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48节:痛心疾首说变法
    前方军情紧急,吴三桂只做了一夜新郎,就奉君命回到他的驻防地宁远前线。吴三桂到底是个英雄,没有把新婚燕尔的爱妾带往腥风血雨的前线军营,那会影响他在士兵中的威望,再说他也不忍心为了图身心之快把自己挚爱的女人置于刀剑无情的危险之地。没想到吴三桂这一理性善意的举措酿成了他的终身恨事。

    吴三桂回到前线不久,他所效忠的明王朝已到了最后时刻。李自成统率农民兵团从西安出发,穿越山西省,于1644年三月十九日攻陷首都北京,崇祯皇帝朱由检去煤山上了吊,统治中原二百七十年之久的明王朝自此寿终正寝。农民新贵一进入北京,就心急火燎地向明王朝的官员清算旧账,把他们拥有的财富和美女抢掠一空,然后把他们投入监狱上夹棍,用惨无人道的酷刑追缴他们在明政府时代贪污所得的赃款。吴三桂因是李自成要收降的对象,他的父亲吴襄的待遇要好一些,只关在监狱里而没有用刑,吴府也没受到农民兵士的频繁骚扰。如果不是刘宗敏插上一杠子,陈圆圆这个名字也许不会在历史中出现。

    刘宗敏是李自成手下的一号大将,这个铁匠出身的农民暴发户,进入北京后抢了成百上千的美女侍奉左右。但他还不满足,必要求得倾国之色供其泄欲。他从明政府降官口中得之陈圆圆的美貌,就顾不上什么政治和策略,带领亲兵闯进吴府,硬生生地把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强抢过来。夺妻之辱不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忍受得了的,尤其是像吴三桂这样能力超群自尊心又极强的男人。吴三桂当时正带领吴兵团前往北京接受李自成的招降,先头部队已到达距北京一百五十公里的丰润,他父亲吴襄派遣的仆人这时也来到丰润,经过下列一段对话后,吴三桂的态度立刻转变。他问他父亲的情形,仆人说:"已被逮捕。"吴三桂说:"我到北京后,就会释放。"又问他的财产,仆人说:"已被没收。"吴三桂说:"我到北京后,就会发还。"又问他美丽的爱妾陈圆圆,仆人说:"已被宰相刘宗敏抢去了。"吴三桂当即气冲牛斗,大声说:"一个大男人不能保全一弱女子,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下令他的军队掉转方向,回师山海关,兵士为死去的皇帝朱由检穿上白色丧服,誓言为朱由检报仇。吴三桂知道自己的力量不敌农民军,身后又有宿敌满洲人对他虎视眈眈,一旦他和农民军交手对方就会乘隙蹈虚,那时他将陷于两面作战的困境。他知道不能两面作战,就两害相权取其轻,向昨天还是敌人的清帝国投降,请求清帝国派遣军队入关联合剿匪。这时的清帝国正陷入周期性的皇位危机之中不能自拔,第一任皇帝努尔哈赤死时,为了争夺宝座,曾引起一场风暴,长子代善以下都被排除,而由第八子皇太极继位。皇太极死时风暴再起,他的长子豪格以下也被排除,而由年仅六岁的福临继承皇位。这种反常的继承说明争夺的激烈。皇太极的亲军曾包围皇室会议,提出警告说,如果不立福临当皇帝,他们就得跟皇太极同死,以至亲王纷纷逃席,皇太极的弟弟多尔衮遂顺利达到当摄政王的目的。亲王硕托跟另一位亲王之子阿达礼,企图发动政变罢黜多尔衮,被多尔衮先发制人杀掉,但内战随时可以爆发,清帝国这时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力量主动攻击明王朝。如果不是陈圆圆引发的历史悲剧,清帝国极有可能在下一次的内乱中瓦解,更不用说成为华夏大地的主宰了。

    吴三桂的求援文书到达时,福临即位才八个月,清政府才知道明国内发生巨变,宁远城已空,数十年可望不可即的山海关现在大开关门欢迎他们莅临。霎时间满天云雾消散,一个新的使人振奋的目标出现在眼前,于是内争平息,多尔衮亲王下令入关。

    李自成的农民兵团在吴兵团和满洲兵团的夹击下兵败如山倒,一年不到就灰飞烟灭。李自成兵团在撤到真定时,陈圆圆被军队冲散,夹在乱民中漫无目标地逃亡,辗转流离才回到吴三桂的怀抱。采花大盗刘宗敏在九江被吴兵团擒获,吴三桂亲手砍下了他的脑袋,报了一年前的血海深仇。吴三桂在这场美人争夺战中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但他的民族却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清帝国的满洲兵团顺利进入北京,宣称自己是华夏大地的新主人。

    在本文将要结束之际,有必要强调一下"美丽女人"和"权力女人"的分别。美丽女人和权力女人都对历史有巨大的影响,但二者的影响方式是不同的。权力女人对历史的负面影响是主动的,美丽女人对历史的负面影响是被动的,只能被她们所不能控制的命运摆布。她们没有权欲,不想掌握政治大权,没有利用权力去伤害国家民族的意图,她们引发的历史悲剧不是她们造成的,而是和她们有特殊关系的权力男人造成的,她们是无辜的,一样是受害者。

    八、痛心疾首说变法

    公孙鞅变法成功,使处于草昧状态的秦王国跃进为超级强国;王安石变法失败,中国的半壁江山沦入异族之手;戊戌维新失败,中国人失去了一次巨大的机会。历史显示一个定例:在剧烈变动的国际社会里,变法彻底的国家强,变法不彻底的国家乱,保守不变的国家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