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25节:坏事毕竟不是人做的
    士大夫跟宦官斗争中,宦官获胜的机会明显要多得多,因为皇帝在他们的掌握之下。十二任皇帝刘宏对宦员的信赖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常指着两个臭名昭著的宦官说:"张让是我父,赵忠是我母。"一个皇帝说出如此没水平的话,刘宏的昏庸也实在有点过分。一个国家由这样的皇帝掌舵,撑船的又是最没责任心和道德水准又低下的宦官集团,帝国的航船自此驶入了礁石丛生的水域,要想不翻船简直是不可能的。

    公元166年,宦官一手制造了为期十八年的"党锢"之祸,对知识分子进行了空前的大迫害。二百多名理性尚存、拒绝与宦官合作的士大夫被禁离故乡,褫夺公职终身,不得担任任何官职。士大夫领袖之一的范滂进监狱时,对前来送行的小儿子说:"我要是教你做坏事吧,坏事毕竟不是人做的:我要是教你做好事吧,你爸爸的结局就是做好事的下场。"这段话今天听起来仍令人心灵滴血。

    宦官的胡作非为很快敲响了东汉王朝的丧钟。公元184年,太平道教主张角鼓动几十万信徒武装暴动,全国笼罩在一片血光之中。此时帝国的根基已被宦官淘空,东汉政府既无财力军力又无统帅人才来平息这场暴乱,无奈之余只好饮鸩止渴,乞灵于地方武装对抗"黄巾军"。地方军阀乘机扩充自己的军事实力,收编降伏的黄巾,形成割据一方的势力,不再听命于中央政府。黄巾民变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全国军阀割据的局面自此形成,东汉政府已名存实亡,权力所及的范围只有首都洛阳周围的一小块地方。

    宦官的胡作非为也为自己掘好了坟墓。公元189年,最后的日子来到了,士大夫领袖之一的禁卫军统领袁绍率领五千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纵火焚烧宫门,攻入皇宫,对宦官进行了绝种性的大屠杀。无论老幼,无论平常行为如何,统统格杀勿论。可怜那些平日受尽欺凌,还没来得及作恶的小宦官,也不明不白地做了刀下之鬼。

    第一次宦官时代就这样在宦官的尸山血海中结束。宦官似乎应该从中吸取血的教训,不再干预超越自己能力的政治,可惜宦官没有接受教训的智商,同样的悲剧一再地在中国历史上重演。

    (三)第二次宦官专政

    第二次宦官时代从公元755年安史之乱开始,到903年朱温发动宫廷政变结束,历时一百四十九年。

    第二次宦官专政是皇帝与地方军阀斗争的产物。

    唐王朝是一个有进取精神的王朝。从太宗李世民到玄宗李隆基前期的一百年间,历任皇帝不断开疆拓土,漠北和西域相继归入中原的版图。为了统治新开辟的疆土和对外保持进攻态势,唐王朝在边境地区先后设立了十个军区——藩镇,军区司令官称"节度使"。节度使最初只管军事,后来为了提高军队的机动性和战斗力,节度使可就近征兵筹饷,逐渐掌握了军区内的财政和行政权力,节度使因此成为军区内名副其实的最高统治者。节度使权力的增大有利于保持唐王朝军事力量的强大,不利因素是为节度使积累了对抗中央政府的资本。公元755年,范阳军区节度使安禄山被酒肉宰相杨国忠逼反,率领蕃汉混合兵团十七万人南下,一路势如破竹,东都洛阳首都长安相继失陷,爬灰皇帝李隆基狼狈地逃往四川。他的儿子李亨前往西北五百公里外的宁夏灵武重组中央政府,征召仍然忠于唐王朝的军队讨伐安禄山。经过这次打击后,皇帝对军事将领充满戒心,在任用他们的同时又严加监视,防止他们像安禄山那样叛变。于是发明一种此后几乎遗害一千年的监军制度,派遣宦官出任监军。不但军区设有监军,就是比军区小两三级的军事单位也设有监军。武装部队中遂形成两个系统,一是传统的军事系统,一是可以直达皇帝御座的宦官系统。监军的任务,表面上是协助军事统帅,事实上是在防止叛变。

    安史之乱虽然平定下去了,但节度使的力量非但没有削弱,相反还有大幅度的增长,最终形成藩镇割据的局面。割据的形成,由于安史手下若干当节度使的大将在投降中央政府时,仍握有强大的武装部队和重要据点。大乱之后,皇帝和宰相杯弓蛇影,不敢予以调动,命他们继续担任原职如故,只求表面归顺,维持统一的外貌。这些节度使当然了解这种政治形式,遂乘机取得合法的割据。不但军事、财赋、行政全部垄断,连节度使的职位也父子相承,成为无名有实的独立王国。其他军区也纷纷仿效,加之安史兵变后,全国逐渐都被划做军区,作为对内抗衡和安置军阀的工具,全国藩镇割据的局面因此形成。在这种政治形势下,皇帝更没有理由不防范军事将领,监军宦官的权力也随着节度使力量的增长而增长,最终到了连皇帝也无法收拾的程度,第二次宦官专政因此来临。

    因为监军是一个权威的职位,所以宦官拥有极大的权力,军区首长在皇帝眼中的分量和好坏并不在于他的文治武功,而在于监军宦官呈给皇帝的一面之词;一纸密告,就可以使统帅人头落地。中央第一任讨伐安禄山的统帅高仙芝和副统帅封常清,就因为不能满足监军宦官边令诚的勒索,边令诚密告他们通敌谋反,二人遂被双双处斩。继任的统帅哥舒翰也因不能宠络宦官,被宦官诬陷为"养敌自重",结果只好在不该出战时含泪指挥潼关守军作自杀性地出击,意料中地全军覆没,使安禄山侥幸成功。不过最可笑的是,当安禄山攻陷潼关,向长安挺进时,边令诚带着皇宫的钥匙第一个向叛军投降。

    监军宦官并不能如所预期地防止统帅叛变,而只会诬陷统帅叛变,或把统帅逼反。扑灭安史兵变的大将仆固怀恩,一门之中为国捐躯的四十六人,女儿也为了国家的和亲政策远嫁到回纥汗国。但他得罪了宦官骆奉先,于是骆奉先密告他谋反。仆固怀恩发觉之后,不愿作高仙芝第二,只好选择叛变才能自存。昭义军区监军宦官刘承恩经常凌辱节度使刘悟,甚至计划绑架他。刘悟在忍无可忍之余逮捕刘承恩,发兵和中央对抗。同华军区节度使周智光索性把监军宦官张志诚杀掉,声明说:"仆固怀恩本来不反,被你们逼反。我本来也不反,今天为你而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