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47节:能够看守门户的狼
    西南的硝烟还未散尽,杨国忠又在北方点燃了更大的战火。范阳军区司令官安禄山是一个粗犷干练且对皇帝忠心耿耿的将领,打心眼里瞧不起能力不如他的酒肉宰相杨国忠,对他也不维持应有的尊敬,就更不用说像其他军区司令官一样进贡巨额财物了。杨国忠不能忍受这种轻蔑,决心打击他,于是诬以谋反的法宝出笼,向李隆基一再告密,李隆基一再不相信。但在那种形势下,没有人保证李隆基下一次仍不相信。公元755年,杨国忠采取"逼他反"的手段,派遣警备部队包围安禄山在长安的住宅,逮捕他的宾客并全部处死。这时安禄山要想不采取激烈反应也不可能了,他知道向皇帝申诉没有用,所有的奏章都不能越过宰相这一关,他惟一的路就是叛变,用武力为自己讨回公道。他决心叛变,率领蕃汉混合兵团十七万人南下,宣称讨伐杨国忠。杨国忠大为兴奋,因为事情终于证明他料事如神,可以顺理成章地把安禄山缉拿归案。不过安禄山兵团战斗力很强,朝廷能够用于作战的军队全死在云南,地方部队根本不能抵抗安禄山的铁骑兵。结果安禄山兵团一路势如破竹,深入七百公里,渡过黄河,攻陷东都洛阳。第二年再向西出击,进攻潼关。中央军统帅封常清、高仙芝本来有能力使潼关坚不可催的,可杨国忠因为没有收到二人的贿赂竟然诬陷二人"通敌",把二人送上腰斩的刑场。继任统帅哥舒翰也因不善行贿,在杨国忠的威逼下作自杀性的出击,结果全军覆没,潼关失陷,通往长安的门户打开了。李隆基带着杨氏姊妹从长安仓皇出逃,一直逃到距长安六十公里的马嵬驿。当杨国忠正在暗中庆幸自己的英明时,他恶贯满盈的日子来到了,愤怒的禁卫军包围行宫,他被乱箭射死,他的全家也遭屠灭,包括他的儿女和杨玉环两位拥有极大权力的美丽姐妹。杨国忠至死还瞪大双眼看着插在前胸密密麻麻的箭杆,不明白他英明的"果实"何以是这等货色。为了防备复仇,禁卫军要求皇帝处死杨玉环,李隆基在无奈之余只好把她绞死。白居易《长恨歌》中的四句诗"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骚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真实再现了当时的悲剧场景。

    设想一下,如果李隆基对杨玉环的爱情浅一点,或者爱得明智一点,不让她的堂兄杨国忠做宰相,所有的灾难都不会发生,李隆基会和杨玉环恩爱白头,杨玉环会风光一生寿终正寝,也不至在风华正茂之年"零落为泥碾作尘",她的家族也不会灭亡。李隆基那糊涂过分的爱不仅害了自己的国家,也害了自己倾心挚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杨玉环不是那样温婉美丽,李隆基也不会在温柔乡中陷得那样深。究竟是谁的过错?

    安史兵变的后果是惨重的,战区的生灵减少了十分之九,黄河两岸的臣民挖树皮掘草根充饥,用纸糊的衣服御寒,繁华盖世的洛阳成了一片焦土。经过这场巨变,唐王朝的强盛时期结束了,自此进入了不可挽回的衰落,成为世界帝国的希望也化为了泡影。

    (四)陈圆圆的姿色和清兵入关

    不但夏姬、西施、杨玉环等出身良家的妇女能够改变历史的进程,就连出身最为低贱的妓女也有这样的巨大魔力。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明末清初的江淮名妓陈圆圆。

    陈圆圆是江苏人,父亲是一个摇着货郎鼓走村串户兜售针头线脑的小商贩,除了一间破茅屋和一身不能换洗的破旧衣服外没有其他的家当。陈圆圆七岁那年,父母无法养活她,就像其他的贫苦人家那样把女儿卖掉,换几两银子养家糊口。因为她有点姿色,被金陵的一家妓院看中了,鸨母就多出了几两银子把她买下来,准备调教几年后再把她当摇钱树。穷人家的父母多半重男轻女,只要能多卖几两银子,才不管女儿在哪里安身。陈圆圆心灵手巧,弹得一手好曲,又有一副好嗓子,唱出的歌声悠扬婉转,一叠三叹,令男人心荡神摇、神魂出窍。不出几年,鸨母就把她调教成一位色艺俱佳的红粉佳丽,破身后门庭若市,被她接待的男人没有几个不神魂俱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经常有几个男人为了争夺她大打出手,陈圆圆一身不能分成几块,不得不费尽心机曲意周旋在男人之间。金陵有几个恶少对她不能相舍,又没有山一样的银子来填塞妓院的无底洞,几次用暴力把她从妓院劫出来,之后费了许多周折才脱离他们的魔掌。

    陈圆圆前半生悲惨离奇的身世,造就了她温和随顺、善解人意、屈从命运的流水样性格,那是令强悍有力的男人发狂的性格。

    天生我材必有用,像陈圆圆这样的奇女子是不可能长久湮没在底层社会的,上天飞来的好运在她的豆蔻年华适时降光,把她推上了历史的前台。十八岁那年,崇祯皇帝朱由检的大舅子田弘遇到江南游玩,在妓院里碰见了陈圆圆,当即被她的美丽容貌和甜美歌声所吸引,就半带强迫地把她买了下来。那时专宠后宫的贵妃妹子一病不起,靠裙带关系坐享荣华的田弘遇担心人走茶凉,为了博得皇上的欢心,竟别出心裁地把陈圆圆作为进贡的礼物奉献给朱由检,没想到朱由检正被山崩地裂的农民大暴动和巨魔一样兴起的后金汗国折腾得焦头烂额,没有兴趣在女人身上下工夫,竟把大舅子的"礼品"退了回来,田弘遇这次的马屁算是拍在马蹄上。像田弘遇这样的吃软饭政客一旦靠山倒塌,在朝中马上就会尝到世态炎凉的滋味,昨天还一个劲往他身上贴的人今天就对他不屑一顾,溜须拍马之声一转眼就成了冷嘲热讽。尤其是皇帝拒绝了他献上的美女后,他在朝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人们在他面前公开表露自己的轻蔑。习惯了被人巴结奉承的田弘遇不能忍受这样的冷落,就挖空心思在朝中寻找新的靠山。

    当时朝中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是年轻有为的蓟辽兵团司令官吴三桂,他刚被皇上封为平西伯,捧着皇上御赐的上方宝剑,拥有在前方权宜行事先斩后奏的广大权力。他统率的五万关宁铁骑是明政府内最有战斗力的一支武装力量,手中握有实实在在的强大军权。因此吴三桂这个目标一下子就被田弘遇锁定了,从来英雄爱美人,田弘遇对陈圆圆依旧寄予厚望,这个被皇上挥去的人间尤物必须在吴三桂身上起作用。田弘遇的如意算盘这次打到了点子上,吴三桂在田府一见到陈圆圆就目光发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吴三桂的窘态被田弘遇看在眼里,这是他最希望的结果。第二天,田弘遇就以嫁女儿的礼仪把陈圆圆"嫁"到吴府,吴三桂把令他一见钟情的女人紧紧地抱在怀中,心灵深处充满了对田弘遇的感激之情。田弘遇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他用陈圆圆钓到了一只能够看守门户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