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69节:民变更如火如荼
    3.拜上帝教和太平天国

    清帝国和元帝国一样,是外族奴役中原的产物。但清帝国的缔造者满人比元政府的政治手段要高明得多,对百姓不是采取简单的高压和排斥政策,而是引诱百姓的上层入朝为官,让他们参与政府分一杯羹,同时用科举制度牢牢地控制汉人知识分子,和汉人共同治理帝国,在不影响满洲贵族政治特权的前提下,对汉人的权益也不做破坏性的践踏,对汉人征收的赋税也不高。因此,汉人在满人统治下并不感到特别难受,这个来自东北苦寒地带的民族,在其统治前期曾一度把帝国带入繁荣的盛世。但好日子不长,专制政体的不治之症——贪污腐败在统治阶级内部无孔不入,以致整个统治阶层都传染上了这种病症,终于把这个强盛进取的帝国推向衰落。在乾隆统治后期,重用一位侍卫出身的满洲花花公子和,一个广大的贪污网在朝野上下迅速建成。全国官员发现,如果不向上级行使巨额的贿赂,就要被无情地淘汰出局,甚至被投入监狱,他们不得不适应这种政治形势。所用的贿赂全部来自贪污——工程上的中饱和司法上的冤狱,或干脆赤裸裸地向百姓搜刮摊派。人民的负担一天比一天沉重,等到忍耐超过极限时,本分的农民就被迫奋起抗暴,乾隆后期全国各地的农民暴动呈风起云涌之势。乾隆死后,和被新上台的皇帝逮捕处死,清算他的财产时,总数有白银九亿两,相当于清政府十二年财政收入的总和,这还不包括他家人贪污的庞大数字和挥霍掉的款项。由此可以想见清政府的贪污腐败到何种地步,也可由此窥见帝国的农民所受的压迫是何等的深重,官逼民反、农民起义的悲剧也因此不可避免。

    1840年,清帝国和大英帝国因鸦片贸易发生冲突,最终演变成战争。英帝国以两千五百人的军队,侵入面积比它大五十倍、拥有四亿人口的大清帝国,沿途击溃数量占绝对优势的清帝国兵团的所有抵抗,一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前锋一直打到南京。已空前腐败的清政府不再做自杀性的无用抵抗,被迫在南京江面的英国军舰上签订城下之盟,割地赔款,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个港口为商埠,英国商品可经此五个港口自由进入内地。对外作战的惨败,把清政府的纸老虎面目无情戳穿,大大地鼓舞了在苛捐杂税的重压下生不如死的农民,四面八方的民变更如火如荼。

    五口通商使外国廉价商品像潮水一样通进国内,使农村的经济结构受到严重破坏,传统的谋生技能市场日益缩小,靠这些技能为生的农民大批失去工作,不能养家糊口,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民。例如古代中国的交通全靠人力,机帆船引进后,靠拉纤和撑船为生的人生活就没有着落。在南中原的万山丛中,生产的茶叶全靠茶农用双肩挑往山外的城市,廉价的交通工具采用后,成千上万的挑茶农就会失业破产。尤其是质优价廉的"机布"大量涌入国内,使传统的手工"土布"无法与之竞争,大批靠纺织为生的农民就无以为生。这些失去生计的农民,在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国度里,被迫大批加入流民的行列,成为暴动民众无尽的兵源。19世纪50年代,清帝国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在洪秀全的领导下,在南中原的万山丛中爆发了。

    洪秀全祖籍广东花县,属于说古汉语的客家人,是一个落魄知识分子。跟当时每一个知识分子一样,他自幼就接受儒家教育,熟读儒书,立志遵循科举程序上进当官。但机械空洞的八股文考试并不能选拔优秀的人才,洪秀全不能代圣贤说些没任何内容的空话套话,往往在文中加进自己的观点,不自主地暴露了自己的独立思想,触犯了八股文的大忌,结果四次科考都名落孙山,连士大夫最低级的"秀才"头衔都没有取得,在家乡被那些侥幸得中的庸才讥笑嘲讽。洪秀全不能承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对科考取官之路彻底死了心。在最后一次落榜归来时,洪秀全把所有的儒书付之一炬,恨恨地说:"还是让我来开科取士吧!"

    洪秀全在最后一次去广东应试时,在街上遇到一位耶稣会传教士,后者送给他一本传播基督教的通俗读物《劝世良言》。洪秀全回家后认真地阅读了这本小册子,被耶稣所描绘的天国中的太平景象所陶醉,欣然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成为一个狂热的教士。他创立"拜上帝会",宣称耶稣并不是上帝的独生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就是洪秀全,上帝是他的天父,耶稣则是他的天兄,上帝是世间万物和一切神灵的惟一主宰,人们应该只敬拜上帝,不应敬拜祖先、孔子、释迦牟尼和其他邪神,否则就会受到上帝的惩罚。他把家中所供奉的佛教神像和孔子、孟轲的牌位全部捣碎烧毁,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招致卫道之士的群起攻击。

    洪秀全创立拜上帝会后,积极在家乡开展传教活动以发展信徒。他的工作在早期进展不大,上帝在习惯于崇拜祖先、迷信因果报应的国人中没有多大市场。从1836年到1844年,八年时间只发展了两名信徒:一位是洪秀全的同学,小学教师冯云山——拜上帝会前期的实际策划者和执行者;一位是洪的族弟洪仁玕。洪秀全在家乡看不到前途,就和冯云山一道前往广西省,深入到桂平县紫荆山,向山上那些来自广东的客家烧炭工人传教。烧炭工没有文化,多数人目不识丁,视野狭小,看不到山外的世界,眼光只限于目力所及的狭小区域。这些人的头脑是一片空白,没有被孔子和释迦牟尼所占据,容易接受新鲜的宗教信仰。当洪秀全来到这里时,就像欧洲传教士来到印第安人中间一样,找到了传播宗教的最好市场,因此他的传教工作进展神速,在不长的时间内就赢得了成千上万的信徒,尤其是金田村白身地主韦昌辉的加入,使拜上帝会在物力和财力上有了保障。韦昌辉是一个和洪秀全一样科场不如意的知识分子,也是一个拥有两百亩田产,年租谷在万斤以上的中等地主。但韦氏家族世代没有取得功名,在官本位的体制下再富也被人瞧不起,因此韦家在金田村受了不少窝囊气。韦父曾将扬眉吐气的希望寄托在韦昌辉身上,让他通过科举考试走上当官之路,只是他的官运和洪秀全一样不好,每次考试都榜上无名,因此更被当地的乡绅瞧不起。韦昌辉不能忍受这种羞辱,就带领全家加入拜上帝会,意图利用拜上帝会的力量来给自己撑腰打气。韦昌辉对拜上帝会慷慨解囊,用自己的家产来为拜上帝会打造武器,把信徒秘密地武装起来。40年代后期,广西连年发生旱灾,民变蜂起,仅1850年全省就有九支民众抗暴武装,每支都拥有千余人甚至七八千人。省长郑祖琛又是一位有名的赃官,迫使那些不肯参加民变的人也不得不参加。洪秀全看到举大事的时机已经成熟,就把他的信徒集中组织起来成立太平军,于1851年元月在金田村举起了反抗清帝国的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