟,应乐陪我即可,孩子重九磅,大块头,十分可爱。”

    ※※※

    陈太太醒了,四处打电话报喜。

    她告诉裕进:“你负责通知太婆。”

    裕进找到祖母。

    “太婆,裕逵生了个女孩。”

    “这个年头,男女一样啦。”

    裕进感喟:“不,女性比我们能干得多。”

    祖母笑,“看样子我们真的要乘长途飞机来看婴儿了。”

    “祖母,”裕进忽然问:“她还有没有来看你?”

    “她?”祖母一怔,“呵,她,是,她。”

    裕进追问:“还有来吗?”

    “人是许久不见了,忙,常常在外国,可是每逢过节,总着人送礼物来,农历年搬来两盆牡丹花,我一把年纪也是第一次知道牡丹原来香气扑鼻。”

    裕进默然。

    “裕进,你已经结婚,心中不应还有别人。”

    “是,祖母,你说得对。”

    “生活好吗?”

    “十分踏实。”

    “祖琳人品学问相貌都一流,好好珍惜。”

    “她也有脾气。”

    “那当然,”祖母笑,“到底也是血肉之躯。”

    裕进也笑了。

    假期,他陪祖琳探访婴儿。

    那幼儿与她母亲般好性子,天生乖巧懂事。

    吃饱了躺在小床里,一声不响。

    大人探头与她打招呼,她会笑,嘤咛作声。

    那么讨人喜欢。

    裕进忽有顿悟。

    看,反正来这世界一场,好歹都得做人,何不皆大欢喜,为甚么要与制度或人情世故作对呢。

    这小小孩儿比他还明白做人的道理。

    他轻轻抱起她。

    “舅舅,叫我舅舅。”

    小小毛毛头忽然吐奶。

    裕进怪叫。

    大家都笑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