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23节:激起全国沸腾的民变
    嬴胡亥坐上皇帝宝座后,一刻也离不开对他有再造之恩的赵高,不但对他言听计从,还把他引为知己。赵高乘机利用他的信任引导嬴胡亥加速走向堕落。下面是他们两人间的一段精彩对话。

    嬴胡亥:"人生在世,不过白驹过隙。我既然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有权有钱,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所以我要享尽天下艳福,你以为如何?"

    赵高:"这是极聪明的见解,愚蠢的人永远想不到。"

    嬴胡亥自此一门心思地玩乐胡闹,没时间过问国家大事,权力遂顺理成章地滑入赵高手中。

    赵高教导嬴胡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嬴政的十二个儿子、也是胡亥的哥哥全部砍头示众;又把他的十位如花似玉的姐姐投入杜县监狱,赵高则亲手把她们活活地鞭打致死。死后连尸体也不放过,剥光了衣服陈尸街头,任乡里小儿猥亵凌辱。

    赵高教导嬴胡亥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大兴土木,横征暴敛,耗尽国力民财,使之大失民心。国民不堪重负,怨声载道,人心思变,一年不到就激起全国沸腾的民变。

    嬴胡亥坐上宝座的第二年,一小队后备边防军在陈胜吴广的率领下于蕲郡大泽乡发动兵变,结果引起各地连锁性的民变,不到一年大半个国家已落于叛乱分子之手,秦帝国的权力所及只剩下最初发迹的关中地区。

    当变乱的消息传到中央时,赵高把那些报告不悦耳消息的官员全部投进监狱,并严密地封锁消息,不让嬴胡亥知道外面的真实情况。有一次嬴胡亥从一个宫女口中听到国民在造反,就问赵高有无此事。赵高回答说:"是有一些小小的骚动,但都是些癣疥之疾,是少数游手好闲之徒打劫商旅,偷鸡摸狗而已。地方官员搜捕进剿,皇威到处,草匪已全部肃清。"嬴胡亥于是非常高兴。赵高事后查出了那个多嘴的宫女,就找一个罪名把她处决。结果民变在赵高的保护下像野火一样四处蔓延。

    赵高并非有意保护民变,他没有那样的情操,而是他没有能力来应付,又对民变的后果估计不足,认为变民成不了大的气候。他是一个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明于人而暗于事的邪恶政客,自然对全国沸腾的民变束手无策,又惧怕他人在战场上立功而受到重用,使自己的权力缩小,于是采用掩耳盗铃的手法,妄图用纸来包住火,祈求叛乱自生自灭,自己依旧大权独揽。他宁可国破家亡,也不愿失去半点权力,因为权力是他能够为非作歹的前提。

    当全国民变蜂拥,秦帝国江山摇摇欲坠之时,赵高仍在蒙住眼睛疯狂地揽权。在精密的设计下,他诬陷开国元勋宰相李斯私通东方的叛徒,把他和他的儿子李由双双送上了腰斩的刑场。李由当时是三川郡守,正在荥阳英勇地抗击叛军,扼住叛军西进的咽喉。在他的英明指挥下,荥阳成了挡在叛军前面的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杀死李由为叛军西进秦帝国的心脏地带——关中,最终推翻秦王朝扫清了障碍。赵高遂当上了宰相,也是中国历史上惟一的一位宦官宰相。为了建立权威,他着手在帝国境内推行彻底的愚民政策,把帝国境内稍微有点思维头脑和见识的臣民铲除净尽,为此特地在一次朝会上把一只鹿呈献给嬴胡亥,并宣称呈献的是一匹马。嬴胡亥虽然昏庸,可是鹿是马还分得清,他说:"明明是一只鹿,怎么说是马呢?"赵高说:"明明是马,怎么说是鹿呢?陛下不相信的话,请问各位大臣。"高级官员们遂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是马,一派认为是鹿,把嬴胡亥也给弄糊涂了,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等到这个事件结束后,认为是鹿的一派官员,不久就陷入证据确凿的谋反案件中,全部被杀,赵高遂完全控制了政府,掌握了百分之百的朝政大权。不过这个政府在赵高的摧残下,已没有几天的权力可操纵了。在这之前赵高已掌握到百分之九十的朝政大权,如果他不去企望那百分之百的权力,不杀害秦帝国的股肱之臣,秦王朝的寿命也许要长得多,他享受权力的日子也会长得多,现在掌握了百分之百的权力,可已没有时间来享用了。赵高这样做是愚是智?我们正常人也许永远也猜不准他的心理动因,他一定有非这样做不可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所包含的智慧成分一定不会很多。有些小事看上去很聪明的人在大事上却愚蠢至极。

    秦帝国在民变的燎原烈火中没有倾刻覆亡,全靠它的财政部长(少府)章邯。这个善于用兵的将才,在几个月内就把已打进关中、拥兵数十万的陈胜变民集团消灭,进而又打败了新兴的楚王国,杀死了楚兵团司令项梁。眼看全国的叛乱就要扑灭下去,这时赵高不高兴了,因为章邯的声望已经高过了他。恰好这时章邯在河北巨鹿被楚王国的猛将项羽击败,这虽是一次战役的失利,对秦王朝的帝国政府并没有太大的震动,可足够赵高有计划地揳入。一则是嫉妒章邯的战功,二则是要把民变日炽的责任推到章邯身上,他向嬴胡亥控告章邯纵敌玩寇,养敌自重。嬴胡亥这时已身不由己,要想不相信也不成。这时章邯的秘书长司马欣至首都请求增援,一连三天见不到宰相,正在惊疑时听到这个消息,急忙从小路逃走。赵高果然派人追赶,但还是让他逃脱了。章邯进退失据,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率领身经百战的二十万野战部队向项羽投降。秦帝国的主力兵团自此不复存在,防卫力量成了一道纸屏。当叛军再次挺进关中时,秦政府已集结不到多少兵力。嬴胡亥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最信任的宰相赵高身上,认为只有他才会创造奇迹。嬴胡亥屡次派人召见他,可赵高每次都"卧病"在床。他在内斗中是一等一的高手,对付敌人却一筹莫展,或许他也在床上反思当初杀了些不该杀的人,这些人本来可以保护他多作威作福几天。赵高越是称病,嬴胡亥就越是要召见他,到实在推脱不掉时,赵高决定对手中的傀儡皇帝下毒手。他密令担任咸阳市长的女婿阎乐率兵闯进皇宫,向昔日的恩主举起了屠刀,直到这时嬴胡亥才发现赵高的狰狞和邪恶,但已经迟了,屠刀一挥,那颗愚蠢的人头与躯体永远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