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8节:就成了一具僵尸
    对人权具有同等摧毁功能的还有廷杖,即在大庭广众之下,用木棍打罪犯的屁股。这是一种痛苦难忍的刑罚,受刑人大声哀号,头面撞地,尘土塞满口中,胡须能全被磨脱,情形惨不忍睹。强壮的人可支持八十下,超过一百的往往在杖下毙命,侥幸不死也要割去败肉数碗,医治半年以上。肉体的痛苦也许是次要的,最难医治的还是心灵的创伤,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下身并呼天抢地,那是一个有自尊心的人无法接受的羞辱。在廷杖制度下,上自宰相,下至平民,没有人能维持人性的尊严。

    2.建立绝对专制的极权体制,窒息中华民族的生机

    朱元璋得天下后,对当初打天下的功臣大开杀戒,前后一共杀了五万多人。除了常遇春和汤和外,起兵时共过患难亲如手足的朋友连同其家族全惨死在他的屠刀之下,连朱元璋最信任的智囊刘基、李善长也难逃毒手。朱元璋把有能力的人杀光后,即下令撤销中书省编制和宰相职位,擢升六部为一级中枢机构,各部首长直接向皇帝负责,皇帝不再设立助手,而直接向各部发号施令。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在政治上占重要位置的宰相制度从此消失,皇帝遂在没有助手帮助的情形下,单独处理帝国事务。朱元璋对这个措施很是得意,认为是他最高智慧的结晶,可以使朱姓家族牢牢地把握权力魔杖,保持明政权千秋万世。朱元璋为了防止大权旁落的确费尽了心机,他想方设法把权力集中到皇帝一人身上,可问题恰恰出在皇帝身上。朱元璋来自民间,政权又由他创立,深知创业的艰难,为政比较勤奋,对繁琐的政务还可勉强应付。问题是靠世袭制即位的皇帝不可能都是英明勤奋的,朱元璋的后裔就是一群恶少,生长在深宫之中和女人宦官之手,既没有能力也没有热情处理政务,面对着千万种变化莫测的帝国事务,必然手足无措。朱元璋平均每日要批阅一百五十件奏章,裁决四百种案件。从前有宰相可以帮助皇帝,如今没有人能为他分担,他也不准别人分担。可他的后代皇帝没有朱元璋那样的吃苦精神,只有依靠秘书机构,后来则依靠宦官代理政务,于是大权逐渐落入秘书和宦官之手。宦官是没有能力、没有爱心、没有原则、道德水准又低下的一个群体,由这些人掌握生杀大权,人民是不可能有好日子过的,社会也不可能向前发展。

    明王朝的暴君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每个暴君都出奇的懒。除了朱棣朱元璋比较勤政外,其他的暴君对玩乐胡闹的兴趣比理政要大得多。15世纪60年代,明王朝开始出现一种自从人类有政治组织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断头政治"。从九任帝朱见深起,皇帝长年龟缩深宫,不和大臣见面,也不上朝理政,十四任帝朱翊均在位期间,二十五年间只在金銮殿亮了一次相,台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臣竟然不认识他。中国历代王朝的皇帝,无论如何昏聩凶暴,总是经常地都要出席金銮殿上举行的清晨汇报,跟群臣见面,讨论国政,必要时还出席小型的在别殿举行的高阶层汇报,听取并裁决大臣的意见,术语称为"早朝"或"视朝"。只有明王朝的暴君始终藏在深宫,大臣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大臣,其懒惰昏庸可想而知。由这样的懒皇帝来包揽国家大事,国家会治理成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

    极权体制的另一个弊端是:权力集中到皇帝一人手中,其他的官员就处于相当被动的地位,没有责任心也没有必要去主动地为国操劳,官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也因此被扼杀。在这种体制下,全国只有皇帝一人在思考,其他的人不能也没有必要思考,即使思考了也是基于争权夺利等阴暗目的。问题是在幅员辽阔的庞大帝国中,事务包罗万象千变万化,不是皇帝一人的脑袋容纳得下的,不作为或作为失当的事情也就不可避免,于是帝国的生机窒息了,社会开始大步地后退,这也许是朱元璋所希望的,只要朱姓家族能永远地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国家越落后人民越愚昧越好。到了明王朝的后期,那些懒皇帝,也就是惟一有思考权力的人也拒绝思考,社会就成了一具僵尸。

    3.腐蚀知识分子的灵魂,确立"官本位"价值观

    中国历史上文化最阴暗最丑陋的部分就是"官本位"价值观,而最终确立官本位价值观的正是明王朝的暴君。在明王朝以前,官吏虽然得到社会普遍的认同,但具有真才实学的诗人、画家、医生甚至是不愿做官的山林隐士一样得到世人的尊敬。唐代的大诗人李白不愿也不会做官,可全社会的人对他敬慕有加,连唐玄宗李隆基也对他表现了极大的尊敬。东晋的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挂冠归田,凡是经过九江郡的社会名流或达官贵人都要去他的草屋登门造访,以表达自己的礼敬。自明王朝以后,官的大小才成为衡量人的价值的惟一尺度。在极权专制社会,官性和人性并不总是成正比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甚至还成反比,官的大小不是依据其才能和贡献,而是依据贿赂和打击他人的权术,这样道德水准越低的人官反而当得越大,得到的待遇和礼敬也越高。具有道德勇气的人,加速地被排斥出政府之外,或被诬陷在诏狱之中。这真是最大的政治悲剧。官本位价值观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大学教授骑自行车上下班,只有初中水平的乡长却坐着豪华进口轿车四处游乐的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