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历史在这里哭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节:政客和政治家
    一、政客和政治家

    政客和政治家是政坛的南北两极,政治家有政治理想,政客则以贪污弄权为第一要旨;历史上最著名的政治家是李世民和华盛顿,最有代表性的政客是严嵩和和;政治家并不总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人物,成吉思汗曾使亚洲文明倒退了几百年,但所有的政客都是阻碍历史前进的卑劣小人;政客和政治家与职位的高低没有必然联系,袁世凯身为一国元首,可仍是一个卑鄙无聊的政客,海瑞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却是一个有责任心的政治家。

    1542年,明帝国的第十二任帝朱厚熜任命严嵩担任华盖殿大学士,即实质上的宰相。

    严嵩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大政客兼大贪官之一,他完全靠精密的谄媚和撰写玉皇大帝的"青词"而被擢升到宰相的高位。他谨慎小心地侍候他的政治老板,外貌上对任何人都和蔼可亲,只有在排除他的政敌时才露出毒牙。他惟一的工作不是处理国家大事,而是研究朱厚熜的性格脾气,他对朱厚熜大脑上的每一根神经都了如指掌。朱厚熜自以为十分聪明,严嵩在朱厚熜面前便处处显示自己窝囊。朱厚熜死不认错,严嵩在任何情形下都避免暴露朱厚熜的过失。朱厚熜反复无常,严嵩就永不提任何建设性的建议。朱厚熜猜忌大臣结党营私,严嵩对任何陷于危难的朋友都拒绝援救。朱厚熜残忍好杀,严嵩正好利用他来肃清异己。严嵩从不说一句使朱厚熜不愉快的话,任何情形之下都不说。君臣之间没有一点道德性质或政治见解的契合,只有无微不至的揣摩和欺骗。严嵩对朱厚熜的了解,远远超过朱厚熜对他的了解,因此他能把朱厚熜玩弄于股掌之上达二十年之久,直到1562年才被朱厚熜勒令退休。

    自那以后,纯政客类型的政治形态在中国政坛深深地扎下了根,成为数百年来最丑陋的政治现象之一。

    政客和政治家是两个不能混同的概念。两者的共同点是追求权力,不同点是得到权力后用来干什么。政治家一般都有远大的理想和明确的政治目标,有一定的道德水准和人类的高贵情操,得到权力后就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意志,以促进人类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是一个杰出的政治家,是他率领穿着草鞋在雪地上行军的美国民兵赶走了数量和装备占绝对优势的大英帝国殖民军,取得了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1789年,华盛顿以全票当选合众国的第一任总统,按理可以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好好享受一番并为他的家族谋点私利了,但华盛顿没有这样做,而是竭心尽力把合众国这个松散的联邦组成一个坚实的国家,同时在他的国土上把当时还停留在理论上的民主政治蓝图付诸实施。18世纪的西欧流行"三权分立"、"天赋人权"、"民主共和"、"社会契约"等资产阶级政治理念,但除了英国和荷兰有限地实施了这些政治理念外,整个地球还处在专制和极权的淫威之下。华盛顿是孟德斯鸠(三权分立说的集大成者)和卢梭(《社会契约论》的作者)的忠实信徒,参政前极端厌恶专制独裁,大权在握后并没有像大多数权力人物那样转而喜欢这两样东西,而是下决心要在新大陆上根除专制政体的毒瘤,让民主政治在美国扎下深厚的根基。美国成立的早期,处于民主政体下的国民有时不恰当地运用自己的民主权力,损害了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全,不像专制国家那样能够快速给国家带来秩序和安定。当时有相当一部分国民和政务官不理解这是一个全新政体产生前的必然现象,是一个新生命降生前的阵痛,转而怀念已被抛弃的封建专制政体。他们提议赋予总统不加限制的权力,甚至建议华盛顿干脆当皇帝,这对一个国家统治者来说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但华盛顿是那种既有政治远见又对国家民族有着强烈责任心的政治家,他断然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不但拒绝当皇帝,还主动退出第三届总统竞选,主动从政坛上退下来,创立了废除领袖人物终身制的光辉范例,因为他认为终身制是变相的专制独裁。华盛顿的光明磊落和不顾千夫所指想当皇帝的大政客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构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比,因为袁世凯不过是一个政客,和杰出的政治家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政客无论拥有多大的权力,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拥有更多的权力,因此政客最热衷的是升官、揽权、贪污、享受!

    纵观严嵩的所作所为,我们可以粗略归纳一下政客的基本特征:

    一、没有明确的政治理想,也没有任何文化信仰。政客一般没有鲜明的政治立场,改革派、保守派、激进派在他们眼中都差不多,哪一派得势他就跟谁,只要能让他当官就成,而不管对方信奉什么哲学什么思想。如北宋末年的政客蔡京,本是拥护王安石变法的新党人士,当旧党上台执政时,却迫不及待地向旧党领袖司马光摇尾乞怜。当司马光下令以五天的时间为限,撤消"募役法",恢复"差役法"时,大家都担心时间短促,不容易办到,只有开封市长蔡京如期完成,以至司马光呼吁旧党人士向蔡京看齐。八年后新党得势,蔡京又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热度最坚决的态度叛离旧党,投入新党,宣布旧主司马光是"奸党",刻在石碑上,昭告全国。

    二、没有是非标准,只有永恒的利益。大凡政客都是惟利是图的,心中没有好坏、正邪、善恶、是非、对错、真假之分,只要对他们有利的就是好的,否则就是坏的。政客都有混水摸鱼的本事,他们讨厌政治清明的治世,日夜祈求天老爷早一点让国家和政府政令不修,使他们有空子可钻;但政客并不喜欢乱世,因为乱世是英雄的天下,他们没有能力当英雄,还很可能被英雄砍头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