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8节:历史上的暴君
    并不是每个帝王都具备李世民那样的超人智慧,能够充分利用功臣的积极作用而使消极作用消弭于无形;事实上有不少帝王的综合能力还赶不上他的臣下。当帝王感到自己的才能不足以驾驭他的臣下时,帝王心理上的不安全感是可以理解的,但并非一定要通过屠杀功臣的手段才能解决问题。聪明的帝王往往通过权臣之间的互相牵制来防止某一个权臣积聚到可以威胁帝王的无限权力,或干脆像10世纪宋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那样使用"杯酒释兵权"的方法做出反应,既保全功臣的富贵又消除肘腋之患。既然有那么多的方法可以消除功臣的负面影响,屠杀功臣实在是一种极端自私而又愚蠢至极的办法,不但不能解决问题,相反还留下无穷的后患。下面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勾践和朱元璋屠杀功臣的恶果:

    越王国灭掉吴王国后,一度成为诸侯中最为强大的国家,拥有问鼎中原统一中原的潜力。勾践杀掉文仲后,越王国便加速度地衰落,终于在公元前333年亡于楚王国,是诸侯国中最先灭亡的一个强国,比公元前230年第二个灭亡的韩王国要早一百多年。而灭掉越国的楚国,一百年前曾被匐匍在越王国脚下的吴王国击败,前后相比反差竟如此强大,这都是勾践屠杀功臣的恶果。

    朱元璋对功臣实行灭种式的屠杀后,以为自此国泰民安,没想到他刚刚进入坟墓,他的第四个儿子,分封在北平的燕王朱棣便举兵反叛,开始了宗族血亲间复仇式的自相残杀。因为功臣被屠杀罄尽,中央军没有杰出的统帅,叛军轻而易举地取得了胜利,皇帝朱允炆在首都陷落之时永远失踪了,野史传说他远逃海外做了和尚。

    综上所述:屠杀功臣的现象多半发生在有自卑感的领袖建立的王朝,自卑感的产生则源于领袖自信心不足和胸怀不够宽阔,而那些才能不够卓越的领袖又往往是最缺乏自信的。对草莽英雄或革命群众而言,一旦判断错误,或被命运之神作弄,选择或拥护这类人物作为领袖,那是一种真正的悲哀。屠杀功臣是中国历史文化最丑陋的一页,其危害不仅仅限于当世,对后世甚至今天也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那些靠不尊严手段达到尊严地位的官僚政客,因为自己才能平庸,也就格外嫉恨那些有能力的下属,虽然没有生杀大权不能像朱元璋那样从肉体上消灭他们,但能够不择手段使他们不舒服。"你有才能我偏不用你,看你把我怎么办!"在官场绝非个别现象,但凡是有这种心理的官僚肯定是不称职的。"任人惟贤,惟才是举"是国家强大和政治修明的前提,要做到这点,首先必须让那些富有能力的人走上领导岗位,有能力的领导才会惺惺惜惺惺,才会知人善用,不担心有才能的下属会有朝一日超越自己;而那些武大郎式的领导则只会妒贤嫉能和压制人才。

    三、中国历史上的暴君

    中国人都知道隋炀帝杨广是个大暴君,但和大分裂时期那些武人出身的暴君相比,杨广的暴行根本算不了什么。后赵帝国的第二任君王石虎把亲生儿子施以拔光头发、割去舌头、砍断四肢、剜掉双眼,然后纵火焚死的酷刑,自己则在一旁兴味盎然地观看;前秦帝国的皇帝符生当众命令宫女和公羊性交,看能不能够生下小羊;南宋的六任帝刘子业命令左右大臣轮奸他的姐妹,还强迫姑母和他睡觉;北齐帝国的一任帝高洋在金銮殿上设有一口锅和一把锯,每天必须亲自动手杀人才能快活,还威胁说要把母亲嫁给鲜卑家奴;人们只知道唐玄宗李隆基是"爬灰"皇帝,不知道后梁的开国皇帝朱温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儿媳睡觉;齐襄公姜诸儿则和同胞妹妹不分昼夜地做爱;金国皇帝完颜亮对乱伦也有特别的爱好。在中国的五百五十九个帝王中,暴君占去了三分之一,明王朝的二十个皇帝,除了七任帝朱祁钰外,其他的皇帝都拥有暴君血统。值得反思的是:暴君除了伤害国家和臣民外,尤其喜欢伤害自己的家族和亲人。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之一,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史,和埃及、印度、巴比伦并称为世界上的四大文明古国。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么历史悠久,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有一脉相承的文化。现在的希腊人跟从前的希腊人无关,现代的埃及人跟从前的埃及人无关,但现代的中国人却是古中国人的后裔。在长达五千年的历史中,从黄帝王朝到袁世凯称帝,出现了像样的或不像样的共计八十三个王朝和五百五十九个帝王,其中暴君人数占三分之一左右。几乎每一个王朝的亡国之君都且暴且昏,只有少数几个例外。就连那些本应该很英明贤德的开国之君,也有不少拥有暴君血统;如后梁帝国的开国皇帝朱温就是一个集叛徒、土匪、强盗和恶棍于一身的大暴君。明王朝的二十个皇帝,除了七任帝朱祁钰外,几乎都可以和暴君画等号。这些暴君缔造了践踏人权的极权专制政体,创立了野蛮的刑事诉讼法,树立了窒息社会生机的"官本位"价值观,使温顺的国民在一个又一个的噩梦中发抖。

    中国历史上的暴君大体可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类是有奇异癖好的暴君,如过分贪财或好色。第二类是缺乏自制力,被权力弄得昏昏然并最终丧失人性的暴君。第三类是能力超人,自视过高,听不进不同意见的暴君。第四类暴君则是制度的产物。

    (一)中国最早的暴君——夏桀和殷纣

    夏桀是夏王朝的末代君主。他文才出众,武艺超群;赤手空拳可以格杀虎豹,能把铜钩像拉面条一样随意弯曲拉直,如此文韬武略的男人应该有能力成为一个英明的君王。遗憾的是,夏桀把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暴虐、享乐和胡闹上。他大兴土木建造豪华夸张的皇宫,用黄金铸成的柱子就有九个。皇宫之内,肉堆积得跟山一样,在一个足有五平方公里的巨大池塘里盛满美酒,像风吹过的湖水一样波浪起伏。夏桀多次在酒池里划船,船上载着花朵一样的美女……夏桀最热心的工作就是举行盛大宴会,每次宴会都不少于三千人,这在当时那个幅员并不辽阔的国度里可是一个惊人的数目。三千人走到酒池边,像牛群饮水一样一齐从岸上伸下脖子,在震耳欲聋的助兴鼓声中放开喉咙狂饮。夏桀最宠爱的妻子妹喜有一个很奢华的爱好:喜欢听绸缎撕裂时发出的声音。夏桀因为爱这个女人,就极力满足她的"爱好",命宫女在她身旁日夜不停地撕绸缎。成千上万的妇女辛勤劳作的成果就这样被撕毁了。夏桀在任时的最大杰作是发明一种名为"炮烙"的酷刑,在铜柱上涂抹膏油,下面燃烧炭火,教犯人赤足在铜柱上走过。那是不可能不滑下去的,滑下去恰恰跌到炭火上烧死。当别人在这种酷刑中挣扎悲号时,夏桀沉浸在巨大的快乐之中。有一天,夏桀一面欣赏犯人的惨叫,一面问忠诚且英明的大臣关龙逢是不是快乐,关龙逢说:"这种做法,好像足履薄冰,危在目前。"一心想听好话的夏桀大光其火:"你只知道别人危在目前,却不知道自己危在目前!"下令把关龙逢推上烧得通红的铜柱,并眼睁睁地看着他掉进燃烧的炭火,在凄惨的悲号声中慢慢化成灰烬。有莘部落酋长伊尹提醒他再这样下去有亡国的危险,履癸大大地不以为然,他说:"你别妖言惑众,人民有君主,犹如天空有太阳,太阳亡,我才亡。"履癸是不可能和太阳相比的,他说这句话的第二年,商部落酋长商汤率军进攻夏王国的首都安邑(山西夏县),在鸣条(山西夏县鸣条冈)把力量占绝对优势的夏军击溃,夏桀成了俘虏,被放逐到蛮荒的南巢(安徽巢县,当时那里还未开发)养猪。夏王朝的寿命到头了,那天的太阳不但没有落下来,相反更加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