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3节:南朝的暴君
    一个民族如果出现了像石虎这样的权力人物,那才是这个民族真正的不幸。

    五胡乱华十六国时期另一个英明的君主是前秦帝国的苻坚,可他的前任也是他的堂兄苻生却是一个石虎型的暴君。这个自幼瞎了一只眼的二十一岁青年,最爱好的差事也是杀人和性交。他离不开铁锤钢锯刀斧之类肢解人体的凶器,一言不合就亲自动手杀人。一般帝王杀人总是命刽子手行刑,可苻生爱好亲自动手杀人并肢解尸体。他经常大宴群臣,强迫臣僚像他一样暴饮暴食,凡是不酩酊大醉的,苻生就教弓箭手一一射死。他一天不杀人就不快活,他的大臣无论是谄媚他还是规谏他都一律处斩。除了杀人和淫欲之外,他的一些行为简直丧失人性:他命宫女与男人当众性交,亲自率领群臣在旁兴趣盎然地观看;又命宫女跟羊性交,看她能不能生下小羊;又把牛马驴羊等活活剥皮,使它们在宫殿上奔跑哀鸣;或把人的面皮剥下,再叫他表演歌舞……苻生杀得高兴时,把朝廷中所有的高级官员,包括宰相元帅,通通以谋反的罪名处斩,连梁皇后也成了他的刀下之鬼。他的舅父劝他少杀,他的回答是用铁锤击碎舅父的头颅。他常用的刑罚有四种:砍断双腿、拉碎胸骨、锯颈、剖腹。当他杀得昏头昏脑不知道自己是谁时,苻坚率军闯进皇宫一刀砍下了他的头颅,及时地中止了他的罪恶。

    后燕帝国的最后一任皇帝慕容熙是一个看起来颇有点重情的暴君,他的妻子苻皇后病死的时候,他下令政府官员都要放声大哭,并派遣卫士巡回查看,凡没有哭出眼泪的人,都要严厉处罚,官员们只好用辣椒刺激泪腺。出葬那天,慕容熙赤着双脚,徒步扶柩十多公里,其悲哀之情使不少已婚妇人深受感动。苦于暴虐的首都龙城人民乘机举事,在高句丽大将高云的领导下关闭城门。慕容熙率军攻击,结果兵败身死,也许是上苍感念他的一片痴心,让他追随苻皇后的亡灵去了。

    2.南朝的暴君

    南朝的宋帝国短短六十年寿命中,共八任皇帝,而六任皇帝是暴君。他们是二任帝刘义符,三任帝刘义隆,四任帝刘骏,五任帝刘子业,六任帝刘彧,七任帝刘昱。

    刘骏在位时最值得称道的秩事是参观皇宫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是南宋帝国的开国皇帝刘裕建立的,他把贫贱时给人当佣工使用的灯笼麻绳之类的东西陈列在里面,目的是让他的后裔子孙们触目惊心,体念祖先创业的艰难,好好珍惜自己的江山。可刘骏参观完博物馆后,却指着老祖父刘裕的遗像说:"他不过是一个庄稼汉,混到这个地位,岂不有点过分?"随驾的群臣一个个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刘裕若是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刘子业即位时只有十六岁,还是一个大孩子,目空一切又恣意妄为。他最大的创举是把所有的王妃公主召进皇宫,命他左右亲信,轮流奸淫。他的婶母江妃不肯做此禽兽之举,刘子业打了她一百皮鞭,当着她的面处斩了她的三个儿子……还有一次,刘子业命令宫女赤身裸体在院子里追逐嬉戏,一个宫女不肯脱衣服,刘子业立即把她砍头示众。刘子业对乱伦也有强烈的热情,竟然把姑母新蔡公主接进皇宫,收为姬妾,而把情敌姑父杀掉。他的母亲王太后病危,派人唤他,他说:"病人住的地方鬼多,我怎么能去?"王太后大怒说:"快拿刀来剖开我的肚子,怎么生出这种畜牲?"刘子业疑心他祖叔刘义恭对他不利,亲自率领军队到刘义恭家,把刘义恭和四个儿子全部杀死,然后肢解四肢,剖出肠胃,又挖掉眼睛,泡在蜂蜜里,名"鬼目粽"。他对所有的叔父都不放心,索性把他们集中囚禁,随意殴打,或者在地上拖来拖去。他尤其憎恶刘彧,每顿饭都把刘彧的衣服剥光,令他像猪一样用嘴去木槽里吞食,且几次要杀他,全亏刘彧的弟弟刘休仁伶俐的谄媚才保得性命。

    值得一提的是:刘子业最喜欢伤害他的亲人和他的家族,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很多暴君共同的特征。一个家族如果出现了一个暴君,他的亲人最好别指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所受的迫害或许比暴君统治下的臣民还要惨烈。

    刘子业只当了一年皇帝就被管理衣服的宦官寿寂之杀死,他最讨厌的叔父"猪王"刘彧被刘休仁等一些亲王拥上皇位。刘彧本来是一个性情温和、心宽体胖的男人,可当了帝王之后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首先把兄长刘骏的二十八个儿子全部杀掉,接着再把和他一块在刘子业手中共患难的兄弟全部杀掉,然后又逼迫屡次救他性命的弟弟刘休仁服毒自杀……

    八任帝刘昱当皇帝时只有十岁,还没能力做出太大的坏事,可到了十五岁,刘姓家族遗传的劣根性在他身上完全暴露。他不喜欢宫廷的拘束生活,只喜欢穿着短衫短裤像街上的小混混一样四处游荡,累了就像流浪汉一样躺在街边睡觉。他有无穷的小聪明,既会当裁缝又会演奏乐器,可就是不会当皇帝。他最初很乐意跟街市上的贩夫走卒打交道,当别人不知道他是谁而跟他争执辱骂时,他也不以为意;可一转眼就摆起架子,一出宫门就宣布戒严,并有大队武装随从护卫,来不及躲避的人或家畜,一律格杀勿论。首都建康几乎成为废墟,千家万户昼夜闭门,街道像墓道一样寂静。刘昱和苻生一样,身边不离铁钉铁锥,一天不亲自动手杀人就不快乐。有一次他闯进禁卫军司令部,看见正在睡午觉的禁卫军司令萧道成肚子特别大,突然异想天开,竟然把大肚子当靶子,张满弓箭瞄准了大肚子上的肚脐。随侍的人员有不少是萧道成的亲信,急忙托住弓箭劝解:"大肚子固然是个好靶,可是一箭射死,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靶了,不如改用草箭,射了还可再射。"刘昱于是改用草箭,一箭正中肚脐,大笑说:"我这一手如何?"他这一手当然漂亮,萧道成不但不再忠于他,还派亲信砍下他的脑袋,把皇位夺了过来,刘姓皇族被屠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