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35节:第一位权力女人
    古代中国女人掌权的前提有三个,三者缺一不可。一是碰上了天生的政治机缘,即皇帝死了,她突然间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太后。仅拥有皇太后的身份还不够,还得有下列条件:或者继任皇帝年龄幼小,无力亲自理政,把身为母亲的皇太后推上了"摄政"的位置,成为权力中心人物(如胡太后、慈禧太后);或者继任皇帝性情温和,对政治缺乏热情(如吕太后);或者丈夫在位时对她极为宠爱,让她参与政治,成了皇太后后她比儿子有更为坚实的政治基础(如武则天);二是她本人具有政治才干和政治野心,没有这个前提皇太后也不可能成为权力女人。如东汉王朝除了开国皇帝刘秀和他的儿子刘庄外,其他皇帝即位时都未到亲政年龄,最大的不过十八岁,最小的还抱在怀中喂奶。按理皇太后能够成为权力女人,但这些皇太后都缺少政治热情,都把政权委托给自己的父亲或兄弟,结果形成外戚专政的局面;三是没有人情味,尤其是不能有女人味。皇太后要想成为权力女人,惟一的办法就是从男人手中窃取权力。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恰恰是她的儿子,也就是说她伤害得最深的人就是她的儿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女人的心肠总是柔软的,只有极少数的女人能够为了一己私欲蓄意伤害自己的儿子,权力女人就是这极少数的女人之一。她们的特点是没有人情味,更没有女人味,为了获取权力不择手段。

    在正统儒家思想主宰的中国古代封建社会里,男尊女卑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且成为社会公共价值尺度,因此权力女人不可能得到社会的认同,她们掌权后必然生活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空间里,将面对整个权力阶层的普遍反抗(因为这个阶层都是男人)。权力女人为了维护自己辛辛苦苦取得的权力,必然用残酷无情的非法手段来对付并清除正在反对或有可能反对她的人(因为她没有合法理性的手段来赢得公众的认同),同时扶持提拔新人来重建自己的权力基础。权力女人在掌权期间,只有充分展露自己非人性的一面,用恐怖统治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她的全部精力都用来打击政敌和排斥异己,同时伤害她的家族和她的国家。

    (一)第一位权力女人——吕雉

    吕雉是西汉王朝开国皇帝刘邦的妻子,在刘邦打天下时出过不少力,西汉王朝建立后被立为皇后。吕雉是一个性格刚强智谋过人的女人,对西汉王朝的巩固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刘邦当皇帝后天下并不太平,七个异姓王拥有广大的兵力和地盘,有能力和刘邦争夺帝位,随时准备兴兵作乱;北边新起的匈奴汗国兵强马壮,南下窃掠中原成了家常便饭。为了讨伐叛乱和抵御匈奴,刘邦经常出征在外,这时吕雉奉命留守后方,安定内部,在中央代行皇帝的职能。刘邦得天下后不久,有人密告梁王彭越谋反,刘邦用计把他俘虏,把他的封国取消,命他去家乡四川当一辈子苍头百姓。彭越惨兮兮地上路,在中途碰巧遇上吕雉。彭越认为女人的心肠软,就向她倾诉委屈,声称自己对刘邦夫妇忠心耿耿,连一丝谋反的念头也不曾有,一定是有人因为嫉妒他的功劳陷害他,并请皇后在皇帝面前为他求情。吕雉爽快地答应了彭越的要求,把他带回首都,然后去皇宫会见丈夫,责备他为何把一代枭雄放走了,那不是放虎归山吗?刘邦如梦初醒,即刻把回朝申冤的彭越砍头,把尸体剁成肉酱,做成糕饼分赐诸侯王,用以恐吓那些企图造反的不轨之辈。彭越企图利用妇人之仁,结果招来杀身之祸。当刘邦征讨陈豨集团时,韩信阴谋在首都发兵响应,这个百战百胜的一代军神在战场上是没有对手的,情势的危急可想而知。吕雉用萧何之计,将韩信诳至长乐宫擒获,但在如何处置他时内部有很大的意见分歧。韩信在建立西汉王朝时立过大功,若把他斩首可能使功臣寒心;但吕雉并不这么认为,她说韩信的功劳越大,对西汉王朝的威胁也越大,只有杀掉他才可一劳永逸永绝后患,最后吕雉的意见占了上风,韩信身首异处。

    从这两件事情上,我们可以看出吕雉作风的威猛和心肠的坚硬。

    刘邦晚年宠爱一个平民出身的女子戚夫人,对她的枕头风很有兴趣。在戚夫人的撺掇下,刘邦欲废掉现任太子,另立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为太子。在封建王朝里,废立太子是一件大事,刘邦之所以如此,除了偏信枕头风外,另一个原因就是现任太子刘盈(吕雉的儿子)仁弱,仁弱的男人往往没有主见和决断,不是统御天下的理想人选;刘如意则性情豪爽、行为果敢,在所有的儿子中最像刘邦,有镇邪御下的气量和智慧。当吕雉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时,就去刘邦面前哭闹撒泼,但这一套远远抵不上戚夫人珠泪无声的可怜模样,对一个老女人则更增反感,更增加了刘邦废立太子的决心。吕雉无奈之余去求智囊张良,张良劝她去请隐居商山的四个老名士,若能得四老出山辅佐太子,刘邦必然打消废立太子的念头,因为这四个老人刘邦请了几次都没请到,引为一大憾事。吕雉听从张良的建议,用最高礼节把四个老隐士请到太子宫殿,然后请刘邦去太子宫走走。刘邦来到太子宫,吃惊地发现他仰慕已久的"商山四皓"正和太子同桌吃饭,对太子的印象一下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认为太子已深得天下人心,是帝王之才。刘邦回去后向戚夫人说明此事,说太子羽翼已成,根深不可动摇,废立太子之事只好作罢,任戚夫人怎么流泪也不管用。这件事说明吕雉具有高度的政治智慧。

    刘邦死后,刘盈继任皇帝,吕雉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太后。刘盈性情温厚对政治缺少热情,吕雉见缝插针干预朝政,渐渐掌握了政府大权。吕雉得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被封为赵王的刘如意毒死,再把他的母亲戚夫人罚为不分昼夜舂米的奴仆,在对方生不如死时还不肯罢休,再把她砍断四肢、剜去双眼,丢在厕所里,称为"人彘",然后请儿子刘盈去厕所看"人彘"。稍微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韩信曾受过"胯下之辱",等到韩信大功告成衣锦还乡成了故乡的最高权力人物(楚王)时,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那个曾经强迫他钻裤裆的恶少。所有的人都认为韩信会把他处以极刑,万万没想到韩信对他的处罚竟然是任命他"做官"。韩信并非头脑不清楚,而是认为他的成功与该恶少有一定的关系,因为该恶少的羞辱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使他有足够的决心意志走上成功之路。由此可见男人的"报复"确然比女人要智高一筹。刘盈奉母命来到厕所,看见那个鲜血淋漓沾满粪便的肉球后心胆俱裂,派人对母亲说:"这不是人干的事,儿子懦弱,没能力阻止你,你以后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自此沉浸在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吕雉完全控制了政府,掌握了不加限制的最高权力。刘盈在温柔乡中很快淘空了身子,没几年就一命呜呼。刘盈没有儿子,吕雉就把一位宫女生的婴儿抱进宫,对外谎称这个儿子是惠帝和她的外孙女(吕雉的大女儿鲁元公主的女儿,被吕雉强人所难地立为皇后)生的龙种。吕雉立这个婴儿继承大统,称为少帝,但内政外交大权都由自己作主。因为害怕少帝的生母把真相泄露出去,同时也为了防止少帝长大后母因子贵,吕雉竟把少帝的生母毒死。少帝年幼,不能理政,朝政大权全取决于吕雉一人的意志。就这样过了三四年,少帝略知人事,看不惯"祖母"的专横行为,说了几句小儿口中吐出的不顾后果的狠话,吕雉不能容忍,立即使用惯常害人的手段投毒把少帝毒死,另立年幼的恒山王刘弘为帝,自己依旧掌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