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6节:挖空帝国根基
    皇太子杨勇是一个大而化之的花花公子,疏阔豪爽,不拘小节。老娘独孤皇后最讨厌男人有姬妾,杨勇偏偏姬妾成群,在宫中守活寡的妻子没多久就抑郁而死。老父杨坚最讨厌大臣花天酒地,杨勇偏偏喜欢大宴宾客,通宵达旦地歌舞饮宴。这些本都是小的缝隙,但精明过人的杨广很善于利用这些缝隙,并开始有计划地揳入这些缝隙。杨广只有妻子萧妃一人,供役使的婢仆不是老太婆就是丑小鸭;摆在庭屋的古琴上积满灰尘,二十五弦只剩下四弦……仅这几点就够老爹老娘高兴。老夫妇每派人到儿子那里,杨勇只把他们当仆人看待,杨广则把他们待如上宾,和妻子双双站在门口恭谨迎接,临走时还殷勤问讯,并致送厚礼……于是老夫妇耳畔听到的全是赞扬杨广的声音。杨广出镇江都,每次入朝辞行,都作伤心留恋状泪如雨下,依依不舍。父母看儿子如此孝心,也心痛流泪,不忍他远离膝下。杨广需要的正是如此,这样他才能接近最高权力。杨广知识水准很高,待人接物谦虚恭谨,尤其曲意结交政府官员,对杨坚最信任的宰相杨素更舍得下本钱。他所展示出来的,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标准领袖,具有肝胆相照、义薄云天的英雄性格和救国救民、民胞物与的圣贤抱负,集人类所有美德于一身。

    在这样一个精明的对手面前,杨勇很快被孤立起来了,最后莫名其妙地背上了"谋反"的罪名,被盛怒的父皇废为平民,囚禁深宫。杨广则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皇太子。

    杨广夺嫡后的第四年,对皇位有点迫不及待了,开始向他曾经流泪致孝的父皇痛下毒手。这一年,杨坚前往长安一百四十公里外的仁寿宫避暑,在行宫一病不起,皇太子杨广入宫侍奉。望着病榻上奄奄待毙的父皇,杨广兴奋得无法再继续控制自己。杨坚的病榻前除了杨广外,还有他最宠爱的陈贵妃随侍左右。陈贵妃肌肤如玉、丰胸肥臀,杨广早就对之垂涎三尺,只因她是父皇的爱妃才一直克制自己不敢造次。现在父皇的病看来是不治的了,他没有必要继续顾忌礼法了。杨坚的双眼总是闭着,杨广的双眼则瞪得像铜铃一样,不过不是望着垂危的父皇,而是盯着陈贵妃的丰满胸脯。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当陈贵妃去偏殿换衣服时,杨广不自主地尾随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欲行乱伦之事。陈贵妃在惊恐中回过头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是她一向从心底敬重的皇太子,于是条件反射地挣扎逃掉。这时杨坚刚好从昏迷中醒来,问其何故神色仓皇,陈贵妃垂泪说"太子无礼"。杨坚大怒说:"独孤误我。"当即命令两位亲信官员去长安召唤杨勇。杨广望着陈夫人逃走的背影,深知自己这次会吃不了兜着走,便抢先一步通知他平时曲意结交的警备司令杨素。杨素立即命令禁卫军把去长安的两位亲信官员逮捕,勒兵戒严,包围仁寿宫,断绝内外交通,然后命部将张衡闯进杨坚卧室把皇上挥拳打死。

    杨广弑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美丽的庶母陈贵妃睡觉,陈贵妃这次没有任何挣扎;第二件事是派人驰赴长安把已经罢黜的哥哥杀掉,铲除皇位的合法继承人,然后给父亲发丧,在文武百官的"万岁"声中坐上皇帝宝座。

    杨广从开始采取夺嫡行动,到他弑父行凶之日,历时十四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一直能伪装得天衣无缝,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有绝顶聪明的人才有可能做到。杨广的过人聪明应该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帝王,只可惜他欠缺人类所特有的高尚灵魂和责任心,他夺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获得无限权力。获得无限权力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疯狂地享乐和发泄被压抑了十四年的兽欲。因此他的聪明才智只能增加对国家和人民的伤害,正所谓"流氓的武功越高,对社会的危害性越大"。正因为杨广具有绝顶的聪明和精力,所以只短短十几年时间,就把一个空前富裕强大的王朝毁灭。下面把杨广在位十五年中的重要暴政概述一下。

    1.横征暴敛,大兴土木,耗尽国力民财

    杨广即位后,迫不及待地从长安前往洛阳,征调民夫二百万人,扩建洛阳城和洛阳宫。在洛阳西郊兴建"西苑",面积六百平方公里,内有人工湖和连绵不断的人工山,山上宫殿林立,曲折盘旋。另有人工小运河,由人工湖通到洛水,沿小运河两岸建皇宫十六所,称为"十六院",每院美女二三百人,布置豪华,恍若人间天堂。杨广每出游赏月,骑马随驾的宫女就有数千人之多。又在洛阳南郊建"显仁宫",在太原建"晋阳宫",在汾州建"汾阳宫"。为了便于外出游乐和炫耀他的伟大,杨广征调几百万民工开凿长达两千公里的"京杭大运河",605年前开通济渠(洛阳到淮安间运河)和邗沟(淮安到长江间运河),608年开永济渠(洛阳到涿郡运河),610年开江南河(镇江至杭州运河)。沿着运河建皇宫四十余所,称为"离宫"。

    2.三征高丽,穷兵黩武,挖空帝国根基

    杨广二十岁时就被任命为行军大元帅,统率五十二万大军讨伐力量处于绝对劣势的陈帝国。他当时的对手陈叔宝又是一个地道的亡国之君,对美女和歌舞的兴趣远胜于治国。因此杨广兵团一路势如破竹,一月不到就平定江南。这一战役在大大地增长了杨广威望的同时也种下了杨广穷兵黩武的祸根,使他把战争视同儿戏,在挑起战争时不作认真谨慎的思考权衡。杨广在即位不久就挑起了和高句丽王国连绵不断的战争,他于611年前往涿郡,高句丽国王高元竟未响应他的征召到涿郡迎接他。杨广感到没有面子,气得七窍生烟,下令讨伐高句丽,动员全国士兵集中涿郡,粮秣集中辽西郡。军令惨急,造船工匠站在水中,昼夜加工,腰部以下都生了蛆,半数死亡。次年集中兵力一百三十万作第一次东征,这是当时已知世界能够调动的最庞大的兵团,理应所向无敌,可战争结果大败亏输,损兵折将三十余万。杨广只迷信军事上数量的优势,其实当日之攻城战,野战军数量过大,无法摆布。除非以此数量先声夺人,使对方丧失斗志,才有效用。否则展开兵力过多,已先在自己阵容里产生统御的困难,成为日后战场上的弱点。果然公元612年之役,隋军在鸭绿江以北辽河以东的地区遭遇到高句丽的坚强抗拒,前来支援的水军在朝鲜半岛登陆成功,却没有发生奇袭的效用,也不能与陆军策应,陆军则补给接应未及,统帅权又控制过严,再加以隋皇没有作殊死战的决心,一到战事有利,高丽诈降,高级将领不敢做主,因此亦无法扩张战果。最后因秋季潦雨来临,在平壤北三十里开始撤退,士卒既无实际的训练,一受高丽兵的追击,就崩溃而不可收拾,以致九军尽陷,丧失资储器械以巨万计。613年,杨广御驾第二次东征,不巧督运军粮的将领杨玄感(杨素的儿子)在黎阳叛变,截断杨广的归路。杨广只好回军应战,第二次东征草草结束。614年,杨广作第三次东征,并下诏称"黄帝五十二战,成汤二十七征",只是臣下无敢应者,各处叛兵攻陷城邑也不能每一处平剿。这时全国已成沸腾之势,变民集团风起云涌,四方响应,征调的兵力半数不至。高句丽也因连年征战精疲力竭,只好请和,并把杨玄感的同党、去年投降高句丽的斛斯政送回隋朝,以表诚意。杨广总算争到一点面子,于是罢兵,回洛阳后征召高元入朝。高元仍然不至,杨广火冒三丈,下令准备第四次东征。因突厥汗国始毕可汗统骑兵十万抄他的后路,围困杨广于雁门郡;全国各地盗匪蜂起,已不能在涿郡集结兵力,这次东征才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