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8号当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尾声 尾声
    吕韵音拥有的爱情,令她抵受了半生的孤独,因而,日子孤零,亦是幸褔。对于老板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启示。

    多少年,他渴望回报阿精的美意,但失去爱情的男人,做不了任何甜蜜的反应,也心动不起来。但从今天开始,他会得到他的爱情,他会回应她给他的爱。

    对不起,孙卓,侵占了你的爱情。

    但从今天起,因为侵占,老板便有能力,追寻他的幸褔。

    他吩咐下人:“把阿精找回来,告诉她,爱情等待她。”

    孙卓出殡之日万人夹道泣别,全世界电视都转播此项世人关心的大事。

    阿精亦在电视前看着哭泣的人群,以及运送孙卓遗体的马车。

    她皱住眉,不相信此事的真实性。“不可能的,老板不会让她死。”

    x说:“你认为是假?”

    “我认为太出乎意料之外。”

    于是,她决定走回当铺。“我回去了解一下。”她说。

    x这次不作声了,他意会得到,她这一次回去,所有的事情便有所不同。

    “你怎么不作声?”她问。

    x说:“我怕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阿精拍拍他的膊头:“怎么会?我只是回去看看。”

    x不语。他知道,这一次,她不只是回去看着。

    “我一定会回来啊!”阿精向他保证。

    x苦笑一下。而阿精,转身便往外走。x望着她,他知道,她的心,由始至终,都心不在此。

    在回去当铺的路途中,阿精但觉一切神秘叵测。孙卓怎会去世的?她不是已变成老板的左右手了吗?老板怎可能放弃她?

    是不是,当铺变了,而老板……根本已不存在?想到这里,她的心寒起来。

    当铺的路仍然容易走,以后,孙卓不在了,当铺内便会少了一个景点。不知她生前,是否有人会为了她才走到当铺来?然后,手手脚脚就被当走。

    大闸的门被打开,之后的一段路一样的寒风凛凛,她走到木门前,木门又被打开来了。

    她先走进书房,书房内没有人。她再走上老板的行宫,行宫内老板不在。继而,她走到自己的行宫。

    一开门,便看见老板。他背着她,坐在她的沙发内。

    “老板。”她小声说。

    老板一听见,便站起身来,他满脸笑容,他伸出双手,他说:“你回来了!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阿精从末见过这样温馨甜蜜的老板。“你等我?”她反问,老板的热情有点吓伯了她。

    老板没理会她的反应,上前拥抱她。他在她身边轻轻说:“我等了这一天许久许久。”

    她推开了他,望进他的眼睛:“老板……”

    老板说:“我利用了孙卓的爱情。”

    阿精瞪大了眼。“孙卓的爱情……”然后,她高呼:“你用了客人的典当物!”

    老板问她:“你不知道孙卓已过身?”

    阿精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让她死去。”

    “为甚么?”

    阿精这样说:“如果,你要选择一个人,你不是会选择她吗?”

    老板认真地告诉她:“如果为的是爱情,我只会选择你。”

    是在这一句之后,阿精有数十秒说不出话来。她只懂得眼光光望着眼前人。干吗?他竟说出这种话来,干吗?他有这种从未有过的眼神,干吗?他忽然变了。

    她喃喃自语:“你私下用了客人的典当物,而且,还是爱情……我?爱情?”

    老板再说:“如果选择拉小提琴的,那么当然是孙卓。”

    阿精吸了一口气,而眼泪逐渐由眼眶内沁出来。

    老板说:“我们长生不老,我们相爱不渝。”说罢,他再次抱紧她。

    阿精在他的怀内深深呼吸,她恐怕,这眼前的是一个幻象,而气味,就是用来辨别真伪。

    半晌,她说话:“我……我不知道你喜欢我。”

    老板望进她的眼睛,他告诉她:“我只是不能够表达,以往,我缺失爱情,我典当了它。”

    阿精张大口来,如梦初醒:“你典当了爱情……”

    “所以,对不起,”老板的抱歉是充满笑容的。“以往的日子我都不能回应你的目光。”

    阿精知道了,也就更控制不了,“啊……”之后,便是掩脸流泪。

    怪不得,一切都是怪不得。以往,只得到这人的背影,原来,只因为他根本没有爱情。

    她哽咽着说:“我猜不到……我等了许多年……我以为,孙卓一来之后,我便绝望了。”

    老板如是说:“我只是尽责任看顾她,而且,我收起了她的爱情,有一天,我知道,我会用在身上。”

    阿精哭着笑起来,虽然仍然满心的疑团。她问:“但你对她太好了。”

    老板轻笑,回答她:“我当然对她好,她是我的血脉。”

    “血脉?”

    “她是我与妻子的后代。”老板解释。

    “呀……”又是一声意料之外,“怪不得,孙卓有那一张照片中的脸……”

    老板问:“照片中的脸?你看过我与妻子的照片?”

    阿精扁扁嘴:“无意之中看到。”然后,她想起了多年来的委屈、猜错、自找伤心,于是又再哭了。

    老板上前围抱她,他安慰她:“以后,你不会再妒忌,不会再傻,没有女人会代替到你。”老板又说:“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多次怀疑我会得不到孙卓的爱情,如果她在有生之年后悔了,我为了她的幸褔,一定会交回给她。”

    阿精在他怀内说:“我猜她一定会后悔,因为她爱的是你。”

    老板把阿精的脸埋在他的胸怀内,他仰脸呻吟一声,就当是回答了。

    有些事情,无办法不做错,无办法不伤害别人。

    老板双手捧起阿精的脸,问她:“你说,我们以后该如何计划日子?”

    阿精抹了抹眼眶的泪,便说:“我们应该多放假,多旅行,多购物,多吃东西……”

    “好,节目丰富,照做。”老板说。

    阿精把脸再次埋进老板的怀内,长长地叹气,谁会料到,她以为的单恋,竟然是双线的感情?还以为是无止境地得不到,他却已为她,做了那么多。

    她抱着他,她不要不要不要再放开他。

    这一个夜,是唯一老板与阿精共同寝睡的夜。阿精作梦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夜。他的唇深印在她之上,他的眼内是她晶莹的肌肤,他的指尖如钻石的边沿,尖削、敏感、名贵地划过她的身体,每一厘米的触碰,都深刻深邃,幻妙难忘。

    她合上眼,用身体感应这长久等待后的丰收,她双手紧抱着的,溶化在汗与温热之间的,就是幸褔。

    忘掉了饥饿的痛楚,忘掉了不被爱的痛楚,忘掉了流离浪荡的痛楚,忘掉了寂寞的痛楚。从这一刻开始,怀抱之内,就只有幸褔。

    从今,第8号当铺,会不会成为一间幸褔的当铺?阿精望着天花板,水晶灯闪闪亮,而她就笑起来了。

    一下子,幸褔全抱拥在怀内,惊喜得令人迷惘。

    她访问身边人:“告诉我你的感受。”

    他把手放在她的脸庞上,轻轻摩擦着,他说:“不要怪责我,这倒是教我想起我的妻子,而仿如隔世之后,有这么一次,令我知道,我终于重生。”

    她明白他的感受。自离开人间踏进当铺之后,生活方式虽截然不同,但心灵的连系,从未脱离过旧的所有。痛楚、不满足、创伤、怨恨……全部无一缺失地从旧的身份带过来。

    是在这一夜,才重获一个新生命,甚么,也不再相同了。

    翌日,晨光透进这房间,当阿精醒来时,眼睛张开来一看,便看见老板坐在床边看着她,老板的脸上有温柔的笑容。他对她说:“来,吃早餐。”

    从托盆上,他为她捧来早餐,让她坐在床上享用。

    她逐个逐个银盘打开来,先看见煎蛋与烟肉,于是她用叉把一小片烟肉放进口中,然后看见水果沙律,她便又把一片蜜瓜吃下去,再来是大虾多士一客,她又吃了少许。

    接着是一个小银盘,盖在酱油碟之上。“是甚么?”她问。

    然后,她打开来了,酱油碟上不是任何调味料,而是钻石指环,她拿到眼前,方形钻石镶嵌在白金指环之上,她只拿着数秒,手便抖震了。

    “老板……”

    老板抱住她:“以后叫老公好不好?”

    无可选择地,阿精只有再哭。“好坏的你!”

    老板笑:“那么你是不答应?”

    “不!”她反应极大:“你不准反悔才真!”

    老板替她戴上指环,看了看,便又说:“都是不可以。”

    “甚么不可以?”她好紧张。

    “你的眼泪比这颗钻石要大,明天我改迭你一颗更大的,我不要你的眼泪比钻石更霸道。”老板告诉她。

    “哗!”她张大口,又哭又叫。

    “我们今天就结婚。”老板说。

    本来阿精可以立刻答应,但她想起了x。于是她反提议。“我们明天才结婚!”

    “为甚么?”

    “今天我要回去那个我离开了的地方,当中有一名朋友,他一直照顾我,我要回去说再见。”

    老板点下头。“这一次,远去速回。”

    于是,阿精以精力充沛的心情,沐浴更衣,戴着老板的求婚指环,以轻快的步伐跑出当铺之外。

    一直跑呀跑,二百年的际遇中,她从未如此轻松快乐过。

    就在阿精离去之后,老板望着窗外的一大片草地,自顾自在微笑。他想像一个只得他们二人的婚礼,骑一匹马在草原士踱步好不好?阿精的婚纱会随风在空中飞扬,马的速度会给阿精白色的一身带来迷梦一样的影,单单想像,已知道美丽。

    “我劝你,还是不要想下去--”

    忽然,背后传来这样一句话,与及,这样一把声音。

    老板不用回头,也听得出这声音属谁--永永远远,不能不能忘掉。

    这是他的儿子,韩磊的声音。

    “你没有尽你的责任。”这声音再说。

    老板转身,望到声音的来源,房门之前,站着四岁的小韩磊,触目惊心。

    老板望着他,说:“你又再来了。”

    韩磊那孩童的声音在说:“你犯了这样重的规条,我怎可能不回来?”

    老板的眼睛悲伤起来,他知道了严重性。

    阿精在一条高速公路上跑呀跑,未几,她便看见x站在公路的中央。

    她跑过去,气喘端的,却不忘兴奋地伸出手来:“你看!”

    x便看到,她那闪耀的钻石指环。

    阿精一口气地告诉他:“原来他要的一直是我!原来他一直虎挸眈眈着孙卓的爱情!我一直猜错了他!现在,他向我求婚!明天就是我们的大日子!”

    说过后,她飞身拥抱x。

    x却没有反应。

    阿精摇晃他的手臂,“喂!你不替我高兴!”

    x的眼神充满怜悯,他说:“他怎可能私下用上客人的典当物?”

    “你知道些甚么?”阿精向后退了一步。

    x说:“他正要面对惩罚。”

    阿精心头的快乐一扫而空,她掩住嘴:“他会怎么了?”

    x说:“他的下场凄凉。”

    “不!”阿精掉头便跑:“我要回去救他!”

    x伸手拉住她的衣袖:“你救不了他。”她转过脸来,然后x就这样说:“但我们可以救你。”

    说罢,高速公路四周的景致全然变化,公路的尽头弯曲伸展向天,两旁的黄色泥地也朝天弯曲上来,于是,天与地便连接了,站在当中的阿精与x,就像置身水晶球内一样。

    当天与地之间再没剩下隙缝之时,天地便变色,变成羽毛四散一样的纯白色,天地间,只有这一种颜色,与及,这一种柔软。

    蓦地,纯白色的水晶球内,天使降临,他们手抱竖琴、笛子、叮铃,飞旋在阿精的头上演奏翻滚,安抚着她身上所有的血与肉。

    不由自主,阿精流下眼泪,合上眼,陶醉在一种飘离的褔乐之中,身体左右摇晃,融合在完全的和谐内。

    声音轻轻飘进来:“这就是幸褔。”

    她仍然享受着这温柔的包围。

    声音继续说:“这世界内,你不再困扰不再忧愁,不再苦闷不再受渴望所煎熬。而你所有的罪,我们为你殰走。”

    她的脸上有了微笑,她的脸仰得高高。

    “我们永远爱你,我们给你永恒的幸褔,我们是你的天堂。”

    --天堂。阿精听到这个字,随即在心中“啊”了一声。天堂,啊,天堂,终于来临了,这儿就是恒久的快乐,无愁无忧,永远享受褔乐的天堂……

    但,且慢--

    她张开眼来,天堂内,老板不在。

    意识,就这样在一秒内集中起来。

    她看见x,便对他说:“但老板不在。”

    x说实话:“老板有老板的命运。你救不了他。但我们愿意救赎你,你与我们一起,你所得的褔乐,是无穷尽的。”

    阿精刹那间迷惘起来,救赎、褔乐无尽……

    x再说:“老板只会灰飞烟灭。”

    忽尔,阿精的脑筋也就再清晰一点,她向下望去,垂下的手上,有那代表着他的指环。

    于是,她抬起头来,回话:“那么,我陪他一起烟灭。”

    她转身便要跑。

    x却从后围抱她:“阿精,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我这一次救不到你,以后我也不能够!你听我说,只有我们可以还你一个雪白的灵魂!”

    阿精在他的围抱中挣扎,刹那间,她便有些微软化。

    x说:“你救不了他,只是一起送死!如果你留下来,起码你们当中,有一个会得救!”

    阿精再次落下泪来,她的心好软,她已软弱无力。

    x说:“我们给你天堂。”

    韩磊对老板说:“所有客人的典当物都是属于我所有,你盗取了我的所有物,我再不能善待你。”

    老板恳求:“就请你体恤我为你的效力。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得到幸褔。”

    韩磊有那怔住了的神情,继而冷笑:“我从没答应你幸褔!你有甚么资格与我讨论幸褔!”

    老板还是不放弃,他对韩磊说:“只要我能与她结合,将来的当铺,成绩一定斐然!”

    韩磊沉默了一秒,继而说:“你以为你是谁?”

    老板摒住呼吸。

    韩磊说:“你是任何人都可以取代的。”

    老板哀伤了,他已预知自己的结局。

    韩磊是这一句:“你要甚么爱情?你一早已典当给我。”

    老板痛心地垂下头,他怎会不明白这游戏规则。当他的客人无权力赎回典当物之时,他又怎会例外。

    阿精的眼泪一串一串地落下。

    x说:“你回去也只是陪葬。”

    阿精不懂得反应不懂得整理自己的思绪。

    x再说:“我们给你天堂。”

    阿精望着他,从他的脸孔中,她找寻一个决定。天堂,天堂,这个人说,给她一个天堂。

    x有悲恸怜悯和善的眼睛……

    忽尔,灵光一闪,她知道了她该怎样做。眼前,站着的,只是x。

    她说:“这儿不是我的天堂。”

    她说下去:“老板才是我的天堂。”

    说过后,这一回,她真的转身便走,而x,也没有再留她。她一跑,便跑得掉。

    教x怎么留?她都否认了他所为她准备的一切,她都不想要。

    如果,最终目的,每人皆是寻找一个天堂,阿精寻找到的,就是老板的怀抱。

    漫长岁月中的迷失、彷徨、无焦点,此刻,因为确定了一个归宿,这一切的不安,一下子烟消云散。

    x熏陶了她数十年,为她阐析幸褔,为她塑造天堂的美好,敌不过,她心中爱念一动。

    别人的天堂不是她的天堂。

    她要的,只是她的天堂。

    纵然,这天堂没有永恒、没有褔乐、没有光环。

    老板抬起头来,他作了最后一个要求,他说:“请给我一天。”

    韩磊问:“你向我恳求一天?”

    “我别无他求。”

    韩磊说:“我好不好答应你?”

    老板表情沉着,他说:“这些年来,我没向你请求过甚么。”

    韩磊伸了伸懒腰,望了望窗外,又望了望老板,然后,他开始说话:“你在我面前,是无权力的,姑勿论你为我做了再多,你也只是受摆布的灵魂,我既不答应你安祥喜乐,也不会为你遵守承诺,我只记过不记功,不会奖赏你只会惩罚你。现在,你向我乞求多一天,为甚么我要答应你?”

    老板泄气了,他疲惫地笑了笑,这样说:“是的,你无需答应我些甚么,你是我的儿子,你对我没承诺,从来,只是我对你有承诺。”

    韩磊忽然兴奋起来,他像一般小孩那样手舞足蹈,嘻哈大笑大叫。

    叫了跳了半晌,他才说:“父亲大人!我就成全你!”他喜欢极了刚才老板的说话,他喜欢人类那种父与子的游戏,他假扮成他的儿子,用儿子的身份令他痛苦,难得他又认同这个身份,这使顽皮而邪恶的他有一刹那的满足。他高兴啊。

    说罢,他哗哗叫地爬上窗框,纵身一跃,飞跌窗外。

    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成全了他想成全的人,于是那人便能活多一天。

    老板要求多一天,因为,明天是他答应阿精结婚的日子。

    没多久后,阿精回来了,她气喘喘的跑回当铺,看见老板,便飞扑进他的怀内。“你还在!”她一边叫一边哭。

    他拥抱她,抚摸她的头发,他说:“是的,我还在,但我只能活多一天。”

    她便说:“那无问题啊,那么,我也活多一天。”她说完便笑,而他,看见她的笑,他也笑。

    停在他与她之间的空间就是这么简单,相爱的人,他笑时,她也笑,互相拥有,互相传递幸褔,安心安详。这就是恋人的空间。

    “我们去巴黎买婚纱礼服!”阿精提议,老板也同意,于是,两人手牵手离开了当铺。

    到达巴黎,阿精往名店挑选了婚纱,老板亦挑僎了一套礼服,然后,他们又再手牵手,走到餐厅吃鱼子酱、鹅肝、海鲜、香槟。入黑之前,他们走回当铺。一直笑着,所有表情与行径,都轻松安然。

    在当铺内,他们换上结婚服,阿精一身的白色纱裙,发上插了数朵紫色与白色的小野花,老板则穿起了黑色礼服,两人依偎在窗前,各自替对方戴上指环,然后静默不语地朝黑夜抬眼看去。今夜的星星,明亮地闪耀。

    没有甚么话要说,没有甚么心事一定要讲,静静的,幸褔就由拥抱的肌肤中传送给对方。

    天地再大,生命再无尽,需要的不外是这一刻,也不外是对方。

    醒醒睡睡,由天黑至天亮,每一次张开眼来,见着对方的脸,他们会微笑,他们会把对方抱得再紧一点,每见一眼都是奖赏,没有人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秒。

    从来,时光只嫌太多,时光是废尘。此刻,每一秒都是宝贵。交替的臂弯不会再放松来,臂弯之内的每一秒,抓住了便不再放开。

    然后,在天完全光亮了的一刻,本来还是半醒半睡的,阿精因为热力,在呻吟中睁开眼睛,她看见,自己的婚纱着了火,而老板,亦从刚刚张开了的双眼内看见,那耀武扬威的火焰正吞噬阿精的婚纱,于是,他张开双臂,做了一个“来吧”的动作,那样,她便跌进他的怀中。不久之后,她的火焰便燃烧到他的身上,只花了半晌,他们二人渐成了火球。他拥抱了她的火焰,她的火焰焚烧了他。

    他把她的脸紧贴着他的,两双眼睛望到蓝天之上。他问:“好不好?”她说:“好好。”

    火球烧坏了肉身,但两双眼睛依然溢满幸褔。因为有爱,何惧毁灭?这是再邪恶的大能也不知道的事。他不会知道,这两个人,其实已超越了他。

    大厅中、厨房中、马房中、书房中……当铺内的不同角落,依样有下人在打扫、整理,维持这间当铺,他们都嗅到那火烧的气味,在草地上工作的下人,甚至看到烟由窗口一团团冒出来。

    但无人理会无人惊讶无人伤心。

    不消半天,就会烧得无骨无肉,只剩下灰烬,那一间房间,将会重新打理。

    当一切都只余下灰烬时,只需用扫把一扫,灰烬便能清理得到。

    他们会趠快重新布置妥当烧焦了的一部分,然后,等待新的当铺主人来上任。

    或许下午就来了,或许要下个月,或许,下一个世纪也说不定。

    这里只有典当物才会久留,其他一切,都是过眼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