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26节:完全被宦官控制
    唐宪宗李纯即位后,唐王朝呈现中兴气象,藩镇割据的局面有所缓和,中央政府的权威大大增长,连"河朔四镇"也陆续归附中央。四镇之一的成德军区节度使李宝臣征讨有功,李纯特派敕使宦官马承倩前往慰劳。马承倩临返长安的前夕,李宝臣亲自到旅舍致谢,并送礼物绸缎一百匹。河朔地瘠民贫,搜括不出多少财物,这已是超级重礼了,但马承倩却嫌太少,把礼物抛掷道旁,大骂而去。监军宦员的贪暴和跋扈可见一斑。李宝臣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决心脱离中央。

    宦官的暴行得不到有效的制止,因为昏暴的皇帝坚定地相信他们,于是宦官的暴行不但公开而且合法。凡不能使宦官满足的对象,随时都会发现忽然陷入"谋反"的巨案。虽然大臣们不断向皇帝建议加以约束,但皇帝都听不进去,连本来很英明的唐宪宗李纯也不承认宦官诬陷过大臣。他说:"宦官怎么敢诬陷大臣?即令有什么谗言,当皇帝的也不会听。"还得意洋洋地宣称:"宦官不过是一个家奴,为了方便,差使他们跑腿而已。如果违法乱纪,除掉他们就跟拔掉一根毫毛一样。"李纯夸口后不久,即被宦官陈弘志谋杀,昙花一现的"中兴"也随着李纯的暴死成了昨日黄花,藩镇再度专横割据如故。

    唐代宗李适在位时,泾原军区兵变,李适对统军将领疑心更重,于是把禁卫军交给宦官统领,两军司令官也由宦官充任。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措施,从此禁卫军掌握在宦官手中,形势为之一变。第二次宦官时代与第一次宦官时代也因此有了质的区别。第一次宦官时代宦官的权力来自皇帝。第二次宦官时代宦官的权力前期来自皇帝,后期来自他们统率的禁卫军。从皇帝手中窃取权力的前提条件是皇帝昏庸无能,如果皇帝英明果敢,宦官专政的局面就会成为旧话。权力来自统领的军队情形就不同了,即令皇帝不信任宦官,企图限制他们的权力,但军队若不答应,皇帝也无可奈何。宦官长期统领禁卫军,这支军队事实上成了他的亲军,亲军对统率的支持力又远远大于皇帝和国家,因此皇帝是不可能取得禁卫军的合作的。宦官因有军队的支持,皇帝不但动不了他,他反而可以随时牵制皇帝。因此第二次宦官时代宦官的权力更为广泛且巩固。到了唐王朝的后期,执掌禁卫军的宦官几乎成了实际上的皇帝,真正的皇帝则成了他手中的一个傀儡。

    宦官掌握军权之初,对皇帝还存有敬畏,但时间累积下来,宦官在禁卫军中布置成熟,培植下不可动摇的势力之后,力量的天平就会发生有利于宦官的倾斜。宪宗李纯死后,为了继位人选,宦官内部发生火并。右禁卫军司令官梁守谦,把左禁卫军司令官和他打算拥立的亲王李恽一起杀掉,改立太子李恒。这是一个更为不祥的开端,继任皇帝不由前任皇帝决定,而由宦官决定。前任皇帝即使生前决定,他死了之后也要经过宦官集团重新审查。皇帝被杀被立,都身不由主,连自己都不能保护自己,这种现象越演越烈。下面把唐王朝后期的几个皇帝的遭遇逐一列举出来,使我们对第二次宦官时代宦官的巨大权力有一个深刻的印象。

    十四任帝李纯:805~820年在位,为宦官陈弘志所杀。

    十五任帝李恒:820~824年在位,为宦官梁守谦所立。

    十六任帝李湛:824~836年在位,为宦官刘克明所杀。

    十七任帝李昂:826~840年在位,为宦官王守澄所立,在位期间发生"甘露事变",包括宰相在内的高级官员数千人,被宦官屠杀一空。

    十八任帝李炎:840~846年在位,为宦官仇士良所立。

    十九任帝李忱:846~859年在位,为宦官马元贽所立。

    二十任帝李漼:859~873年在位,为宦官王宗实所立。

    二十一任帝李儇:873~888年在位,为宦官刘竹深所立。

    二十二任帝李晔:888~900年和901~904年在位,为宦官杨复恭所立。即位后和宰相韦昭度力谋振作,企图限止宦官权力,结果被宦官联合亲信节度使打得东躲西藏,后被宦官刘季述囚禁,迫他传位给太子李裕,一年后虽被仍然忠于皇帝的宦官救出复位,但已完全被宦官控制。

    看了上述这些皇帝的遭遇后,也许有人要问,禁卫军历来都有统领,他们为何没有构成对皇帝的威胁,而宦官掌握禁卫军后却可以随意废立皇帝,难道非宦官统领的能力不如宦官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非宦官统领的能力应该高于宦官,但他们多少有点原则和节操,为人处事比较注意社会舆论的反映,也会顾及行为的后果,不会轻易去犯叛逆大罪,一旦失败不但身败名裂,还会株连九族。宦官则连最起码的节操都没有,行动起来也会不顾后果,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名声可败坏且没有亲属可株连,因此他们掌握军权的危险性比正常人要大得多。可见皇帝当初为了防止武人干政而把军权授予宦官等于是用毒蛇来替代老虎,后者的危害比前者要大得多。

    第二次宦官专政使一度强盛并给世界带来巨大震撼的唐王朝朝纲紊乱,像一个奄奄待毙的病人苟延残喘,最终酿成黄巾民变后最大的一次农民暴动。农民领袖黄巢在对富庶的江南和中原作彻底的破坏之后,挥师西向,攻陷了唐帝国的首都长安,僖宗李儇沿着爬灰皇帝李隆基当年逃亡的老路再度逃往四川。这场惊天动地的农民抗暴虽然最后被平定下去,但国家已支离破碎,农村遭到彻底的破坏,所有军区无一例外脱离中央自行割据,互相攻战更烈。皇帝命令不出首都长安,宰相和宦官分别跟军区司令官勾结,各人寻找各人的利害关系。唐王朝已名存实亡,剩下的日子进入了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