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0节:急子人头落地
    遗憾的是:褒姒并不体谅国王丈夫的良苦用心,对丈夫好像有诸多不满,平时很少露出笑容。姬宫涅为了引褒姒发笑,竟悬赏千金要臣民出主意。一位貌似忠诚的大臣献计说:"如果燃起烽火,令诸侯瞎忙一气,包管王后会笑。"连小孩子都知道绝不可乱玩烽火,但姬宫涅认为国君偶尔玩一次应该没有关系。他不顾真心爱他的臣僚的反对,带着褒姒前往首都东方三十公里的骊山举行盛大宴会。君臣狂嚼豪饮到午夜时分,姬宫涅下令燃起烽火。烽火是古代外敌入侵时向远方的国民求援的警报,白天烧狼粪起烟,晚上点火,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京畿附近的封国国君们看到烽火后,以为首都被蛮族包围,国王命危在旦夕,立即集合军队,前去共赴国难。姬宫涅和褒姒居高临下,准备欣赏这场自以为使人出丑实则埋下杀身之祸的伟大节目。黎明时分,那些身披重甲、汗出如雨、衔枚疾进的勤王之师进入视界,不久就抵达骊山脚下。封国的部队虽经过一夜急行军,仍斗志昂扬,面上呈现出献身君王、为国捐躯的壮烈表情。姬宫涅的反应是放声大笑,笑台下的诸侯联军为何那么蠢,为何如此轻易就被他愚弄。他派人宣布圣旨说:"各位忠心可嘉,其实没有什么外寇,我只不过用烽火消遣消遣。请各位原路回去,另候犒赏。"那些封国国君们,在好不容易才相信自己的耳朵后,其惊愕狼狈的表情可想而知。褒姒一一看在眼里,不禁嫣然一笑(或许是笑身为皇帝的丈夫竟然像不懂事的小孩一样瞎胡闹)。这一笑使她美若天仙。姬宫涅喜从天降:"王后一笑,百媚俱生。"

    褒姒千金一笑,姬宫涅的自信心又提高了一步,他下令申国杀掉太子姬宜臼。申国国君上奏章稍微提出一点不同意见,姬宫涅就被迅速地激怒了,他颁下圣旨撤消申国国君的封国,并集结军队发出战争威胁。申国国君知道单独不能抵抗,申辩又没有丝毫用处,无奈之余只好饮鸩止渴,跟周王国的共同敌人——位于首都镐京附近的犬戎部落结盟,要求犬戎对镐京发动先发制人的袭击,申国则派人在镐京埋伏作内应。犬戎部落早就对镐京的财富和美女垂涎三尺,对于这个天下掉下来的馅饼自然没有拒绝之理。申国的使者前脚离开,他们后脚就兵临城下,对镐京发动突然袭击。姬宫涅在惊惶失措之余又一次燃起了烽火,向他曾经讥笑为傻瓜的诸侯国求救。这一次轮到姬宫涅成为傻瓜了,封国国君们都拒绝再被戏弄,不肯派出一兵一卒。烽火狼烟,日夜燃烧,可城下没有一辆战车赴援,镐京没有别的选择,在犬戎和申国内应的内外夹攻下陷落,姬宫涅身首异处,褒姒被犬戎掳去,不知道下落。

    姬宫涅的生命算不了什么,其实他早就该死,跟着倒霉的是他的家族和他的国家。镐京在犬戎部落的大肆焚烧和劫掠下,满目疮痍,生灵涂炭,别说作首都,连普通的集镇都不够格。继任的国王姬宜臼只好将首都迁到东方的洛阳,周王朝的版图大大地萎缩,京畿也跟着缩小,只剩下洛阳周围不过二万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国王的财源兵源大大地减少,而且一天天地趋于枯竭,再没有力量保持原有的威风和尊严,对封国的约束力大大减小,各封国遂产生自行扩张领土的野心。强大的周王朝自此不可逆转地衰落了。

    2.淫母霸媳的卫宣公姬晋

    新台丑闻的总导演卫宣公姬晋年轻时就有乱伦的癖好,他跟庶母夷姜私通,生下一个儿子,名卫急子,意思是"急急而来的儿子"。这件严重背叛礼教的乱伦事件,当然绝对保密,孩子寄养在民间。等到卫晋当了卫国国君,具有不再在乎抨击干预的权力时,他就和夷姜公开淫乱,急子也被立为太子。

    急子成年之后,老爹卫宣公遣使臣前往齐国,礼聘齐国国君的女儿宣姜作急子的妻子。这位多嘴的使臣回国后,在国君面前把宣姜的美貌大肆渲染。使臣原本是想拍拍国王的马屁,也许根本没有恶意,但卫宣公却因此滋生出霸占儿媳的邪念。他在淇水河边,建造了一座非常华丽的宫殿,命名"新台",然后让急子出使宋国。急子一走,卫宣公就派人去齐国迎亲,把宣姜直接迎到新台,当晚就与儿媳同床共枕。等到急子回国,宣姜已由妻子变成庶母。宣姜看到丈夫一下子从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变成一个糟老头,内心的失望和懊恼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失望过后,跟那种势利的女人一样,只要能掌握眼前的富贵,也就自欺欺人地图个眼前快活,而且一连生了两个儿子:姬寿和姬朔。有了两个儿子,宣姜开始考虑未来,感到她的前任未婚夫是亲生儿子称孤道寡的绊脚石,必须搬除。老爹同意少妻的见解,因为这些年他在儿子面前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如果能够永远见不到这个儿子就可免去许多尴尬。有了这些因素,卫宣公的兽性再度发作,对亲生儿子兴起杀机,只有站在权力顶峰的人物才会有如此野蛮的兽性。恰巧齐国进攻纪国,请求卫国出兵相助,卫宣公命急子前往齐国约定会师日期;一面却暗中派出武装杀手,伪装成强盗埋伏中途,命令他们"看见悬挂白色牛尾(一种代表封国使节的标帜)的船只,即杀死船上的人,杀死之后,凭牛尾领赏"。

    这个阴谋属于高度机密,不想却被宣姜的大儿子姬寿探知。卫宣公夫妇虽然丧尽天良,可生的儿子却是一个有良心有道义的君子。姬寿对邪恶的老爹老娘无可奈何,无法劝说他们收回成命,只好把阴谋告知长兄。姬急子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冷血的父亲,坚持要前往齐国。姬寿不得已,设宴为长兄饯行,把他灌醉,留下一张字条说:"我已代你前往,请快逃命。"然后把白色牛尾插在自己船头出发,到了埋伏地点,"强盗"只认白色牛尾不认人,不由分说把他杀掉。急子酒醒之后,自然不忍心弟弟代他去死,也随后追了上去。可是等他追到现场时,弟弟已身首异处。急子抱着弟弟的尸体放声痛哭,边哭边责备"强盗"杀错了人。"强盗"自不能允许正主仍然活着,血淋淋的短剑一挥,急子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