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67节:整个中原进入掌握
    元统治者把帝国臣民划分为四个等级,为他们提供全部税源的中原百姓被列为第三等和第四等国民。在统治者眼中,百姓除了供给他们固定的田赋外,没有别的用处,生命财产没有任何保障,杀死一个中原百姓只需要缴纳一头毛驴的价钱。政府从基层起就有严密而彻底的控制。每二十家编为一"甲",首长称"甲主",由政府委派蒙古人充当。甲主就是这二十家的奴隶总管,这二十家就是蒙古总管的奴隶,衣服饮食他可以随心索取;女子财产他更可以随意霸占。除此之外,元政府还严厉规定:禁止中原百姓打猎,禁止中原百姓学习拳击武术,禁止中原百姓持有兵器,禁止中原百姓集会拜神,禁止中原百姓赶集做买卖,禁止中原百姓夜间走路。总之中原百姓简直就不被当人看,待遇连负重的动物都不如。

    元政府的野蛮统治,激起中原百姓风起云涌的抗暴斗争。元帝国统治中原期间,农民暴动的次数比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都要多。帝国到处都是战场。遍地战乱一定引起灾荒,旱灾经常大规模发生,赤地千里。最惨重的是黄河下游,饥馑逼人发狂,到处发生人吃人的惨剧。1345年,黄河又在铜瓦厢决口,向西南倾泻,六百公里狭长地带上的村庄和人民全被淹没。河水泛滥所及,又增加数十万无家可归的流民,成为武装群众无尽的兵源。大规模农民起义的条件已经成熟,最终酿成排山倒海的红巾军大起义。

    红巾军大起义是在"白莲教"的旗帜下有准备有组织地策动起来的。白莲教是佛教中的一个神秘支派,源于5世纪的"净土宗",倡导光明善良,反对黑暗邪恶,认为忍让向善,行为明明白白的人死后会进入西方极乐世界,坐在莲台上享受芸芸众生的礼拜。元帝国前期,白莲教因有反抗暴政的宗旨,被元政府禁止在帝国内部传播。到了帝国后期,元政府被风起云涌的农民暴动搞得焦头烂额,为了缓和阶级矛盾,才对白莲教解禁。农民志士积极利用白莲教做幌子,在百姓中进行反抗统治者的鼓动和组织工作。元政府禁止百姓集会串连,现在用宗教传播做掩护,就可以避开政府的禁令,使分散的农民抗暴活动走向联合集中成为可能。

    在白莲教的诸多传教士中,有两位教主的活动对起义的影响最大,他们是韩山童和彭莹玉。韩山童主要活动在黄淮地区,建立了从事起义准备工作的领导核心,得力助手有后来成为红巾军起义领袖的刘福通和罗方素、王显忠等人;彭莹玉主要活动在江淮地区,没有成立领导核心,主要从事反元的鼓动和宣传工作。韩山童宣称"白莲花开,明王出世,弥勒降生"。明王就是白莲教主,也就是韩山童自己,意思是自己将成为农民的主人。这三句谒语在一贯迷信的百姓中有很强的号召力,各地白莲教会纷纷成立,信徒成千上万。

    正当农民抗暴活动排山倒海兴起之际,元政府却在决策上出现了一个大的失误,即引黄河恢复故道,工程由宰相脱脱亲自主持。1351年1月,征调十七万民工,用五个月的时间把铜瓦厢决口堵住,使黄河仍向东北流入渤海。这本是一项建设性的伟大工程,但它选错了时间,尤其是用错了方法。在人心鼎沸的年月里,把十七万满怀怨恨的劳工,从他们的家乡强迫征调集中到一起;完工之后,又没有妥善安置,任由他们向四方流散,为农民集众抗暴提供了巨大的机会。韩山童、刘福通等起义志士充分利用这个天赐良机,在民工中煽动反元情绪,培植起义骨干。刘福通命他的教徒刻了一个一只眼的石人,背上刻写着"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埋在黄河故道黄陵岗附近。当民夫在施工中把这个石人掘出来时,群情鼎沸,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认为统治者的气数已到了尽头,元帝国的灭亡指日可待,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讨还血债。韩山童、刘福通发现民众反叛情绪已被有效地调动起来,起义时机已经成熟,就在5月8日这一天在颍州白鹿庄杀白马举起义旗,公开打出反元旗帜,在民工中发展队伍,队伍一律用红巾裹头,称为"红巾军"。工程完毕后,除少部分民工还乡外,大多数都集结在刘福通的红巾之下,成为起义的主力。红巾军最先攻下颍州,把颍州的统治阶层无论老幼全部杀死,接着分兵四出攻击邻近的州县,各地农民纷纷起兵响应。元政府派军镇压,但挡不住红巾军的攻势,百姓的愤怒情绪像火山爆发一样,一发不可收拾。1355年,红巾军攻下亳州,在那里建立政权。这时白莲教主韩山童已死,刘福通迎立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称帝,国号"韩宋",刘福通被任命为帝国宰相。1357年,刘福通统率红巾军攻陷中原军事重镇开封,把首都迁到那里。这时韩宋帝国已占领淮河流域和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拥有十万战斗兵员,整个中原进入掌握。

    在江淮地区,没有像治理黄河那样的机会来集合民众,白莲教徒便采取另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联络民众暴动。在元帝国境内,百姓在"甲主"的严密监视下,既不能聚会宣告,又不能派人逐家逐户传递消息,无法约定同一时刻举事。于是白莲教徒恳请"甲主"准许他们向各家分送像月亮一样的圆形甜饼,称为"月饼",以便百姓为大汗祈福。"甲主"允许了,而月饼中夹有"8月15日杀鞑子"的纸条,百姓准备停当,当晚夜半,所有的"甲主"和他的家族都死在棍棒之下,连怀中的婴儿都被摔在石阶上,脑浆迸裂,做母亲的还没有哀号出声音,也死在乱刀之下,惨相不忍卒睹。百姓的报复是血腥残酷的,统治者的后裔开始为先辈的屠杀和暴政付出惨重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