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38节:追逐皇后宝座
    武则天充分利用这个上天赐给她出人头地的机会,她的嘴可以流出蜜来,使王皇后待她如同亲姐妹,头发还未长长就被皇后迫不及待地推荐给李治,被封为第五级的"昭仪"。

    王皇后的目的达到了,李治怀中有了则天这条美人鱼后,不再去萧妃房中,但也没有回到王皇后身边,而是不分昼夜地和则天呆在一起。先前丈夫虽然去萧妃房中的日子多,但也时不时来安慰一下结发妻子,现在连做做样子的手续也免了。王皇后仿佛间觉得自己当初走的那步棋利小弊大,武则天比萧妃要可恶一千倍,但明白过来已经迟了。她开始为那步傻棋付出代价,但更为惨痛的代价还在后面。

    武则天得宠时已三十一岁,比李治整整大四岁。一个没有人生经验的年轻男人一旦落到一个备尝风霜、充满心机又成熟美丽的女人之手,他的命运就和落到蜘蛛网上的蜻蜓一样,一生一世都离不开那张网。才几个月的光景,李治就离不开武则天了,他心甘情愿地成了则天的掌中玩物,明知则天不善却也无法摆脱对方精心布置的"网"。把皇帝老公的心牢牢抓住后,则天开始一步步地追逐她的权力目标。

    1.追逐皇后宝座

    武则天追逐的第一个目标是皇后宝座。入宫后的第二年,则天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儿,但这个女儿一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母亲的政治牺牲品。女儿生下来不久,王皇后前来探望孩子,武则天把宫人谴开,自己去花园赏花。皇后在熟睡的婴儿床前坐了一会就自个儿离开了,武则天乘机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扼死,然后诬陷是王皇后下的毒手。王皇后极力为自己辩护,并向众人陈述事情的真相,但没有人相信她,因为没有人相信母亲会亲手杀死还在襁褓中的爱女,就是老虎和毒蛇也不会这么干,更何况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丽少妇。而王皇后嫉妒武则天专宠后宫,且没有生育一男半女,作案动机倒是充分得很。

    一个女人亲手扼死十月怀胎历尽痛苦分娩的第一个孩子,并且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孩子,不是亲眼看到的人是不会相信的。这样的女人一旦掌握了生杀大权,就不会在乎别人的痛苦和死活了。

    杀女案在武则天的引导下不久发展成为王皇后与她的家人,以及萧惠妃也参加的图谋对李治不利的谋反大案,兴起宫廷大狱。王皇后、萧惠妃各被打一百棍,砍断手足投入酒缸。王皇后在酒缸里哀号了一天一夜,在极度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李治正式册封则天当皇后,距她离开感业寺只一年零九个月。

    把一个曾经对自己有恩且必死无疑的政治障碍百般凌辱折磨,只能证明武则天身上有虐待狂的血质。而一个皇帝听认一个女人把曾经同床共枕的结发妻子施以惨无人道的酷刑,说明他要么昏庸至极要么身不由己。

    2.从"二圣临朝"到南周王朝

    武则天实现第一目标后,接着追逐第二个目标——权力,尤其是无限权力。李治在位时得了一种怪病,头部经常剧痛,双目不能睁开,不能及时有效地处理政务。聪明热情的皇后因此成为李治的政治助手,她的果敢风格和独到见解令李治心悦诚服,他慢慢把更多的政务交给她办理,自己乐得快活轻松。当李治对她的政治才干有充足的信心时,就让她接见大臣直接参政。夫妇二人同时出现在金銮殿上听取大臣报告,并由则天裁决,政府官员称他们夫妇为"二圣",政府的控制权遂无声无息地滑到武则天手中。武则天需要的就是李治这样不生不死痛苦地活下去,使她有充分的时间利用李治的威权来铲除反对她的人,同时埋伏下自己的力量。褚遂良、长孙无忌等元老旧臣死的死贬的贬,许敬宗等支持武则天的新秀则被破格提拔重用。等到李治发现这个皇后的政治野心有可能伤害李唐王朝的根基而企图对她加以限止时,已力不从心。

    武则天生了四个儿子,长子李弘和次子李贤较有能力,李弘被立为太子。武则天要想取得无限权力,就必须首先排除有能力的儿子,身为皇太子的李弘首当其冲。如果不是李弘在二十四岁时适时地"病死",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李贤更好。尽管李弘对外宣传是病死的,但民间确信他是被母亲毒死的,因为李弘的死期正是母子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之时,且李弘是在吃了母亲赐给的饮食后病情转重的。李弘死后,次子李贤继任太子,即历史上著名的"章怀太子"。因为他比李弘在政治上更有能力和热情,所以他的下场也更为悲惨,一个巨大的阴谋在母亲的导演下已悄悄地在他的四周张开。当武则天布置成熟时,谋反的罪名飞到了李贤的头上,他失去了太子职位,被流放山高林密荒僻穷困的巴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贤谋反纯是莫须有的罪名,因为那时李治死期将至,李贤又是太子,皇帝宝座指日可待,他实在没有谋反的必要。问题是在权力人物蓄意布置的阴谋下,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谋反,只要当权者坚持你谋反就行了,剩下的就是要你承认强加在你头上的罪名。

    李治做了三十五年的皇帝,在武则天对他的忍耐达到极限时才离开人世。在最后的几年中则天对僵卧在病床上不生不死的丈夫厌恶入骨,但她能够控制自己,没有谋杀他,这是她超越其他权力女人的地方。李治死后,三子李显继承大统,居丧期间由母后摄政。李显那时年轻气盛,有限的阅历和膨胀的激情使他无视哥哥的教训,轻率地任命岳父韦玄贞当宰相,企图利用妻族的力量来帮助他从母亲手中夺回本应属于他的权力。他在政治上不是母亲的对手,则天紧紧地抓住韦玄贞这件事大做文章,说李显已无人主之望,企图把天下交给韦姓戚族。这个罪名足以赢得大臣的共鸣,因为他们不能容忍自己的成果被一个靠裙带关系一朝得宠的暴发户分享或独吞,结果李显只过了三个月的皇帝瘾就被废黜,被流放到比巴州更为边远蛮荒的房州,在地方官的监督下闭门思过。这时尝够了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的李贤在流放地作了一首诗:"种瓜兰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三摘还犹可,四摘抱蔓归",诗中的讽意明眼人一看即明。武则天看到这首诗后,不但没有半点感动,反而怒不可遏,即刻派朝廷敕使赶赴巴州威逼儿子服下了足以药杀九头牛的毒酒。李显不能承受这个打击,一直在恐惧中苦度年华,一见到朝廷敕使就魂飞天外,有几次恐惧得想自杀,那滋味比死还要难受。两位哥哥的遭遇把四子李旦身上本来就不多的那点政治热情吓到爪哇国去了,当了皇帝也形同木偶,一切听凭母后处置,他在位最经常的动作是点头,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好"和"行"。武则天还不满足,因为她虽然手操人主之权,但只有黑市地位,她的最终目标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七年后武则天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就把傀儡皇帝李旦一脚踢开,自己坐上皇帝宝座,建立自己的"南周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