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73节:最大的两次农民起义
    杨秀清的一连串倒行逆施,终于把自己推到了火山口上,可杨秀清并不知觉,认为天国已在掌握之中,政变的时机已经成熟,就在1856年八月公开向洪秀全摊牌,要天王和他调换一下位子。洪秀全表面应允,暗中则传密旨给在外带兵的韦昌辉、石达开和秦日纲三人,请他们火速回京救主。

    韦昌辉率先接到密旨,连夜率三千亲兵赶回南京,在秦日纲的配合下把东王府杀了个鸡犬不留,两万多太平军将士身首异处,尸体给丢在秦淮河中,河水染成了红色。从广西出来的太平军先前只死了四千多人,韦昌辉一下子就杀了两万多人,杀戮的惨烈可想而知。随后回京的石达开责备韦昌辉杀人太多,韦昌辉不服,阴谋向石达开下毒手。石达开得到消息,就连夜绾城出逃,韦昌辉逮石达开不着,就把石的家属杀了个精光。韦昌辉杀红了眼,准备向天王下手,下令亲兵围攻天王府,洪秀全反戈一击,把韦昌辉杀死。

    石达开回到遍地血腥的天国首都,洪秀全把军政大权委托给他,请他主持国政。经过这次变乱,洪秀全并没从中汲取教训,只是自此不再相信外人,在委石达开以重任的同时,又任命两位草包哥哥洪仁达、洪仁发为安王和福王,名义上是佐理朝政,实际上是监视石达开。石达开不能忍受,就离开总理的岗位,前往前线军中,带领二十万忠于自己的部队另找出路。天国的将士因此为之一空。

    经过这次变乱,太平天国被严重地削弱了,如果不是清帝国噩梦连环,因为对国际知识盲然无知的缘故和英法联军爆发了战争,把用于围攻太平军的八旗兵抽调出去对付外国人,太平天国就很可能立即覆亡。对外战争停止后,清政府得以腾出手来对太平天国发起总攻。太平天国在刀光剑影中勉强支撑了几年,但仍免不了覆灭的命运,1864年湘军攻陷了南京,天国的君臣不是战死沙场就是束手就擒。

    在最后的日子到来时,天国的疆域还不到一个省,可洪秀全仍在南京一个劲儿地封官,一下子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比历代帝王封王的总和还要多。常用的汉字只有两千多个,有不少字还不能作为称谓,农民领袖识的字本来就不多,能认识两千多个常用汉字的找不出几个。汉字不够用,只好连不体面的"猪""狗""牛""龟"也用上了,于是天国的高级贵族群中出现了"猪王""狗王""牛王"和"龟王",那些大字不识的农民新贵不但不脸红,相反受宠若惊、趾高气扬。

    (三)历史上最大的两次农民起义——黄巢起义和李自成起义

    我们首先回顾一下黄巢大起义。

    黄巢祖籍山东荷泽,农民出身,青少年时代受过系统的教育,是一位中级知识分子。和当时所有的士子一样,黄巢企图通过科举之路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他曾几次去唐帝国首都长安参加进士科的考试,可每次都榜上无名。唐王朝的科举,几乎全在场外决定。最初大权操在公主亲王之手,士子还可以用文章竞争,所以产生短篇小说。安史兵变后,大权操在宦官之手,这个最没有道德准则的社会群体不是优美的文章打动得了的,士子只有靠毁灭自尊心的谄媚和屈辱才能榜上题名。稍微有点才干和性格的人都不愿向宦官屈膝,黄巢就是其中之一。他既不能适应流行的政治形态,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就是落第而归;但他对政府的腐败情形有深刻的印象,叛逆反抗的思想也因此油然而生。在最后一次落第归来时,黄巢在长安城头上题了一首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对唐政府的不满和轻蔑跃然纸上。黄巢在书本上找不到出路时,便加入了贩卖私盐的行列,这个和政府法律对着干的营生,培养了黄巢的反抗意识和冒险精神,同时结识到不少胆大粗豪的亡命朋友,为他日后揭竿而起创造了条件。

    唐帝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王朝,李世民大帝曾使饱经苦难的国人成为当时世界上生活质量最高的国民,首都长安也成为世界性的大都会,为世人瞩目。但到了唐帝国后期,那个神话般的国度已成为昨日黄花,贞观、开元时代的美好生活人民只能在梦中享受到,所有的荣华都成为不可思议的古老故事。持续八年之久的安史兵变使铁板一块的强盛帝国支离破碎,中央权力大为削弱,拥兵自重的武装军阀割据一方,在权力所及的地域自行其是,不服从中央调遣,成为实际上的独立王国。唐帝国也成为若干个小国结成的松散联盟,国力急遽地衰落下去,在对外战争中由不可战胜转为被动挨打,国土也因此一天天萎缩。这个积弱不振的中央政府,却由宦官执掌军政大权,那些在权力边缘徘徊的士大夫官员则分成势不两立的牛党和李党,在小朝廷内进行疯狂的内斗。国家暴力决定一切,朝政暗无天日。

    处在藩镇割据、朋党之争和宦官专政的夹缝中过活的农民,其命运的悲惨可想而知。农民在死亡线上苟延残喘,被迫典妻卖子来延续残生。实在走投无路之时,这个最本分的弱势群体就会全家上吊投河,不愿意自杀的则铤而走险,用暴力向官府夺取食物,全国各地的兵变民变也因此如火如荼。868年发生在桂林的庞勋兵变差一点就使唐帝国瓦解,兵变的起因则是司令官的昏噩和贪暴。

    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这次兵变的起因和经过。

    863年春,江苏徐州的武宁军区响应中央政府的号召派出两千军士前往桂林驻防,防御被唐政府的昏暴边官逼反的南诏王国。政府宣布的是三年为期,期满即行调回。865年冬,三年期满,军区官员遥远地颁下一纸命令,续延一期,声明决不再延,军士们只好在三千公里外的蛮荒异乡再驻屯三年。到了868年,第二期又满,大家高高兴兴准备返乡之际,军区官员又遥远颁下第二纸命令,再续延一年;而一年之后会不会再续延下去,没有人敢肯定回答。他们向军区所作的申诉都像撞到石头上。思乡的士兵除了叛变外,可能十年二十年都不能回去。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回去,推举一位负责管理粮秣的军官庞勋当领袖,攻破军械库,夺取武器,向东挺进,沿途摧毁所有的抵抗,一直打到徐州城下。庞勋对政府的大赦令不予理睬,下令攻城。城垣不久陷落,坚持主张延期的军区参谋长尹戡、训练司令杜璋和后勤司令徐行俭被剖腹挖心;以严苛闻名的节度使崔彦曾被囚禁了一段时间后也被处决。政府征调大军讨伐,但无法取胜,最后求助于李国昌的沙陀兵团才把庞勋击溃。庞勋兵变历时一年零五个月,转战三千公里,双方死伤十多万人,长江流域和黄河以南地区大部残破。庞勋以一千人敢向中央政府挑战并不断获胜,显示政府军已丧失战斗力,这对其他的民变兵变是一个新的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