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4节:并非文人的杜撰
    南宋的齐帝国只有二十四年的寿命,却搞出来七任皇帝,其中三任是暴君,他们是三任帝萧昭业、五任帝萧鸾和六任帝萧宝卷。萧昭业在侍奉生病的皇帝老爹时看上去悲痛欲绝,可暗地里却请杨姓女巫用法术诅咒老爹快快死去,以便自己提前当皇帝。老爹病危时,萧昭业给妻子写的信是用三十六个小"喜"字作一个圆圈环绕一个大"喜"字。老爹死后,萧昭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赏杨姓女巫,以奖励她咒死老父的功劳,然后分批屠杀皇子皇孙,热心地为敌人复仇;然后大把大把地赏钱,半年不到就把国库挥霍一空。宰相萧鸾是开国皇帝萧道成哥哥的儿子,萧昭业的叔祖。萧昭业几次要杀萧鸾,几次都在犹豫不决时被人劝阻,最后被萧鸾先发制人杀掉。

    萧鸾是靠政变杀掉萧昭业当上皇帝的,他在任时最热衷的事就是屠杀皇族,每逢他晚上焚香祷告,呜咽流涕时,左右的人就知道明天一定有大规模流血。萧道成的子孙被屠杀罄尽,大屠杀一次接着一次,他死前的那一次曾一口气杀掉十个亲王,然后才命有关机关告发那十个亲王谋反,要求处死。萧鸾假意不准,做出在法律机关的坚持下才不得已向法律屈服的假相。

    萧鸾的儿子萧宝卷即位时只有十六岁(和乱伦的刘子业即位时一样大),这位暴君中的暴君性格内向,不喜欢跟大臣接触,只喜欢出宫闲逛,却不允许任何人看他,每次出宫都先行戒严。为了预防有人从门缝里偷看,凡他经过的街道,两旁的房舍都要空出来。皇家卫队前驱的鼓声一响,平民就像听见防空警报,狂奔而出向四方逃命,来不及逃走的全作了刀下之鬼。有一个孕妇逃得慢了点,被萧宝卷看见,竟被开膛剖肚,血淋淋地当众把婴儿从肚子里挖出来……另有一个害病的老僧无力逃避,躲在草丛里,萧宝卷一声令下,乱箭像飞蝗一样飞过去,老僧瞬间被射成蜂窝状。萧宝卷每个月都要这样出游二十多次,且方向无定,忽南忽北,忽东忽西,有时还是夜游,老百姓终日提心吊胆,难得有一天安稳的日子。这样的暴君是没有善终的,萧宝卷只当了两年多一点的皇帝就激起四次巨大兵变。第一次发生于499年,萧宝卷的堂兄萧遥光亲王起兵进攻皇宫,失败。第二次发生在同年,大将陈显达从会稽起兵进攻建康,也失败。第三次兵变发生在500年,大将崔景围攻台城,被另一位大将萧懿扑灭。这三次兵变迅速地被荡平,萧宝卷的气焰成倍地增长,认定天意民心都站在他这一边,屠杀更变本加厉,没多久就把平定第三次兵变的股肱之臣萧懿杀掉,于是激发起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兵变。萧懿的弟弟雍州州长萧衍在襄阳叛变,率军顺长江东下。但萧宝卷并不在意,他在皇宫中用黄金铺地,凿成莲花,叫他最宠爱的妃子潘玉儿走在上面,称之为"步步生莲花"。萧衍的叛军于次年九月挺进到建康城下,完成对首都的包围。萧宝卷镇静如昔,三次兵变都被平叛,他坚信第四次兵变没有理由例外,所以他在围城中专心致志扩建他的宫殿。民间有一棵好树木或一株好竹子,都被毁墙拆屋移植入宫。他的左右亲信中有几个比较清醒的,看出局势严重,希望萧宝卷能够安静下来,其中一人趁着他的坐骑忽然惊嘶的机会向他进谏说:"我看见你父亲,他很不高兴,责备你总是出宫游荡。"萧宝卷的反应是极为愤怒,拔出佩刀到处寻找他老爹的鬼魂,寻找不着就用草缚一个他老爹的人像斩首,把头挂在宫门口示众。将领们请他拿出宫中财物犒军,萧宝卷舍得把黄金拿来铺地,却舍不得用来做军饷,竟然跳起来喊:"为什么只教我花钱,敌人来了难道只杀我?"一个人被无限权力作弄到如此程度,使人连生气的热情都没有。到了十二月,萧宝卷正在殿上无忧无虑地作乐听歌时,城防司令王国珍率军杀入皇宫,一刀砍中他的膝盖,一个宦官从旁再砍一刀,斩下这个只十九岁的年轻人的头颅,迎接萧衍入城。

    南梁帝国的暴君萧绎临死前的疯狂使中华文化受到一次无法补偿的损失。他把收藏的十四万册图书全部放火焚毁,许多绝版珍本都成灰烬。他把自己的国破家亡全归罪于读书太多。他死前的小动作是挥剑砍柱,大呼:"文武之道,到此为止!"

    3.疯子治国——并非文人的杜撰

    北齐帝国的创立者高欢也是一个英雄人物,他的最大缺点也是大多数武人共有的缺点:纵容儿子们骄傲横暴,无法无天。他的儿子高洋是北齐帝国的第一任皇帝,这个疯子型的暴君,很快就把这个本来很有希望统一中原的帝国送上了末路。

    高洋是一个酒鬼,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北齐帝国的金銮殿上有两样奇怪的摆设:一口锅和一把锯,那是高洋亲手杀人的工具。高洋每逢喝醉了酒,必须杀人才能快乐;而他从早到晚都在喝醉,所以他必须从早到晚不停地杀人。宫女宦官和亲信每天都有人惨死在他的盛怒之下,最后遂由司法部门把叛决死刑的囚犯,送到皇宫供高洋杀人时之用。后来杀的人太多,死囚不够供应,就用拘留所里正在审讯中的被告充数,称为"供御囚";不但送到皇宫,即使高洋出巡时,供御囚也跟在高洋的屁股后,只要三个月不死,即作无罪释放。他心情不快活时,一下子就把宰相高隆之和他的二十多个儿子全部杀死。宰相李暹病故,高洋亲去李暹家祭吊,问李暹妻子:"想不想你丈夫?"对方回答说:"结发夫妻,怎不想念。"高洋说:"既然想念,何不前往。"当即抽出佩刀砍下对方的头颅,一挥手扔在墙外。高洋非常宠爱一位妓女出身的薛贵嫔,又跟她姐姐暗度陈仓。有一天,高洋到她姐姐家吃酒,姐姐求高洋给她父亲一个大官,高洋的回答是令卫士把她悬挂起来,用锯锯成两断。姐姐死后没几天,高洋忽然想起薛贵嫔曾经跟别的男人睡过觉,又把她杀掉,把血淋淋的人头藏在怀里参加宴会,在宴会高潮时,掏出来抛在桌子上,在座的宾客无不大惊失色,魂飞天外。高洋又把薛贵嫔的尸体肢解,用腿骨做一个琵琶,一面弹一面唱"佳人再难得"。薛贵嫔出葬时,高洋跟随在后面,蓬头垢面,哭得昏天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