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56节:士大夫的悲哀
    1899年,英俄两国约定长城以北为俄国势力范围,长江流域为英国势力范围;日本在厦门、福州划定租界;法国租借广州湾。各国的势力范围也就是各国预定的瓜分地区,都已协调妥当,只等动手的信号。中华民族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这时,美国这个新兴的经济强国不愿被排除在瓜分的行列之外,机智地提出了"对华门户开放宣言",声明应维护中国领土的完整和政治的独立,各国在清应有均等的通商贸易机会。列强因为它可以消除各国在清帝国对抗的紧张形势,先后表示赞成。机于阴错阳差的原因,清政府统治下的中华领土暂时免除了被瓜分的噩运。

    1900年,奄奄一息又无自知知明的清政府听信"义和团"刀枪不入的谎言,气咻咻地向世界各国宣战。西方世界组成著名的"八国联军",把北中国淹没在尸山血海之中。俄国则出兵占领了满洲人的老窝——东北,攫取了面积一百一十余万平方公里的大清国领土。

    1901年,清政府和列强签订战败和约,赔偿白银四亿五千万两。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1911年,汉人爆发了武装暴动,推翻了满洲人的统治。先前满洲权贵害怕特权受到任何限制,害怕地位财产受到任何损失,现在连生命也没有保障。清王朝崩溃后,全国陷入了长达四十年的血腥战争,几万万人口死于非命,生产力遭受极大的破坏。

    1937年,日军占领了首都南京,屠杀了三十七万手无寸铁的百姓,旅顺的惨剧又一次在中国重演。

    1945年,前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俘虏了清王朝末代皇帝溥仪和漏网的满洲权贵,把他们押往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在坚硬似铁的冻土上开荒服苦役。这些昔日的皇帝和王公大臣,现在连普通的百姓也当不上,成了最低贱的囚徒。

    现在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当初光绪皇帝变法成功,清帝国可能不但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满洲权贵也会照样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并像英国王室一样受到全体国民的尊敬。

    中国人对戊戌变法的失败最为痛心疾首,因为中国失去了一次巨大的机会。如果变法成功,不但可以赶超日本免受外侮,避免长达半个世纪的血腥战争,还可最大限度地利用20世纪世界科技革命的成果,使中国成为世界强国。

    如果中国人能够自此正确对待理性的社会变革;如果既得利益阶层能够眼光远大一点,放弃既损害国家民族又给自己留下无穷后患的利益;如果统治者能记住前车之鉴,如果……中国还是有机会的!

    九、士大夫的悲哀

    知识分子在任何国家都应该是社会的进步力量,但中国历史上传统的知识分子因为知识面极为狭窄的缘故,不能很好地胜任自己的角色,最后甚至成为阻碍社会前进的力量。今天的读书人很难想象,明王朝的知识分子官员对皇帝连年不上朝理政无动于衷,却对皇帝不按儒家礼教称呼自己的父亲为叔父,而坚称为父亲时冒死犯难,集合三百余人在皇宫门外放声大哭,宣称国家快要亡国灭种了,由此可以想见知识分子好喧哗取闹、不辨是非轻重的毛病到了何种程度。知识分子本应该是拥护和推动变法的主力军,可当王安石和康有为起来变法时,知识分子却反对得最为激烈,传统知识分子的保守和固执让人不可思议。

    (一)

    古代中国的集权专制社会能够维系两千一百年之久,科举制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如果不是西洋文明的强制性介入,今天的中国人也许仍跪在达官贵人面前三拜九叩。在中世纪,通过竞争性考试选拔官吏的人事体制为古代中国所独有,因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士大夫阶层,即专门为做官而读书考试的知识分子阶层。

    士大夫是中国古代社会特有的产物。事实上,士大夫即知识分子,在儒家学派定于一尊之后的漫长年代里,当然专指儒家学派的知识分子,有时也笼统称之为"读书人",当然读的是儒书。在专制社会的中国,他们以做官为惟一职业,所以更精确地说,士大夫即担任政府官员的知识分子,包括现职官员、退休官员和正在苦读儒书、将来有可能担任官员的人物。

    士大夫和知识分子又不是一个完全等同的概念。士大夫都是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不一定是士大夫。士大夫专指那些以做官为惟一目的的知识分子。19世纪以前的中国,士大夫和知识分子很难区分开来,因为那时读书人的惟一目的就是为了当官,只有极少例外。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与当官没有必然联系,但只要有机会当官,很少有知识分子会放弃这个荣耀。因此中国知识分子与士大夫在血统上是一脉相承的,本文的主题"士大夫的悲哀"也可以说成"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这里有必要提及一下古代中国的科举制度。科举制度起源于隋朝,到唐朝才成为一种备受尊重的制度。最初目的是变革门第世家独霸政府的不合理现象,通过公开竞争性考试向平民阶层选拔新进官员,凡考试及格的知识分子,不问门第出身,一律委派官职。因此,科举制度在早期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它对提高整个统治阶级的整体素质、扩大政府的统治基础、促进社会公平方面有着不可磨灭的积极作用。这个进步合理的制度,因为唐以后的政府给予了过度的重视,才日益变得不合理起来。宋王朝时,考试及格人士所受的重视在今天的读书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当进士及第的高级知识分子结队朝见皇帝通过街市时,首都开封就好像疯狂了一样,万人空巷。到了明王朝,科举成为知识分子的惟一出路,非进士出身的人无论贡献多大,都不能担任宰相或部长级高级官员。不通过科举考试知识分子就没有任何出路,汉唐王朝时还有学校一途,明王朝的学校不过是培养参加考试的人才;汉唐王朝还有立功边疆一途,明王朝则没有任何其他机会。科举考试的重视程度步入了一种畸形状态,成为社会停滞不前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