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37节:最成功的权力女人
    胡充华虽然对国事一窍不通,但在权力斗争中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她坐上权力宝座不久,就和实权宰相元爰发生权力冲突,最终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520年,元爰发动先发制人的政变,把胡太后囚禁,夺取了政府大权。当全国人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时,元爰的行为却让他们大失所望,人民不久就感觉到他连胡太后都不如,几年之后反而忘记了胡太后当年的恶行,把拯救国家的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胡太后充分利用自己政敌的弱点和国民的健忘心理(中国人的健忘使同样的历史悲剧一再在中国重演),在暗中积极准备,利用自己年轻貌美的优势,在朝野争取自己的支持力量。五年后阴谋布置成熟,胡太后挥戈反击,把元爰杀掉,重新入主中央政府。她掌权后惟一的反省就是再不能信靠外人,只能信靠她的两位情夫孙严和徐纥,听任他俩把已经千疮百孔的帝国一步步地向万丈深渊推进。对各地抗暴民变,胡太后采取七百年前把强大的秦王朝"玩垮"的二世皇帝嬴胡亥一样的对策,即用双手掩住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拒绝正视严酷的事实。凡入朝的官员被询问变乱消息时,大家知道她想听什么,所以异口同声回答:"小股盗贼,不过一些社会败类,地方政府自会肃清,用不着圣虑。"

    胡太后在印证了她的观察正确后,更加肆无忌惮。528年,元诩的妃子生了一个女儿,胡太后宣称生了一个男孩,大赦天下以示庆祝。至于她这样做的心理动因,正常人就是想破脑壳也不会找到答案,因为儿子生女儿既不会威胁她的权力,也不会影响皇家体面,元诩青春年少还有很多生儿子的机会。答案也许只有胡太后知道,她自然有非这样做不可的原因,女人总是在大事上聪明反被聪明误。世界上正因为有这么多的糨糊脑袋,人类历史才显得丰富多彩。元诩这一年已十九岁,早已过了亲政的年龄,觉得老娘不清不楚的恣意妄为,势将把帝国带上毁灭之路,计划把她那两位炙手可热也让他蒙受巨大羞辱的情夫逐走。但胡太后当权太久,年轻的皇帝身边全是她的亲信,元诩在朝中找不到支持力量,无奈之余把赌注压在镇守太原靠镇压变民起家的地方军阀尔朱荣身上,尽管他听说尔朱荣是一条残暴凶恶的豺狼,连亲人都敢吞食,但他已没有别的路可走。老娘邪恶残忍,对他是噬腹之痛,必须以毒攻毒,即使自己最后也被豺狼吞食也顾不了许多。元诩密令尔朱荣向首都洛阳进兵,用以胁迫他母亲胡太后。尔朱荣像中了大彩一样兴冲冲地率军南下,到了山西上党,不知道什么缘故,元诩又命他停止,但消息仍然泄露,胡太后在两位情夫的协助下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毒死。

    胡太后杀死亲生之子,而且是独生之子,不仅没一点人性,而且愚蠢至及,她挖掉了自己生命的根。北魏不像欧洲,在魏国,妻子和女儿在法理上不能继承帝位。元诩死后,既然已经宣布过生了儿子,当然要继任为下届皇帝,可胡太后知道无法隐瞒,只好马上再宣布所谓皇子本是皇女,而另立元诩的族侄,刚生下来才三个月的元钊当皇帝,这样她又可以至少再专权十八年之久。胡太后的如意算盘这次打在了火药桶上,她把政治看得太简单了。如此重大的事件竟如此儿戏,要想不引起强烈反应是不可能的。尔朱荣首先发难,一面宣言要追查皇帝元诩的死因,一面不承认胡太后政府,另行拥立元诩的族叔元子悠当皇帝,并向洛阳进军。胡太后派出去迎击的军队阵前倒戈,投降尔朱荣,于是洛阳陷落。两位曾发誓爱胡太后,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情夫看到大势已去,丢下自己的玩偶逃命去了。胡太后和婴儿皇帝,被尔朱荣装在竹笼里,投到黄河溺死。距她毒死亲生儿子只两个月。

    尔朱荣进入洛阳后,请政府全体官员到郊外迎接皇帝元子悠,把文武百官诱到河阴淘渚之后,用骑兵团团围住,宣布罪状说:"国家所以衰乱,你们应负责任。"然后下达屠杀令。在骑兵践踏下,北魏两千余高门弟世家的高级贵族和高级官员全被杀死或踩死,政府为之一空。尔朱荣正好用自己的部属来填补这些权力真空。

    胡太后的死亡为她的暴政划上了句号,但北魏帝国的根基已被她掏空了,继任的帝王要想有所作为已无力回天,没几年就陷入了分裂,并被强大的军阀取而代之。元姓皇族被屠杀罄尽。

    (三)最成功的权力女人——武则天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女政治家,也是惟一的女皇帝。

    武则天是并州文水县人,出身于仕宦之家,父亲累迁至工部尚书,封应国公。十三岁被选入皇宫,因为天生丽质,一入宫就蒙李世民皇帝另眼相看,侍寝后就被封为"才人"。唐王朝初期的皇宫姬妾有十九级,"才人"是十六级,且"才人"有九人之多,她不过是九人中的一人,那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位置。武则天二十六岁的那一年,李世民大帝逝世,因民间曾传秘记云:"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李世民在临终前命武则天出家削发为尼,在青灯古佛之下寂寞余生。武则天被送往长安的感业寺,这是一个等于绝望的位子。如果不是命运之神对她格外垂青,她注定要在空门作一生一世的化外之人,史书上也就不会有武则天这个名字。

    武则天当尼姑后的第五年,继任皇帝李治跟他的妻子王皇后到感业寺进香。李治当太子时曾对武则天的美色垂涎三尺,并乘父皇李世民病重入宫侍寝的机会勾搭上手,一番云雨后立下山盟海誓。现在他在尼姑行列中看到则天,则天也看到他,但情形已今非昔比。李治已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力,则天则脱离凡尘,情势在势在必得和无可奈何之间摇摆,于是两人同时流下了眼泪。这一切被醋意正浓的王皇后看在眼中,她当时正跟李治的另一位姬妾萧妃争宠,为了打击自己的情敌,她居然别出心裁地把则天接进皇宫,让则天蓄上长发,企图利用这条曾从李治手中跑掉的美人鱼把丈夫的心从萧妃身边拉过来。至于丈夫的心离开萧妃后会偏向谁,那就是她考虑不到或因为没有办法而拒绝考虑的问题。她心中也许有上千个理由认为丈夫的心会重新偏向她,既使没有上千个理由她也会自欺欺人地编上一千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