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42节:三男一女同睡一张床
    夏姬的惊人美丽不是苍白的语言能够形容出来的,反正无论怎样精明强悍的男人在她面前都会丧失力量和理智。她的丈夫夏御叔就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娶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妻子,可以想象他的心灵是不可能得到片刻安宁的,结果他以比别的男人快五十倍的速度衰老下去,两年不到就横死在牡丹花下,留下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夏征舒。夏姬正值芳龄就成了寡妇,当然是世界上最年轻美丽的寡妇。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是像夏姬这样美丽的寡妇要想不惹是非是不可能的,几乎所有心理不健康的男人都在她身上打主意,条件许可的则积极行动起来,就像苍蝇闻到血腥味一样一窝蜂地聚集到夏姬的门前。大凡美丽的女人都有崇尚虚华的毛病,有如此多的男人献殷勤一定心里很受用,夏姬乐滋滋地欣赏那些臭男人为了她大打出手,并把胜利者拉到自己的床上作为对他的奖赏。最后的胜利者属于陈国的两位高级文官孔宁和仪行父,他们成了夏姬的长期情夫。这两位本来要进行生死决斗的,多亏一位高人及时提醒他们,说夏姬不是一个男人满足得了的,于是两只斗鸡握手言和,共同享受夏姬的肉体,有时两男一女还同睡在一张床上。

    孔宁和仪行父的空前好运令那些失败的男人嫉妒得发狂,他们适时地把二人的桃花运和夏姬的美貌送到二人的顶头上司陈国国君妫平国的耳中,使妫平国也加入了嫉妒者的行列。为了平息心中的嫉妒,妫平国不断找二人的岔子,并威胁说要杀掉他们。当二人得知自己的危险和国君发怒的原因后,无可奈何之余只好忍痛割爱,积极在国君和夏姬之间牵线搭桥,让妫平国也参入进来分一杯羹。夏姬是一个虚荣浅薄的女人,自然不能拒绝国君的情意,于是她的床上睡了三个男人。当妫平国企图利用职权除掉孔宁、仪行父独占夏姬时,也遇到了二人当初同样的困惑,于是心平气和地和自己的部下分享一个女人,并且多数时候还是同时分享,即三男一女同睡一张床。

    夏姬能够和三个男人同时调情做爱,说明她容貌的美丽和心灵的丑陋是同等的。这样的女人要想不给她的亲人和她的国家带来巨大的伤害是不可能的。首先受害的是她的儿子夏征舒,这个淫荡女人在和情夫调情做爱时居然不回避自己的儿子,使夏征舒蒙受了极大的羞辱。随着夏征舒一天天长大,他心中的痛苦也在一天天加深,更糟糕的是,三个奸夫当面戏谑夏征舒像他们的共同儿子,把一个男人的忍耐推向极限。公元前599年,夏征舒把正在寻欢作乐的国君妫平国杀死在母亲的床上,孔宁、仪行父从狗洞里钻出来逃得性命。二人在陈国不能立足,就跑到当时最强大的楚王国向五霸之一楚庄王告恶状。楚庄王本来是一个英明的君王,否则他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也当不了霸主,但一面之辞有很大的煽惑性,即使是最脱离常识的谎言也能一度蒙蔽聪明人的耳朵,所以才有"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一说。楚庄王也听信了二人的一面之辞,而且逢上他正要展示他的霸权,而声讨"乱臣贼子"恰是一个理想的发动战争的堂皇理由。于是他调动大军去陈国讨回"公道",弑君的少年夏征舒被逮捕,在他母亲面前被酷刑处死,情形惨不忍睹。夏征舒死后,跟着遭殃的是陈国,楚庄王并没有在陈国另立新君,而是把陈国取消,土地和臣民并入楚国的版图,可见讨伐叛逆不过是一个漂亮的借口。

    夏姬的美貌使庄王心猿意马,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见了美艳性感的她是不可能不动心的。尽管她那时已三十多岁,可看上去仍像一个情窦初开含苞待放千娇百媚皮肤白里透红的妙龄女郎,男人一见就恨不能一口把她吞下肚去。楚庄王也顾不得什么帝王的尊严了,准备把她带回皇宫。他的智囊巫臣斗胆向他提出警告:"大王仗义兴兵,全世界谁不尊敬。如今却把祸首收做妃子,人们就会抨击你贪色好淫,恐怕对霸权有不利的影响。"若是别的君王听了这样的逆耳忠言一定会大大地不以为然,心想一个女人怎会有如此大的利害关系,就算是有,也先把这个绝色丽人享受一下再说,只要能风流快活,楚国当不当霸主关我何事。但庄王毕竟是庄王,一个靠自身努力当上霸主的庄王一定比普通君王有一些过人之处,他认为巫臣的话有很深的道理,十分感服地接受了。王子熊侧也被夏姬的美貌弄得神魂颠倒,请求父王把夏姬送给他做偏房,巫臣又阻止说:"这女子是不祥之物,为了她已死了一个国君,灭了一个国家。如果娶她,一定会给王家带来祸患。"爱子深切的楚庄王深以为然,断然拒绝了王子的涕泣请求。如果不是发生了下面的故事,谁也不会怀疑巫臣是一位直言敢谏一心为国的大忠臣,只有熊侧看出了他的私心。也许是恋爱中的男人比常人更为敏感的缘故吧,他发现巫臣看夏姬的眼睛燃烧着火焰。他当着父王的面回击巫臣:"我不要她可以,但巫臣也不能要。"巫臣用一种委屈万状的声调说:"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有这种邪恶的念头,我只是一心为我们的国家。"可见那些别有用心的念头都是用冠冕堂皇的词藻表现出来的。这时庄王的另一位武将连伊襄老碰巧死了妻子,庄王就把夏姬送给他作续弦。连伊襄老的前妻留下一个儿子,刚好到了思慕异性的年龄,突然看见继母那性感的身段和挑逗的眼神,半边身子已经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