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8号当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三章
    阿精一直向前走,走过小路走过树林,走过其他客人离开的那些路。今天,要走的变成了她。

    走了之后该往何处?生命除了吃喝玩乐之外还有甚么?

    无家可归永生飘荡的女人,一边掩脸一边无言无语地落泪。

    书房内,老板依然脸上有愠意。

    孙卓说:“我可以帮助你,如果你不介意。”

    老板听得见,他没答应亦没拒绝。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书房。背着孙卓,他对她说:“谢谢你,请你先回去。”

    孙卓明白他很烦恼,她对着空气微微一笑,没有异议。

    老板走回自己的行宫。他走进工作间,内里有许多年没被触碰过的小提琴胚胎,当中有一个,只差在未上色,但他决定,不要了。他拿起他亲手制造的小提琴,用尽力敲到枱角上,一次敲不碎,便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总有一次,琴会碎裂,会被毁灭得一地都是。

    为甚么阿精是这种态度?她不可以谦厚一点尽责一点吗?她这模样,他如何留得住她?

    老板的愤怒,来自他恐怕留不住一个人。

    他想阿精留在他身边,他想阿精好好履行一个拍档的职务,他不想阿精说走便走。

    要散心,十多年也不够吗?说两句便远走高飞。老板一点也不明白她。

    再敲拍一次,终于,琴便被敲得尽碎。

    “老板!老板!”门外有叫唤声。

    他没回应,看着碎落的木块,他颓然坐到椅子上。

    门被打开来,进来的是孙卓。

    他朝门的方向看去,孙卓一步一步由暗淡步向透出阳光的前方。她的脸孔,逐渐地明亮清晰,他看着这张脸,深深地体会着这种微妙的联系,这张脸,代表了宇宙间最自然的永恒。

    孙卓不知晓,阿精不知晓,一直以来,只有老板一个人明白这张脸的谜。

    那张脸说:“不用怕,你还有我。”

    他感动了,伸出手来握过她垂下来的手,摇了摇。她微笑了,她高兴了,然而,他却又把她的手放开来。

    她有半分的愕然。

    而他说:“谢谢你,你让我静一静就可以。”

    他既然这样说,她便只好退下去。她微笑,点下头,然后转身,她步向大门,才又依依不舍地回望他。终于,她还是走到外面,替他关上门。

    她不明白他。不明白。

    他欢迎她、爱护她、安心让她走近,可是,却又不彻彻底底地让她再走前一步。每一次,当她认为他们下一步便有事发生之时,却又是每一次,她都发觉,不会再有下一步。

    如果,阿精用了百多二百年也得不到他,她又会用多少年方可以得到他?她未必有百多二百年的命。如果他不给她,她便没有。

    究竟,这个男人在想些甚么?

    在走廊中,她回头,朝那扇关上了的门紧紧盯住。

    阿精一直往前走,她走到的是一个偌大的市区公园之中,玫瑰花处处,既美丽又芬芳。公园内有一双双年老的伴侣,在这年轻人上班的时份到这公园来,没有干上任何特别的事情,就只是坐坐,吹吹风,看看花朵。

    阿精也坐在公园长凳上,她凝视老人家风霜的脸,她便觉得很羡慕很羡慕。在一个自然的领域中,他们年轻过,相爱过,然后一同老去,手牵手等待一个真正永生的来临。对将来无所知,只是等待,也是一种幸褔。

    她掩住脸,将来,来来去去都在这地球上奔走,要点是,她又一点也不快乐。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当初,她为求以后得到温饱而跟着老板,当温饱了,日子却又更不快乐起来。

    由始至终,她都活在欲望的煎熬中,原始之时是食欲,最终之时是爱欲。

    双手往脸孔上磨擦着,不知不觉间,动作越来越大力,擦呀擦,她但觉就快发神经了。

    在动作稍缓之际,她从指缝间看见,一名西洋男子捧著书,在花间小径中阅读,一边走,一边自得其乐。

    像个大学生模样的人,阿精放下双手,那是x。

    x走近了,他扬了扬书木:“Hi!”

    她说:“你又来了。”

    x说:“你的脸好红。”他坐到她的身边。

    她说:“我在做facial。”

    x说:“小心吓坏那些公公婆婆。”

    她把他的书拿过来,她问:“甚么书……《易经》!”

    x问:“你懂不懂?”

    阿精摇头:“别烦我。”

    x说:“你的存在真是无意义。”

    她点头:“我赞同。”

    x顺势说下去:“不如上天堂好了。”

    阿精立刻拒绝:“现在!我还末有心理准备。”

    x说:“你地想上去的。”

    阿精一脸疑惑。“其实我末肯定。”她说:“上面好吗?”

    x说:“永恒的褔乐。”

    “嗯。”她默想。

    x说下去:“就像这里,有阳光,有花香,有鸟在飞,有微风,而且宁静怡人。”

    阿精说:“你让我想一想。”

    于是,x就不作声了,他们排排坐望着玫瑰花,感受阳光的眷顾。

    隔了一会,阿精微哼一声。

    x说:“想完了?”

    “对。”她说:“我们去吃芝士火锅!”

    x怔了怔,却还是在“啊”了一声后,跟着她走。

    阿精边走边解释:“我今日不去天堂,因为我太伤心,太伤心的人,不宜去天堂。”

    x说:“是你自己说的,我倒没有说过。”

    阿精再说:“太伤心的人,最宜大吃大喝。”她告诉x:“老板是不要我了,我做了大错事,他不会要我了。他会要她吧!”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

    x说:“那不是更好吗?他要了别的人,你就自由了。”

    忽然,她鼻子一酸,便流泪披脸。“不……”她呜咽:“不……”

    x站定,伸出手臂来拥抱她,她本想再说些甚么,却又说不出来。她想说的是,她宁可不要自由。

    x安慰她:“他不要你,我们要你,我们永远都不离开你……”

    阿精听着,便突然“哗--”地嚎哭。“哗--”“哗--”哭得好伤心。

    自觉被抛弃了、完结了、输掉了,因此迷惘了,茫茫然不知所措了。

    继而,她深感过去所有日子,都是白活了。

    ChapterEnding

    自此之后,阿精与老板的距离越来越远,差不多是天各一方了。

    她再也没想过回当铺,但觉,那个地方已与自己无关。

    日子纯粹是虚渡与消磨,与x到处为家,便是留在尘世的唯一勾当。

    她下了结论:“只有傻人才会希望长生不老。”

    x不置可否,因为他知道,有些人的长生不老,日子过得甚有意思。

    譬如孙卓。如果孙卓最后得到永生,她的长生不老就是享受,因为她有目标。

    孙卓盼望一个永恒的生命,她有一个目标,就是成为当铺女主人。所以她希望长生不老。她不是傻人。

    孙卓在世间的荣耀依然至高无上,她获封为爵士,她的靡靡之音感动了世人,世人于是对她不离不弃。如果、可以策封她为圣人,相信,她亦巳早早被加冕了。头戴皇冠之后,又可以戴上光环,要多厉害有多厉害。

    转眼间,孙卓亦已四十岁,她足足雄霸世界二十六年。

    恰如其份地,她有四十岁女人的味道,而美貌,因为金钱也因为保养,看上去也只像三十出头。

    依然簇新、光鲜、不同凡响。

    而在当铺来来回回这些年,她早已摸熟了每一个角落,除了阿精的行宫与及地牢,其余她都能进进出出。

    当一切都完美安好之际,有一次,在表演的中途,她在台上不支晕倒。

    把她送进医院,医生说,她得到的是脑癌。

    “甚么?”孙卓反问。

    医生告诉她:“孙小姐,对不起。”

    她抱着自己的头,消息突然,她无办法信服,然而,倒是冷静得很。“可以治疗吗?”

    医生表情抱歉。“做手术已太危险。孙小姐,你只余下一个月的寿命。”

    “甚么?”她再问一次。

    医生说:“我们……全世界的人也会舍不得你。”

    孙卓掩住嘴,她要再三肯定一切:“一个月的请命:我就快会死?”

    医生的眼睛红上来:“孙小姐……”他似乎比她更悲痛,看来,他一定是她的知音。

    她躺回病床上,摆了摆手,吩咐医生护士出去。她把脸转向望出窗外,窗外的天好蓝,然后,忽然她就微笑了。

    孙卓不怕死。她想到的是,老板很快就赐她长生不死,她会顺利跨过人类的死亡,然后伴着老板得到永生。

    她伸伸懒腰,原来是时候与尘世的荣耀告别了。

    孙卓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的消息,很快便公布开去,人类,同一时候涌起了恐慌,他们陷入了一个极度哀伤的局面。他们害怕失去她。

    他们悲哭他们祷告他们为孙卓寻求世间名医,每一天的世界性新闻报道,一定有孙卓的病情进展。

    她没待在医院中,她住在西班牙向海的堡垒内,静待她的肉身腐烂。

    每一天,堡垒之外都集结了群众,他们播放孙卓的唱片,他们手牵手运用念力来渴望奇迹出现,堡垒的山头,已集结了数十万名由世界各地蜂涌而来的人。他们住在帐幕中,手拿洋烛,每滴流下的眼泪,都是祝褔。

    孙卓的外形已有变异,她双颊凹陷,眼内的神辨已逐渐减退,身体,亦已瘦了很多。没经过治疗,所以不用剃头,外观亦无受药物副作用影响,然而,患重病的人,不可能再美艳如昔。

    意志再强、权力再大,也敌不过神秘而无奈的身体结构。

    她吩咐众仆把所有窗帘垂下,她不想任何人看见她的容貌。而她在窗帘之后,静待老板的来临。

    可是,一天又过一天,老板却没到来。而孙卓,因为癌细胞扩散,她的视线已快不管用,而头,久不久便狂裂地轰痛。是在肉身的痛苦中,她的信心动摇起来。

    无理由,老板要她受这种苦。

    她问医生:“我剩下多少日子?”

    医生说:“对不起,孙小姐……只有一个星期。”

    她不得不彷徨,原来,真的时日无多。

    她用祈祷的心情去盼望老板来临,在这任何人也会感到绝望的日子,她依然没痛哭,一样的淡定冷静,为的是,她抱有一个希望。

    孙卓知道,这种肉身的痛苦过后,就是新生。

    堡垒外数十万名忠心耿耿的人,流下一串又一串的泪,为如神如仙的偶像哀悼她的生命。她听见他们的哭泣声,她知道这是为她而哭,但偶然,她也会觉得,一切事不关己。

    “没甚么好伤心的。”她对自己说,然后,脸上挂了个微笑。

    隔了两天,孙卓便陷入昏迷状态,医生在她的房间中替她抢救,沉睡了两天之后,她才再醒来。

    这次醒来,精神好像蛮好。

    就在同一天的晚上,刚服过药的孙卓感受到身边一阵熟悉的气味,虽然她已看不到,但她还是知道,朝思夜盼的人来了。

    “老板……”她神出手来。

    老板接过去。“我来看你。”

    “老板,”孙卓的语调很兴奋:“我等了你很久。”

    老板说:“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孙卓握紧他的手,然后把他的手放到她的脸旁去。她问:“你会把我带到哪里去?”

    老板回答:“我会使你安息。”

    孙卓一听,便问:“安息?”

    “你放心,你会从此无忧无虑。”

    孙卓非常愕然,她面向老板的方向,说:“老板,我不要安息。”

    “然而你的寿命就只有四十年。”老板告诉她。

    孙卓说:“老板,你不是要接我到当铺吗?”

    这下子,轮到愕然的是他。“当铺?”

    孙卓说:“老板,你不是为我安排了一个位置吗?”

    老板说:“你的意思是……”

    孙卓激动起来:“老板,我要做你的伙伴!”

    老板却说:“我已经有阿精。”

    孙卓开始歇斯底里:“这些年来,你不是已让我代替了她吗?”

    老板说:“但你过身后,我便要让她回来。只有她一人会长相伴我。”

    孙卓开始由失明的眼睛内流出眼泪。“我以为,你已让我代替了她。”

    “不,你是你,她是她。”老板不明白了,他问她:“这些年来,你领略不了我所给你的一切吗?”

    孙卓已泣不成声。“都不是想像中的……”

    老板更是疑惑了:“难道,你得不到幸褔?”

    孙卓吸了一口气,告诉他:“你给我荣耀,给我光辉给我成就,这些都令我很幸褔。只是,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与你一起。”

    老板错愕到不得了。“孙卓,你已典当了爱情。”

    孙卓想了想,然后忽然冷笑:“哈哈哈……我知道了,我典当了爱情,因此,我得不到我的所爱……”

    老板心中冷了一截,他到了此时此刻,方才明白整件事。

    “孙卓,这是不可能的。”

    孙卓说:“这些日子,你特别眷顾我,你让我走近,你让我介入你的生活。我从来不知道,你对我半点意思也没有。”稍停一会,她吐出一句:“你连留下我也不想。”

    老板说:“我自觉有责任看顾你,我有责任给你最多的幸褔。”

    孙卓拍打床褥,她叫出来:“为甚么是我?为甚么不是别人?”

    老板告诉她:“孙卓,你是我的亲人。”

    “亲人?”

    老板说:“你是我的后代。你是我的曾孙女儿,而你,拥有与我妻子一模一样的相貌。”

    孙卓张大了口,作不了声。那么……

    老板说:“所以,我爱护你,是我对你的责任。我曾经亏欠了我的妻子,既然你是我的血脉,我当然尽我所能,给你要求的幸褔。”

    四十年来,孙卓从未激动疯狂至此,在万事皆猜错、万事皆出乎意料之时,她所能表达的是,一种竭尽所能的嘶叫:“我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你让我依靠你那么多年……为甚么,你不一早说清楚……为甚么!”

    “对不起。”老板望着孙卓,他的表情抱歉。“你只是得不到爱情,其他的,我都为你做得到。”

    孙卓不能否认,事实就是如此。

    然后,她便明白了,这么多年如谜一样的疑团,为甚么他永远不再走多一步,为甚么他三番四次要确定她得到幸褔。

    老板说:“倘若你只是一名普通客人,倘若你不是我的血脉,我不会如此尽心尽力培育你、满足你。是你,令我知道,人类的永恒。人类的生生不息,不是长生不老,而是一代接一代的生存下去。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脸,我便感受到何谓血脉相连,你这张脸,使我内心软化,令我知道,我非为你得到幸褔不可。”

    普孙女……

    孙卓忽然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她为这些年来的苦恋而嘲笑自己。“太好笑了!”

    老板告诉她:“但我不会浪费你的爱情,我会利用它。”

    “甚么?”孙卓问:“你利用我的爱情?怎利用?”

    老板便告诉她:“我会给我与阿精一个幸褔的机会。”

    孙卓一听,当下怒火中烧:“不!你给阿猪阿狗!也不可以给她!”

    老板说:“我想尝试去爱她。”

    孙卓说:“那用不着侵占我的爱情!”

    “对不起。”老板告诉她:“我与你一样,典当了爱悄。除了你的爱悄,无人能补偿我这个缺失。”

    “不:”孙卓像发了疯一样:“我得不到的,无人可以得到一.”

    “对不起。”老板依然是这句。“对不起。”

    说过后,他使转身离开。

    系卓凌空伸手一扑,抓住了老板的手臂,她问了一个问题:“你在何时开始计划侵占我的爱情?”

    老板转过脸来,这样对她说:“由我决定要与你交易的那一刻。”他伸出左手,放到她的脸庞去。“你给我的爱情,我一直收到手心,你的爱情纯净无瑕,我从没玷污过。”

    孙卓激动地呜咽,她用双手按着老板这只左手,她哭叫:“还给我……还我爱情……”

    “我已给了你幸褔,我没亏欠你。”说过后,他把手缩回,离开了她的脸庞。

    他逐渐步远了,孙卓叫停他:“如果那时候,我爱上了任何一名凡人,你是否会还给我爱情?”

    老板回答:“会。只要是你的幸褔,我也会给你。”

    孙卓缓缓点下头去。可惜的是,她从没有爱上谁,她只有爱上过他。

    他的脚步慢慢隐没,她看不见,然后,也听不见。

    老板,从此离开了她的生命。

    颓然躺在豪华的床上,整个人生中,唯独这一刻是全然没有希望。事如愿违、错愕、失措,突然……怨恨。活力澎湃地生存了这一辈子,此刻,她确确实实知道,落空了,完结了。

    是谁令她对生命有所误会?还以为必可以生生不息,还以为她得着的是爱情,原来,一切只是可笑的自以为是。

    还有甚么是真实的?

    窗外有连绵的祷告、断续的悲哭、人们对她的膜拜,是她十四岁时候要求的,到了今天,生命将尽了,原来,最其实,也是唯一得到的,就是这些似近还远的爱。

    她得到的,就是当初她要求的,结局是没有多,也没有少。

    原来,第8号当铺均真得很。

    孙卓疲乏地撑起身,走下床,一步一步走近窗前,然后,她到达了。这窗在三楼之上,而人群,全都聚集在堡垒的草地上,继而散布在附近的山头。

    有人发现了孙卓站在窗后,于是起哄起来,高呼她的名字的声音此起彼落。

    “孙卓!”“孙卓!”“孙卓万岁!”

    孙卓发挥她的巨星风范,在窗后朝声音的来源挥挥手,继而充满魅力的一笑。

    “孙卓!”“孙卓!”“孙卓!我们爱你!”

    他们的声音,他们的爱意,她都感受到,一直以来,她还以为她已习惯了,原来,她还会为这些声音而感动。

    尤其是,此时此刻。

    好累了,她离开窗边,走回床上。

    窗外,有人播放她的唱片,不断有人叫喊她的名字。而渐渐,她就合上眼睛,但觉,非常非常疲累……

    好累好累,不如长睡去。

    而自此,孙卓便没有再醒来。她长眠于万民爱戴中。

    她得到了她的愿望,也付出了她应付出的。不多也不少。

    埋藏了这些年的爱情,终于可以由他的左手沁透出来。

    空气中,散发着微红的磁场,老板知道,此刻之后的他,与之前漫长的日子,不再相同。

    当这微微薰红的色调沁人他的五官发肤之后,他便微笑了、陶醉了、牵挂了、渴望了。这些感觉,一一久违了。

    明显不过,爱情重新回来了。

    心目中,立刻便有了一个人。

    这些漫长的年月中,他渴望去爱却又不能爱,终于,在今天,他完成了一直的心愿。

    只有爱情,才可以充塞连绵无休止的岁月,只有爱情,长生不死才有意思。

    如果,他还有一个大志去实践,他可以不要爱情;但年月还有甚么大志可言?倒不如以爱情溢满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