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1节:丑闻也开始败露
    两个儿子死于非命,卫宣公做贼心虚,晚上因惊恐不能入睡,一合上眼就看到满身是血的姬寿姬急子前来索命,半年不到就死了。

    卫宣公乱伦的代价未免大了点,但和十五年之后的齐国国君姜诸儿比起来,他还算幸运的。

    3.和妹妹睡觉的齐襄公姜诸儿

    齐襄公姜诸儿对乱伦有异乎寻常的爱好,他在任时最值得称道的韵事是和同胞妹妹文姜通奸。文姜和上文所述的宣姜是亲姐妹,这两姊妹在"乱伦秩闻"里真是两个难得的活宝。文姜成年后嫁给了鲁国国君姬允,这个戴绿帽子的丈夫做梦也想不到是他的大舅子做的手脚。公元前694年,姬允夫妇到齐国做国事访问,害着"想思病"的文姜一看到久别的情人哥哥,竟当着宫人的面调起情来,让丈夫一人在外面长时间坐冷板凳。这一对狗男女风流够了,才发现姬允已怒火万丈地站在他们面前,兄妹俩的丑闻就这样暴露了。姬允把文姜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愤然辞行回国。狗兄妹当然想到姬允回国后会发生什么事,就命大力士彭生,在扶姬允上车时把他扼死。鲁国明知道内情,因军事力量太弱,没有实力和强邻申辩是非,只好单单指控彭生,要求严惩凶手。姜诸儿就把彭生杀掉,一则推卸责任,一则灭口。但这种掩耳盗铃的鬼把戏是蒙骗不了所有国民的,丑闻还是在很大的范围内传开了,只有姜诸儿自认为罪恶已掩饰得天衣无缝。

    姜诸儿冥顽不灵之余又一意孤行,干着禽兽不如的勾当还自以为很伟大,只顾自己恣意妄为而无视别人的感受和尊严。大将连称受君命去边疆某地驻防,临行前向姜诸儿询问驻防的期限,当时姜诸儿正在吃瓜,便随口说等来年瓜熟的时候就把连称调回。等到第二年新瓜上市时,一心想着和家人团聚的连称望眼欲穿地等候换防的消息,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一个兵将来接管他们的防区。连称以为国君忘记了他的诺言,就派一个部下去首都给姜诸儿进献新瓜,借以提醒君王是履行诺言的时候了。没想到姜诸儿闭口不认账,一张口就要连称继续驻守一年,并声称君主有权作任何决定。连称原以为君主是金口玉言,这时看到姜诸儿出尔反尔,心中的火气就不用提了。连称也是姜诸儿的大舅子,他的妹妹早年嫁给了国君。文姜自丈夫死于非命后,不敢回鲁国,就留在姜诸儿的身边,这对狗男女再也拆不开,连称的妹妹备受冷落,难免心怀怨望。连称想起在宫中守活寡的妹妹,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遂产生除掉国君的念头,并为此制订了一份颇为周密的计划,缺少的只是时机,但机会不久就来了。

    彭生死后第八年,姜诸儿去郊外打猎,发现一头野猪,连射三箭,都没有射中,当他正准备射第四箭时,那野猪忽然举起前蹄,像人一样直立起来,发出骇人的惨叫。姜诸儿惊恐中看那野猪竟然是已死的彭生,魂飞魄散,一头从马上栽下来,等到救起时,一只鞋子却不见了。刚好在当天晚上,发生了大将连称指挥的兵变。当叛军怎么都找不到姜诸儿,正要放弃努力时,在一个暗道旁边发现了那只鞋子,于是把姜诸儿抓出来,乱刀砍死。民间坚信这只鞋子是彭生的鬼魂放在那里的。

    4.哥哥好细腰,弟弟霸儿媳

    楚灵王熊围不是通过合法的手段登上王位的,他的王族血统太过疏远,他采用血腥的手段杀掉他的侄儿熊麋后才坐上宝座。他是楚王国著名的暴君,对美女的兴趣远远大于治国。他最爱纤纤细腰的女子,以致数以百计的宫女为了细腰而饿死——或许出于自愿减肥,也或许出于强迫。熊围的荒淫好色给了野心家以可乘之机,公元前529年,熊围的弟弟熊弃疾仿效哥哥当年的做法发动政变,把熊围从宝座上赶下来。熊围走投无路,一根绳索上了吊,熊弃疾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国王,立他的儿子熊建当太子。当楚王国的臣民暗自庆幸暴君已除,从此可以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时,熊弃疾很快使他们万分失望,他的所作所为比他的哥哥还要荒唐百倍,对他的家族和国家的伤害也要惨烈百倍。

    熊弃疾为了联秦制晋(当时晋楚正在争霸),为他的儿子熊建聘下秦国国君的妹妹孟嬴作妻子。孟嬴,即小说家笔下的无祥公主。公元前526年,熊弃疾派大臣费无极前往秦国为太子迎亲。费无极是一个阴险狡猾、小聪明层出不穷的无聊政客,从骨子里仇视所有美好的东西,当他把孟嬴迎接到郢都后,像卫国新台事件的那位使臣一样在君王面前盛赞孟嬴的美丽天下无双,所不同的是费无极心怀歹意,因为他极力撺掇熊弃疾作"爬灰佬",把儿媳据为己有。熊弃疾和费无极是一路货色、臭味相投,自然对这个"忠心耿耿"的建议满心欢喜,君臣二人开始有步骤地实施这个邪恶的计划。费无极告诉秦国的护送大臣说,楚王国的风俗,新娘要先到皇宫拜见公婆,然后才可以正式举行婚礼。于是孟嬴进宫,老爹就霸王硬上弓,把儿媳变为妃子,而把一位陪嫁的齐国少女冒充孟嬴嫁给熊建。一年之后,孟嬴生下一个儿子熊轸,丑闻也开始败露。

    孟嬴和"新台事件"的宣姜一样,是一个被牺牲的女子,没有力量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但她比宣姜的灵魂高贵,没有杀害前任未婚夫而夺嫡的意思。可是费无极不会让灾难停止,他既然走出了阴谋的第一步,就会继续走下去,直到这个阴谋给自己带来丰厚的回报,否则将来太子上台后,他注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就算熊建留他一条狗命,他的政治生命也会完结,而一个政客的政治生命是和脑袋连在一起的。费无极把前途寄托在孟嬴跟她的儿子熊轸身上,他一次又一次地怂恿熊弃疾把熊建调得远远的,免得熊建和孟嬴碰面把丑闻揭穿,终于把熊弃疾给说动了,因为他也希望永远见不到这个儿子,尴尬的滋味毕竟不是好受。就这样熊建被驱出郢都,派到北方边疆。随后费无极继续施展连环计,诬陷国君的继承人熊建谋反,建议熊弃疾把长子杀掉,改立少子熊轸当太子。熊弃疾大大地嘉奖费无极的"忠心",对亲生儿子再起杀机,他虽然感觉到太子谋反的理由有点牵强,但能够永远见不到"债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何况立熊轸当太子还可取悦美丽的爱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