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3节:结局多半不好
    七、目光短视,急功近利,结局多半不好,轻则身败名裂,重则家族毁灭,权力越大毁灭得越是惨烈。政客不择手段,妒贤嫉能,自然和天下英雄结下了深仇,一旦政治上的靠山倒塌,权力的能源被切断,就会仇人遍野,四面楚歌。因为政客仇视美好的东西,政客重用的也都是和他一个模子的势利小人,这帮人在主人倒楣时只有落井下石的本领和热情,谁也不会去报答主人的栽培之恩,那些拼将一死酬知己的慷慨悲歌之士早就被政客排挤掉了;因此政客在走下坡路时往往众叛亲离,成了十足的孤家寡人。政客在位时无论多么权倾朝野,多么炙手可热,他的下场早就注定了,即使他侥幸能躲过惩罚,他的下一代也必然承受加倍的报应,因此历代得势的政客没有风光过三代以上的。上面所述的严嵩、赵高、易牙、来俊臣等曾经显赫一时的政客都逃不过杀身之祸;蔡京、袁世凯虽然侥幸躲过了刀斧之灾,但结局比砍头更为凄惨;蔡京把宋帝国玩垮后,自己被女真人流放到荒凉苦寒的东北"五国城",住在一间四面透风的破草屋里,日夜啼饥号寒,冻饿劳累而死;袁世凯则是在众人的唾骂声中死去的,死前连最亲爱的侄儿也背叛了他。

    政客和政治家的区别如同南辕北辙,但区分政客和政治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否则政客也不可能对人类文明造成那么大的危害。一则政客善于伪装,在位时总是把自己标榜成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救星,一副兢兢业业谨小慎微的样子,热心快肠地为你排忧解难,满口仁义道德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义愤填膺,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用美丽的假言虚词装潢门面而把真正的狼子野心巧妙地隐藏。二则政治家只关心国家大事,不大迎合人情世故,很容易招致普通人的误解和敌意。在政治不清明的时代,政治家为了大的目标有时也会牺牲一些小的原则,被迫干出几样迎合时世的末行,给反对他的政客留下了把柄。尤其是那些成功的政客和失败的政治家,更容易蒙蔽人们的视线,把政客误认为政治家。历史有一个悲剧性的定律:即政客成功的概率比政治家要大得多,因此政客和政治家在人们的价值尺度中也就经常发生错位。普通人很容易把胜利和正义混为一团,认为胜利者就是正义者,成功的政客也因此得到社会的肯定和认同。这显然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中国历史上的改革家除了商鞅一人取得成功外,王安石、张居正、康有为等人都失败了,但他们无疑都是伟大的政治家;袁世凯成功了,但他不过是一个无聊的政客。一个当权人物是政客还是政治家,我认为应该从下面三个方面着眼:

    一、看他有没有明确坚定的政治信念:政治家的政治信念是不可动摇的,即使他在掌权前为了一时的权宜之计而被迫掩藏自己的信念,可一旦大权在手就会努力去实现这个信念。如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极端厌恶五代至北宋初年浮华绮丽无病呻吟的文风,但那时的科举考试只认同类似的文章,以至欧阳修一连几次科考都名落孙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欧阳修只好强迫自己写一些浮词艳赋,换来科考名登榜首,三年后朝廷委派他担任主考官,才得以略抒平生胸臆,一扫浮华艳丽的文风,大力提倡明白晓畅的古文,亲笔录用了王安石苏东坡等杰才俊士,把北宋的文学推上了一个极高的境界。政客是没有政治信念的,即使有也不坚定,为了政治利益可以随时把信念牺牲掉。袁世凯本是拥护维新变法的,自己也曾加入了"强学会",但那不过是一种机巧的政治阴谋,以换取天下英雄对他野心的支持,一旦维新派失势就马上退出"强学会",掌握政权后的所作所为也与维新派的宗旨背道而驰。

    二、看他平时做人的"品格":政治家都有较高的"品格",看一个人品格的高低也应从三个方面着眼:一是"达"而视其所举,看他有权有势时推举和任用什么样的人,用人才还是奴才,用君子还是小人;二是"富"而视其所予,看他有钱时结交什么样的人,把钱用在谁的身上或用来做什么。凡是富贵时结交接济怀才不遇的志士仁人或把钱财用于公益事业的人都是品格高尚的人;相反,凡是把钱财用于个人享乐或谋求升官的人都是品格低劣的人。三是"贫"而视其所不为,品格高的人在贫穷时绝不干低三下四、出卖朋友和伤天害理之事,不取不义之财,哪怕这样做能使他即刻脱贫致富。品格低的人得意时张牙舞爪,失意时卑躬屈膝,一朝穷愁潦倒,什么下贱卑劣的事都干得出来,就更不用说取不义之财了。

    三、看他有没有责任心:政治家都有很强的责任心,时运不济时致力于"修身、齐家",对自己和亲人负责,不像政客那样自暴自弃或损人利己;时来运转时则全身心地"治国、平天下",呕心沥血,尽展平生所学,为国家和民族谋福利。政客则没有这样的胸襟和情操,一朝得志就拼命满足个人的私欲,把过去的损失夺回来。

    区分一个权力人物是政客还是政治家,有时会碰到一种特殊的情况:一种情况是政治家为了取得权力,有时也会像政客一样不择手段,这时的政治家和政客表面上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内在的实质是有区别的。首先政治家这样做是身不由己,情势使然,不这样做不但损害个人还损害到人类的正义事业,行为有着很大的被动性,是纯防御性的,不像政客那样主动且有攻击性;其次是政治家成为权力人物后,不再重复当初那些权宜之计,政治行为向光明磊落的方向发展。一个最鲜明的例子是李世民大帝,是他发动了"玄武门兵变",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扫清了自己通向皇位的障碍,其所作所为和历史上最卑鄙的政客没什么两样。但李世民仍不愧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他弑兄杀弟在当时的确有不得已的原因,不先发制人就会被杀,不仅如此,哥哥李建成和弟弟李元吉的才能胸怀和他相差太远,国家若落到他们手中前景不堪设想。李世民称帝后,没有像秦二世胡亥和隋炀帝杨广那样继续屠杀皇族血亲,相反和其他的皇亲兄弟相处得极为和睦。他励精图治,严于律己,把唐帝国建设成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理性的国家,缔造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没有贪污的"贞观盛世",成为自古至今最英明最杰出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