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2节:道德水准低下
    三、从骨子深处仇视美好的东西,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政客的心理都是阴暗的,因此他们见不得美好的东西,一见到美好的东西就要想千方设百计加以破坏,否则就会浑身不自在。这里有一则远古的事例可以说明政客的阴暗心理:秦始皇嬴政死后,按理应由长子扶苏继承皇位,可当时随侍嬴政的宦官头目赵高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因为扶苏太有能力,秦帝国在他手中一定会加倍强大,这是政客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赵高最中意嬴政的小儿子胡亥,因为那个荷花恶少除了花天酒地外什么也不懂,秦帝国到了他的手中就等于是一叶小舟驶进了乱石丛生巨浪涛天的湖面,结局肯定好不到哪里去,这正是政客所希望的。因为太接近权力魔杖的缘故,赵高运用阴谋诡计使胡亥登上了皇位,因此深得二世皇帝的宠信。胡亥即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赵高的劝说下把包括扶苏在内的十二个哥哥砍头示众,还把十位如花似玉的姐姐投入杜县监狱,任赵高一个个地鞭打至死,剥光了衣服陈尸街头,任乡里小儿猥亵凌辱。如果因胡亥当皇帝在法理上站不住脚,杀死十二个哥哥以消除法理上更合法的继承人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处死十位公主却找不到任何非做不可的理由,因为女人根本不可能构成皇位的威胁。惟一的解释就是赵高的阴暗心理,也许十位公主过于美丽,赵高见不得美丽的东西,如不能独占就要亲手毁掉而后快。设想如果赵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毁掉公主之前是决不会放弃凌辱她们的机会的。如果你的上司是一个政客,那么你千万不要在他的面前展现自己的才能和美德,政客最忌恨有能力的下属,一旦发现你德才兼备,他就会下意识地处处和你过不去,而不管这样做是否对他有利。政客由衷地欢迎人性的弱点,尤其是欢迎上司的弱点,因此政客不喜欢英明的上司。如果上司是一个昏庸低能的人,他就会处处如鱼得水,充分利用上司的昏庸来达到自己见不得人的目的。尤其是那些昏庸固执而又自以为很聪明的上司,政客能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令其不自觉,等到他们有觉察时已经迟了。

    四、道德水准低下,缺少人类的高贵情操,只有升官谋利一个目标。政客最热衷的是升官揽权,为此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干得出来,除了升官、贪污和享乐外,根本不知道人类还有自我实现匡时济世等与生俱来的高贵情操。因此政客在伤害你时,你千万不要指望对方哪一天会良心发现,那简直是和政客不清洁的血统过不去。政客在谋求升迁时,总是事先圈定可能的竞争对手,然后尽其所能予以打击排挤,而不管对方是否真的愿意和他竞争,相反你越是表示无所谓的心态他越认定你别有用心,从而对付你的手段也更毒辣,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世上有不想升官弄权的人。

    五、亲情友情淡漠,认势不认人,只效忠于势力较大的一方。公元前七世纪上半期,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姜小白有一个宠臣易牙,靠无微不至地迎合国君的低级嗜好而获得信任。齐桓公有一次无意间在他面前提起,自己什么佳肴都吃过,就是不知人肉是何滋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易牙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个天赐良机,回家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并精心烹调,然后献给齐桓公品尝,等到齐桓公吃了个酣畅淋漓并连称好吃之后,易牙才告知主公吃的是他的儿子,把这个骑士式的英雄感动得热泪盈眶,认定易牙才是对他最忠心的臣子。等到易牙最为忌惮的齐桓公的股肱之臣管仲死后,这个忠心的臣子就设计把齐桓公饿死并使他的尸体爬满蛆虫。无独有偶,公元七世纪后半期的酷史来俊臣和周兴是最好的朋友,有一天,武则天把一件密告周兴谋反的检举信交给来俊臣调查,任何人都认定来俊臣一定会为他的好友昭雪,可来俊臣却命人把一个大瓮架在燃烧的炭火上,然后对周兴说:"有人告兄台谋反,我奉命调查,请君入瓮。"周兴的命运可想而知。与易牙、来俊臣相比,19世纪末期的政客兼军阀袁世凯的表现不但丧尽天良,而且对国家的损害是灾难性的。那时伟大的光绪皇帝为了使国家富强,下令在朝野推行日本明治维新式的变法,遭到了以那拉兰儿为首的那些腐朽的官员士大夫的反对。光绪帝为了使变法成功,就亲自召见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的袁世凯,请求他对皇阿玛实行兵谏。袁世凯当面感激涕零,发誓要不惜万死来报答君王的知遇之恩;可一转身就去向直隶总督荣禄告密,因为那时中央的军权掌握在守旧党领袖荣禄手中,守旧党的势力比维新党强大百倍,政客只效忠于权力较大的一方。在古今政坛上,有的政客为了讨好自己的上司,甚至不惜鼓动自己年轻漂亮的妻子和上司私通;或强迫本来很优秀的女儿和达官贵人的荷花恶少联姻。妻子女儿是他的至亲,在政客手中也不过是一张牌,为了升官可以狠心地牺牲掉,就更不用说其他亲人了。

    六、明于人而暗于事,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大凡政客都老于人情世故,尤其精于内斗,在打击政敌排除异己和运用权术方面精明过人;可一碰到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和抵御外侮,他们的智商差不多像白痴。如公元前三世纪的秦帝国宰相赵高,就是一个在内斗中把权术玩得溜溜转的大政客,他用不到三年的时间就把朝中的政敌剪除罄尽,把秦帝国的根基掏空,最后连皇帝生死也操在他的手中。这个在内斗中无往不胜的人物,一听说刘邦的叛乱军队逼近咸阳,在绞尽脑汁后仍然一筹莫展,最后做出的决策竟然是"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