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22节:机会比正常人多
    中国古代的宫廷是世界上黑暗的宫廷之一,有它特有的行为标准和运行法则。孩子们被阉割后,即被送入宫廷,永远和父母家乡隔离,像投入羊群的羔羊,无依无靠,无亲无友,随时会被杀死、虐死。如明王朝的万历皇帝朱翊钧平均每三天就要亲手鞭死一个宦官。孩子们必须忍辱负重,如被大宦官收为养子,在养父培植下,逐渐接近皇帝,触及或掌握权力魔杖,就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极少的,绝大多数宦官都在魔窟中悲惨地死去,没有人为他们申冤或为之洒一滴同情的泪水。孩子一旦被阉割成为宦官,就永远失去了作一个正常人的机会,因为生殖器是一个男人的标志,其价值有时比脑袋还要重要,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在文明不太发达的社会里是不会得到尊重和认同的。尽管宦官被阉割不是他们本人的过错,他们一样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按理应该像残疾人一样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被人们广泛地同情和关怀。但遗憾的是,当时的国人没有那样的胸怀,人们对宦官不是同情关怀,而是极度地蔑视和奚落。因此,宦官对社会和正常人有一种强烈的仇恨心理,一旦掌握权力,就会以百倍的疯狂来报复给他们身心以巨大伤害的社会群体。令人痛心的是,在极权体制的国度里,宦官掌握权力的机会比正常人大得多,因为他们接近最高权力(皇帝)的机会比正常人多。

    自儒家学派的所谓"圣人"叔孙通创立复杂繁琐的"朝仪"制度后,皇帝跟他的子民,包括最尊贵的大臣,都隔开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大臣只能在皇帝上朝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和皇帝说上几句场面话,说心里话和打小报告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因为皇帝和大臣很少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皇帝除了上朝当众处理国事外,其余的时间多半呆在宫廷,宫廷除了皇帝外不允许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由进出,因此大臣想单独向皇帝陈述自己的意见是很难找到机会的。相比之下,宦官不但能自由出入宫廷,有资格的宦官还能整天围着皇帝打转,有相当多的机会单独向皇帝吹耳边风,把自己的观点和好恶潜移默化为皇帝的观点。这样宦官就有相当多的机会接近权力,对政治施加影响。倘若发生大臣和宦官争权夺利的争斗,宦官所处的位置无疑有利得多。如果皇帝勤劳明智,上朝理政的时间比呆在宫廷的时间长,宦官的影响就小些;如果皇帝懒惰糊涂,大部分时间呆在深宫,宦官的影响就要大得多,这时就极有可能出现宦官专政的情形。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总结出几条宦官的基本特征:一、宦官是自卑的,因为他们没有生殖器,不但没有生育能力,还因永远失去了作一个正常人的机会而为社会所不齿。二、宦官没有高深知识,没有机会接受高深教育,因此也就没有高深知识派生出来的匡时济世造福苍生的高贵情操。三、宦官曾因贫穷而被阉割,又备受社会的歧视轻蔑,因此宦官多少都怀有对正常人的仇恨和报复心理。四、宦官缺少远见和伟大的抱负,因为宫廷生活极度狭窄和现实。五、宦官没有后代,比正常人相对缺少希望和未来,为非作歹不用担心殃及子孙,所以宦官行为歹毒,作恶不择手段,除非被外力所遏制否则恶行不会自行终止。

    综上所述,宦官是一个对社会害处多于益处的群体。在这里有必要强调一点,造成这种现状不是宦官一方的过错,如果当初不去阉割他们,或在阉割之后社会不再歧视奚落他们,他们的仇恨心理自然会少一些,他们的权力欲也就不会那样强烈,宦官专政的机会也会少一些,即便掌了权对社会的伤害也会轻一些。

    因为宦官心灵深处有太多的委屈和不平,他们特别渴望掌握权力,利用权力向社会索取自己失去的东西。宦官由于接近皇帝,很容易从皇帝手中窃取权力,并进而左右政权。宦官专政,这个封建专制的怪胎,在历史上的中国一再地成为事实。

    一个王朝一旦形成宦官专政的局面,它覆亡的命运也就注定了。因为宦官既无智慧也无德行独揽行政大权,宦官专政千篇一律地结出两样苦果:一是王朝的解体,导致尸横遍野的改朝换代大混战;一是宦官惨遭灭种式的大屠杀,给国家和宦官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

    (一)第一位权势逼人的宦官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最有势力的宦官是秦王朝的宫廷总管赵高。赵高是始皇帝嬴政的贴身侍从,嬴政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他,因此他是最接近皇帝的人。所幸的是嬴政比较英明勤奋,不那么容易糊弄,赵高很难从他手中窃取权力,对帝国构不成大的危害。可从嬴政死亡的那一刻起,赵高就有机会打开"潘朵拉魔盒"(希腊神话里专门装妖魔鬼怪和不幸种子的一种盒子)了。

    嬴政喜欢出巡,他的足迹几乎遍布全国各地著名的山川,每次出巡赵高都陪侍左右,最后一次出巡归来途中,走到沙丘暴病身亡,死时遗诏命他的长子嬴扶苏继任皇帝。这是赵高最不愿接受的事实,因为嬴扶苏比嬴政还要勤奋明智,一旦他君临天下,他这个贴身侍从注定离权力越来越远。好在嬴扶苏当时不在嬴政身边,正在离沙丘几千公里之遥的上郡监督由大将蒙恬率领、防御北方匈奴的边防部队,这使得赵高有机会施展他的阴谋。他把赌注压在嬴政的幼子、除了玩乐胡闹外不知人生为何物的嬴胡亥身上。嬴胡亥当时正陪侍在嬴政身边,听到赵高有意立他为皇帝时还有点不知所措,因为他根本没有当皇帝的心理准备。他上面有十三个哥哥,每个都比他精明能干,在长子继承制的法统社会里,皇帝那个位子离他太遥远了,因此他对皇位没抱任何幻想。当赵高把当皇帝的种种好处渲染得天花乱坠时,这个花花公子除了高兴外,还对这个年龄比自己大一倍的玩伴滋生出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激之情。赵高又施展利诱威胁之术,竟然使那位对秦王朝忠心耿耿的宰相李斯同意并参与了他的阴谋,篡改了嬴政的遗诏,命嬴胡亥继任帝位,又命嬴扶苏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