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44节:西施的迷人
    (二)西施的迷人和吴国覆亡

    下面再介绍另两位影响中国古代历史进程的美丽女人——西施和杨玉环。她们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是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围绕她们的诗词歌赋和电影戏剧不胜枚举。

    西施的故事紧接着夏姬的故事,但对历史的冲击力比夏姬要强大百倍。吴王国征服了当时的超级强国楚王国,在中原那些古老王国中引起的震荡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开始认真对待这个穿着奇异服装说着奇异语言没有任何文化根基的蛮族国家,用最高级的礼节迎接他们的使节,派出一个又一个的考察团去吴王国寻求他们一夜间暴发的秘诀。吴王国一夜间成为当时最强大和最受尊敬的国家。

    就在吴王国的国运如日中天之际,就像当年楚王国的东南角发生了一桩不起眼的事件一样,他们的东南角也发生了一桩不起眼的事件。居住在钱塘江流域的越族在他们杰出的酋长勾践的领导下建立国家,勾践自封为第一任国王,宣称自己是夏王朝开国君主姒文命的后裔。实际上他们比吴民族距中原文化更远,血统也更不相干,使用一种比吴王国更难懂的语言,过着一种更奇异更野蛮的生活,是一个完全没有被文明冲击过的草昧部落,因为他们和文明的中原隔着另一个野蛮的吴民族,来自中华文明的影响被吴民族从中隔断。

    姒勾践对北方那个暴发户发迹的过程有很深的印象,决心用吴王国强大的经验来振兴自己的国家。他发出招贤榜文,企图从智慧的中原尤其是楚王国挖掘人才。这一招果然奏效,没多久就有两位楚王国的民间志士应召前来,他们是后来被证明最杰出的英雄人物范蠡和文种。姒勾践在二人的指导下对政府和军队进行了划时代的改革。

    与楚王国对吴王国的崛起视而不见不同,吴王国在警惕地注视着越王国的动向,当他们得知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打算走吴王国的老路时,就决定对越王国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因为他们深知这条道路的厉害性。就在姒勾践称王的第二年,吴军团在他们的英雄国王姬光的统领下进入越王国,在浙江嘉兴和越王国的主力军团相遇,两军展开决战。吴王国这次的运气太坏,越兵团在范蠡的策划下利用老弱军士和监狱里的死囚对吴军团进行自杀性的冲锋,使优越感很强的吴军团动了恻隐之心,结果在尾随于死囚后面的越军团生力军的冲击下溃败。姬光的脚趾中了越军的毒箭,回国没几天就死了。

    嘉兴会战的胜利对越王国的影响是双重性的,一方面越王国避免了覆灭的命运;另一方面使姒勾践掉以轻心,把富国强兵看得太简单了,错误地认为越王国的军政改革已大功告成,越王国已足够的强大,不用再继续做艰苦细致的努力了,一再把范蠡、文种的警告置之不理。结果越王国改革的步子放慢了,宝贵的时间浪费了。吴王国则不同,继任国王吴夫差发誓为父王报仇,他每顿饭都命卫士大声问:"夫差,你忘记杀父之仇了吗?"他则肃然回答:"誓死不亡!"两年后,做好了充分准备的吴王国对仇敌发动第二次大规模的进攻,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自以为很强大的姒勾践成了俘虏,被送往吴国做夫差的家奴。

    姒勾践本来要在吴国做一辈子奴隶的,但范蠡的智慧挽救了他,这位忠心耿耿的智囊在姒勾践为奴期间一直陪着他受苦。有一次吴夫差生了重病,他劝说姒勾践尝夫差的粪便来诊断病情,把夫差大大地感动了,下决心把姒勾践释放。姒勾践只当了三年奴隶就回到了越国,在范蠡、文种的辅佐下秘密重整军备,积极准备报仇雪耻。但两国国力相差太悬殊了,吴王国是一等强国,越王国充其量只是一个刚刚脱离草昧状态的落后小国,要想在短期跨越那巨大的差距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越王国在前进时吴王国也在前进,吴王国向前跨一步相当于越王国向前跨十步。要想在短期内超越强大的对手,惟一的办法就是在自己加速前进的同时设法使对手前进的步子停下来,如果能倒退那就更好。要想做到这点谈何容易,夫差不是白痴,更何况还有伍子胥那样的超级智囊辅佐他。就在姒勾践一筹莫展时,文种给了他战胜敌人的秘密武器,他劝说越王在国内挑选绝色美女,经过专门训练后送给吴夫差享用。吴夫差是英雄人物,但英雄都过不了美人关,一旦碰上自己所爱的女人,就会沉溺在温柔乡中不能自拔,就没有精力和热情过问国家大事了,就会和那些忠心能干的栋梁之臣日渐疏远。姒勾践采纳了文种的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搜罗美女,结果在越溪边上发现了一个名叫西施的浣纱女,她的美貌使初次看见她的男人疑是仙女下凡。文种的计谋奏效了,当夫差第一眼看到西施时,就像中了邪似的酥了,恨不能把她融化进自己的身体。不用说,西施很快把夫差的魂勾去了,夫差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她,整天围着她的身子打转,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哪一天她会突然飞走。他的全部工作就是如何讨西施的欢心,把国家大事远远地抛在脑后,除了和西施逗趣取乐外不知道还有别的事情要干。西施有一种"心痛"的病,大概就是现代人所称的胃痛。每逢西施病发,就会用手"捧心",这时她的美丽会增加十倍,连水里的鱼儿也会忘记游动而沉入水底,夫差更是魂魄消散,忘记了自己是个国王。那些为吴王国立过大功的文臣武将看到国王把全部精力放在一个无尺寸之功的文弱女子身上,对他们一天比一天疏远,未免心怀埋怨,久而久之则由怨生恨,纷纷离开吴王国自谋出路,只有忠心耿耿的伍子胥不识时务,不断在夫差耳边说些不顺耳的话,把夫差一步步推向疯狂。吴王国前进的步伐停滞了,越王国则在大踏步地前进。

    为了远离那些多嘴讨厌的大臣,和心上人不受干扰地享受"爱情",夫差特地在姑苏城外建筑一座最豪华的宫殿——姑苏台供西施居住。吴夫差不分昼夜地呆在那里,一连几天不回朝处理政事,吴王国朝野上下成了一团乱麻,国力急剧地衰落下去。越王国军民则在姑苏台的歌舞声中热火朝天地练兵习武,国力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