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2节:十六国时期的暴君
    阴谋已经布置就绪,但执行起来还有点困难,因为熊建身边有三个正直且才能超群的辅臣伍奢和他的两个儿子伍尚、伍子胥,尤其是伍子胥更是一个文武全才的英雄人物,要杀熊建首先得除掉这三人。费无极的阴谋布置得很周密,伍奢和伍尚依计落入网中,可拥有超人智慧的伍子胥却逃出了网外,历尽千辛万苦流亡到了楚王国的敌国吴国,被吴王委以军政重任。十六年后,伍子胥率领强大的吴兵团回国复仇,攻陷郢都,把熊弃疾的尸体从坟墓里掘出来打了三百鞭,来不及逃走的楚王的夫人和所有大臣的妻女全部沦为吴军的性奴隶,强大的楚王国被切割得遍体鳞伤之后又蒙受了极大的羞辱,这都是熊弃疾"爬灰"惹的祸。

    (三)乱世暴君——武人专政的产物

    历史有一种现象:一个国家一旦进入战乱时期,武人在政治上就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南北朝和五代十国时期,国家陷于长期的混战,那些靠军功起家的武人很容易坐上帝王宝座,但这些帝王一开始就严重地腐败,不知道珍惜他们的政权,很容易变成暴君。主要原因有四:一是武人长于军事,拙于治国,他们用暴力夺取政权后,面对比军事复杂百倍的政治往往一筹莫展;二是武人缺乏自制力,一旦掌握无限权力,曾经被压抑住的人性的弱点就会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把他的家族和他创立的江山烧毁;三是武人目光短浅,忧患意识淡薄,大权在握就会忘乎所以,以为天下就数他最大,不知道江山得来艰难失去易,更不知道谨慎使用手中的权力,一味听凭自己的好恶和享乐;四是武人不会约束并教育好自己的孩子,生下的儿子非恶即浑,政权即使没有断送在他自己手里,也会断送在继任的儿子手里。

    这个时期的暴君有不少是一些大孩子,既没有相应的教养又不知道创业的艰难,在任时的所作所为只能用"荒唐、无聊和不可思议"来概括。

    1.五胡乱华十六国时期的暴君

    五胡乱华十六国时期坐上帝王宝座的除了六个汉族小官僚外,其余全是匈奴、鲜卑、羯、氐、羌的军阀和他们的后代,武人帝王的四个弱点他们全都具备,除了后赵帝国的石勒和前秦帝国的苻坚外,其余的都是或大或小的暴君。

    五胡乱华十六国时期的第一位暴君是汉赵帝国的第三任皇帝刘聪,他的帝国曾攻陷了晋王朝首都,杀了两个晋国的皇帝,迫使晋王朝迁到当时还是蛮荒的长江以南。但汉赵帝国的版图并不大,势力所及的范围只相当于今天的陕西省和山西省的西部,比汉王朝的一个郡大不了多少,可刘聪荒淫凶暴的程度,即令大一统的暴君们也会大为逊色。刘聪当政时的最大兴趣是营建宫殿、搜罗美女和乱施刑罚,在皇宫中,仅正式皇后就有五位,姬妾则达一万多人,几乎把那个小王国里稍微有点姿色的年轻女子霸占光了。刘聪常常几个月不出皇宫,不跟群臣见面,一门心思纵情声色犬马。他诬陷弟弟刘亲王谋反,把无数高级将领挖掉眼珠后,再放在燃烧的炭火上烤炙,侥幸活下来的再全部押上刑场腰斩,首都平阳几乎空了一半。刘聪的儿子刘粲较他的父亲更为让人瞠目。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五位年龄都不满二十岁的先父宠妃不分昼夜做爱胡闹,从不过问国家大事,在位不到两个月就被他的岳父发动政变推翻。刘粲和所有的刘姓皇子皇孙,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贤愚不肖,全做了刀下之鬼;刘姓皇族坟墓,包括刘渊刘聪在内,全被剖棺焚尸。

    后赵帝国的开国皇帝石勒是五胡乱华十六国中最英明的君主之一,可他的侄儿、继任皇帝石虎却是一个禽兽型的暴君。他像一条毒蛇一样,脑筋里只有两件事:淫欲和杀人。他在首都邺城开辟了世界上最大的狩猎围场,围场里的野兽是帝国的"一等公民",享有比普通公民高得多的待遇,任何人都不许向野兽掷一块石头,否则就是"犯兽",要处死刑。石虎最有兴趣的"正事"是搜集美女,有一次一下子就征集了三万人。后赵政府官员为了迎合石虎的淫欲完成规定指标,像强盗一样挨家挨户搜捕年轻女子。父亲或丈夫如果拒绝献出他们的女儿妻子,就会当场被乱刀砍死。当成千上万的美女送到邺城时,石虎高兴得手舞足蹈,凡有超额的地方首长,都加官晋爵;但等到这项暴政引起人民大规模逃亡,朝野怨声载道时,石虎又指责那些新进封侯爵的地方长官不体恤人民,把他们作为替罪羊斩首示众。为了容纳搜括来的美女,石虎分别在邺城、长安、洛阳三大都市大兴土木,建造豪华的宫殿,四十余万民工昼夜不停地劳作,半数以上的劳工病死或累死。铺天盖地的苛捐杂税,迫使缺衣少食的平民百姓卖儿卖女,等到无路可逃之时,便起而抗暴或全家自缢而死。道路两侧树上悬挂的尸体成了这个帝国最辛酸的景观。

    石虎很爱他的儿子,他曾经深有感触地说:"我实在弄不懂司马家族为何自相残杀(晋王朝的"八王之乱"全是司马皇族自己人打自己人),像我们石家,要说我会杀我的儿子,简直不可思议。"他说这句话的第二年,被封为皇太子的石宣因看不惯弟弟石韬亲王宫殿的梁木太长,竟派杀手把石韬刺死(武人帝王的儿子很多拥有这样的虎狼性格),还准备把老爹同时干掉,提前登基。石宣的行为不但残暴冷血而且愚蠢至极,是大分裂时期的武人帝王后代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人物。有其子必有其父,石虎的反击疯狂而残忍,他率领妻子姬妾和文武百官登上高台,把石宣绑到台下,先拔掉他的头发,再割掉他的舌头,再砍断手足、剜去双眼,然后牵到事先准备好的柴堆上纵火烧死,台上的人都闭上眼睛不忍观看。石宣所有的姬妾儿女,包括才五岁的幼子,也是石虎最疼爱的孙子,全沦为刀下之鬼。太子宫的宦官和官员,都被车裂。太子宫卫士十万人,全部被放逐到一千二百公里外的前凉王国交界处的金城。

    石虎的疯狂兽性给他所属的羯民族带来灭种的噩运。石虎逝世后,他的三个儿子为了争夺王位开始自相残杀,第二年汉民族大将冉闵发动政变,把最后的胜利者石鉴杀掉。冉闵对胡人有刻骨的仇恨,他下令说:"凡杀一个胡人,官员升三级,士兵升牙门将。"仅首都邺城地区,被屠的就有二十万人,包括羯民族所有的亲王大臣和贩夫走卒。人民对石虎暴政所蕴藏的愤怒,报复到整个羯民族身上,这次报复是残酷的,羯民族从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