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54节:永远地从地球上消失
    变法不彻底的国家乱,宋帝国自此乱成了一锅粥,各地民变风起云涌。1125年,北方新兴的金帝国乘机向动乱的宋帝国发动进攻。奉命去抵抗的国防军好不容易攀上马鞍,却两手紧抱着马鞍不敢放开,一望见金军旗帜就一哄而散。旧党反对王安石训练国防军,这正是他们胜利的成果。一年后,金帝国攻陷首都开封,把包括皇帝、太上皇在内的全体赵姓皇族三千余人和那些得胜的旧党官僚用一队牛车载往三千公里外朔风怒吼的遥远东北,在四面透风的破烂草屋里啼饥号寒。

    (三)

    在长达两千一百年的封建专制体制行将结束之际,又上演了一次短命的变法运动,这就是著名的"百日维新"。从字面上可以看出,这次变法只维持了可怜的一百天。

    百日维新的总导演是清帝国第十一任君主年仅二十九岁的光绪皇帝,一位历史上少见的悲剧性的英雄帝王;设计师和执行官则是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志士。

    百日维新的目标是使沉睡不醒的东方睡狮——清帝国现代化,赶超日本成为世界上的头号经济军事强国,像巨人一样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百日维新前的清帝国命运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严峻,亡国灭种的乌云在文明古国的上空弥漫翻腾,只剩下一个很小的空隙没有合拢。三年前爆发的甲午中日战争,号称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的清帝国(当时北洋舰队仅巡洋舰就有三艘,注意中国迄今仍没有巡洋舰),竟被屈居第十二位的小国日本在天朝大国的门口击败,曾经显赫一时、作为自强运动结晶、被誉为东方无敌舰队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日本海军陆战队占领了辽东半岛,攫取了大清国最优良的旅顺军港,并对旅顺的国人作灭种式的大屠杀,老人妇女儿童无一幸免(只留下三十六个人掩埋尸体)。

    北洋舰队的覆没对清政府内部新派官僚集团——"洋务派"是一个尖锐的讽刺。和那些昏聩愚顽、死抱着祖宗法度不放、自认为大清什么都好、连大炮也轰不醒的老官僚相比,洋务派官员还算清醒一些。他们在认定清政府的政治是优秀的前提下,承认西洋人有一点比清廷高明:那就是"舰坚炮利",西洋人在制造战争武器的"奇技淫巧"方面的确优于国人。因此清帝国要想强大起来并战胜"洋鬼子",不需要对政治作大的改革,也就是不触动专制体制的内核,只需要花点银子向西洋购买军舰大炮并进而自己学会制造军舰大炮就行了。至于由谁去操纵这些军舰大炮,则是政治体制解决的问题。在古代中国腐朽的人事制度下,自然是那些和权力人物有裙带关系、不学无术的荷花恶少,或者只会贪污行贿溜须拍马迎合上司阴暗心理、让上司感到通体舒泰的投机政客,掌管了这支舰队的指挥权。由这些既无技术勇气又无情操责任心的政客去指挥"无敌舰队"上战场,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北洋舰队在战争中的丑陋表现用血的事实证明了要想强大,光靠买船买炮不行,必须对阻碍清帝国强大的过时没落的体制进行根本的变革。

    大清国战败的代价是惨重的,清政府赔偿白银二亿三千万两(其中三千万两赎辽费,辽东半岛本已割让,沙俄和德国对日本眼红,用战争手段威胁日本把辽东半岛归还清政府,日本则向清政府索取三千万两赎金);台湾和澎湖列岛被霸占。

    清政府的战败揭开了蒙在天朝大国头上的最后一块面纱,使它的弱点全部暴露,因而大大地刺激了列强的胃口。他们固然知道清帝国衰弱,但不知道衰弱到这种地步,这对他们是一个新的诱惑。当非洲、土耳其和印度莫卧儿帝国先后被欧洲瓜分之后,他们认为瓜分清帝国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必须迅速下手,否则就可能会被别人抢走。甲午战争至百日维新前的三年,各国在宰割清帝国时争先恐后,就像一群急吼吼饿狼争相撕扯着大清国的肢体。

    1859年:德国在天津、汉口划定租界,清帝国自此国内有国,本国主权在租界内不能行使。

    1896年:俄国、法国在汉口划定租界;日本在杭州划定租界;俄国在中东铁路沿线驻军。各国跟着援例,纷纷派军驻扎各地保护各国的利益。

    1897年:法国要清政府保证海南岛不割让他国;这是瓜分大清国的信号,各国开始划定在大清国的势力范围。日本在苏州划定租界。

    1898年:德国租借胶州湾,并要清政府保证山东省不割让他国;俄国租借辽东半岛(清政府的三千万两赎金投进了黑水河);英国租借威海卫和九龙;法国要清政府保证两广、云南三省不割让他国;租借就是占领,小的瓜分自此开始。日本在天津、汉口、沙市划定租界。

    可以看出,到了百日维新前的1898年,清帝国已千疮百孔、支离破碎,开始受到各国的凌迟酷刑。这个失去了神秘面纱的"天朝大国",各国对它不再维持应有的礼貌和尊敬,在宰割它时不再作任何化装。像俄国对旅顺、大连,它的舰队突然闯进港口,声称有租借它的必要,就大模大样做军事占领,清政府只好答应。英国对威海卫也是直率提出他们的要求,清政府连犹豫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华夏大地就是在列强张开的血盆大口下苟延残喘。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任何一个有天良的国人都发现,如不立即改革发奋自强,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将永远地从地球上消失。

    被瓜分的危机,终于使广大的青年知识分子觉醒,一场声势浩大的救亡运动在当时的首都北京爆发。

    早在《马关条约》(中日停战协定)签订的那一年(1895),北京正在举行科举考试,集中在北京参加"会试",来自全国各省的一千多名考生(举人)悲愤交集,推举一位广东省的考生康有为当领袖,领导大家向光绪皇帝上书,要求效法日本的明治天皇,变法图强。专制政府等级森严,这份请愿书当然到不了光绪手中。次年,康有为已考取了进士,再向光绪上书,光绪仍然没能看到。不过以康有为为首被称为维新党的知识分子们的呐喊,已掀起政治性的狂飙,发展为激烈的知识青年救亡运动。他们和自强运动的当权官员发动的以改良武器为主的洋务运动不同,他们要求清政府在皇帝领导下做彻底的政治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