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64节:让他们去互相厮杀
    吴广在荥阳遇到了坚强的抵抗,张楚军自举义以来第一次遇到了劲敌。荥阳守将是帝国宰相李斯的儿子三川郡守李由,这个忠勇兼备的将军挡住了数倍于己的张楚军的攻势,把荥阳变成了一座难以攻克的铜墙铁壁,扼守住张楚军西进的咽喉。吴广的智谋显然比李由要大为逊色,在攻城作战时占不到半点便宜,无奈之余只得用重兵对荥阳实行长期的消极围困。和吴广相比,周文的运气要好得多。他汲取荥阳攻坚战的教训,绕开设防坚固的据点,挥师直指关中,沿途召集流民以壮大自己的队伍。这一招很奏效,秦帝国法律严苛,到处都是获罪于官府逃亡在外的亡命之徒,他们躲藏在山林沼泽和穷乡僻壤,是武装部队无尽的兵员。这些罪犯因不能逃避法律的惩罚,招安投降的路给堵死了,只有死心塌地地为叛军卖命效力,打起仗来也比非罪犯出身的农民勇敢。周文的部队进军神速,两月不到就打进帝国的心脏地带——关中平原,先头部队一直挺进到陕西临潼;队伍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进入关中时部卒已达三十万人!临潼距离帝国首都只有几十公里,帝国的国防军全在几千公里外的塞北和岭南同匈奴和野蛮人作战,抽不出身来回援首都;再说远水也救不了近火,帝国的灭亡似乎已成定局。赵高的掩耳盗铃之计这时也不管用了,因为他自己也面临着家破人亡的威胁,敌人的大刀已逼近了他的脖子。在火烧眉毛的境况下,赵高把仍在深宫疯狂玩乐胡闹的嬴胡亥请出来商议御敌之策,一连几天也想不出一个救急的办法,最后还是财政部长(少府)章邯想出了一个权宜之计。他提议把正在阿房宫和骊山陵墓服苦役的七十万刑徒武装起来去抗击张楚军,用做战胜归来时免除判处的刑罚来激发他们的斗志。章邯的意见被采纳了,嬴胡亥任命他为总司令,统率这支经过突击训练的新军东进抗敌。周文的部队虽然人多势众,但都是些乌合之众,不是这支经过正规训练且数量占优势的政府军的对手,一经接战就败下阵来,并且一败再败,只好像潮水般地向东溃退。章邯则在后面紧紧地追赶,不让周文有喘息之机。

    当张楚军正在前方浴血奋战时,陈胜却在深宫玩物丧志,在宦官和女人的包围下恣情纵欲,没日没夜地御女酗酒,把国家大事远远地抛在脑后,以致常常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称王后不到一个月,陈胜就堕落到和嬴胡亥一样的地步,耳朵里习惯了阿谀奉迎之声,对不好的消息则勃然大怒,因为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处理。于是身边的人就把前方的战况隐瞒起来,像当初赵高保护他一样,章邯也在此的"保护"下一步步地走向胜利。陈胜的威望也因此丧失殆尽,部属不再服其统御调遣,各地将领自行其是,形不成抗击政府军的合力。结果张楚国君臣猜忌,将帅离心,呈现一幅败亡的迹象。

    有一则事例可以说明陈胜腐化变质的程度:陈胜在举事之前曾给人当过长工,有不少在一起种田的农民朋友。陈胜成了高高在上的大王之后,有几个农民朋友去王宫拜访,想沾点故友的光,没想到陈胜认为他们丢了他的脸面,竟然把他们全部用酷刑处死。这个自以为聪明的愚蠢举动使数量广大的穷人也走向了他的对立面。

    在陈胜派往各地征讨的将领当中,只有武臣一人在张楚政府里惟一有文化的张耳、陈余的辅佐下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他统领的这支微不足道的武装力量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征服了整个河北,为张楚开疆拓土一千公里,常备军膨胀到二十万人。张耳、陈余看到陈胜不是干大事的料,就劝说武臣自立为赵王,富贵逼人,一夜间爆发的农民将领不可能抗拒为王的诱惑,武臣欣然接受了这个令人愉悦的建议。在武臣平定河北的同时,周文在章邯的追击下已溃不成军,张楚王陈胜的信使络绎不绝地前往河北,命武臣统率精兵兼程向西增援周文。武臣在河北调兵遣将,准备和章邯一决雌雄,不幸的是,陈胜的又一桩自作聪明的暴政使这位对陈胜尚存幻想的赵王改变了主意。

    陈胜在称王之前,曾派部将葛婴统兵向东征战。葛婴在取得一定的战果后,为了号令民众,就寻觅一位故楚王国贵族后裔在征服地称王,也号称楚王,后来听说陈胜已在陈县称楚王,因为一国容不得二主,葛婴就把自封的楚王杀掉,亲自回陈县向陈胜复命。葛婴此举说明他对陈胜忠贞不二。可陈胜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葛婴未向他请示就私立楚王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不设身处地地想想若从遥远的前方回来请示必然贻误军机。这个一字不识的农民国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部下不给他面子,为了杀一儆百,使其他的部将知道张楚王的厉害,陈胜竟然把葛婴绑赴刑场砍头示众。这个自认为"英明"的决策使章邯高兴得手舞足蹈,在军营大摆宴席以庆贺敌人的这桩冤狱。

    陈胜处死葛婴的"壮举"使在外征战的农民将领人人自危,因为他们在情势千变万化的遥远前线或多或少都权宜行事过,没有事事向张楚王请示。那时没有现代化的通信设施,全靠信使的两条腿传送消息,信使从前方到首都往返一趟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尤其是武臣,他的处境比葛婴还要严重,葛婴毕竟是立故楚国王的后裔为王,比武臣自立为王情节要轻得多。葛婴横死的噩耗传来,武臣吓出了一身冷汗,深感张楚王不会放过自己,眼下之所以还没有和他翻脸,主要是因为他还有利用的价值。一旦来自章邯的威胁被解除,陈胜就会跟他算旧账。既然是这样,他又何必损兵折将去帮助周文打自己的"保护神"章邯呢?张耳、陈余剖陈利害,使武臣彻底打消了支援周文的意图,让军队掉转头来进攻常山、燕代和上党,为新兴的赵王国开疆拓土。至于周文和章邯,让他们去互相厮杀吧,打得越热闹越好,最好是两败俱伤,不过先死的得是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