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36
    那晚原本还要再到研究室,但酒的后劲让我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找宠物店。没想到一只纯种小狗的价钱竟然都要上万元。不禁感叹生不逢时,竟生在一个狗比人贵的时代。

    我向很多学弟询问是否有人有不想养的狗?过了几天,有个学弟说他女友的妈妈的朋友的邻居的母狗刚生完小狗。我跑去碰碰运气,很幸运从一窝小狗中抱回一只白色小公狗。牠大约一个月大,刚断奶,父亲是长毛犬,母亲是短毛犬,牠像父亲。

    我将小狗抱给李珊蓝,她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这是真的狗吗?」她用手轻轻抚摸小狗的身体,小狗回头舔了舔她手指。她兴奋地大叫:「是真的耶!」『让妳抱吧。』我说。她小心翼翼接过小狗,将脸颊贴着牠的身体,神情充满愉悦。

    李珊蓝将小狗养在院子里,她要睡觉时再把牠抱回房间。她从工作的超市拿了一大包狗干粮和两箱狗罐头准备喂牠。『这些东西是过期的吧?』我问。「开什么玩笑。」她的口吻带点训斥,「牠哪能吃过期的东西。」『喂。』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那我呢?』「你跟小狗计较,太没志气了吧。」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小狗很活泼,几天后便认得我和李珊蓝两人。荣安第一次看见牠时也很兴奋,把牠抱起来逗弄一番后,突然大叫:「啊!」『怎么了?』我吓了一跳。「你看!」荣安将小狗的肚子朝向我,「牠只有一颗睪丸耶!」我差点跌倒,李珊蓝则一个箭步从荣安手中抢走牠,直接走回房间。

    「怎么了?」荣安一头雾水,「我说错话了吗?」我瞪了他一眼,不想回答。「莫非睪丸不能算颗,要算粒?」荣安自言自语,「所以要说一粒睪丸才对?」我不想再听他胡说八道,拉着他一起到Yum。

    小云听说我为了李珊蓝抱回一只小狗来养,好奇地问东问西。但她不对小狗的样子或如何养牠好奇,她好奇的是我的动机。『我想她大概很喜欢小狗,所以想办法抱了一只,就这么简单。』在小云的追问下,我回答。小云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便不再追问。

    『我的动机很奇怪吗?』过了一会后,我问。「不会呀。」她说。『可是妳看我的眼神很怪异。』「是吗?」她连续眨了几下眼睛,「会怪吗?」『很怪。』我说。

    小云没回答,转身煮咖啡。煮好了端给我时,弯身靠近我,说:「你喜欢她吧?」这个疑问句吓了我一大跳,我不知作何反应,只是楞楞地望着她。

    决定要抱只小狗给李珊蓝时,并没有因为喜欢她所以要取悦她的念头,真正动机只是单纯因为她有着孔雀的眼神。虽然我从未看过真的孔雀,但在教授询问那个心理测验时,心底浮现上来的孔雀眼神,竟与李珊蓝生日那晚的眼神一样。

    『嗯。』想了很久,我缓缓点了点头。这次轮到小云和荣安吓了一跳。小云惊讶我的大方承认;而荣安则惊讶我喜欢李珊蓝。我们三人同时陷入长长的沉默中。

    「你为什么喜欢她?」小云首先打破沉默。『她好像需要我,这让我有种被需要的感觉。』我说。「被需要的感觉?」小云很纳闷,「这不是爱吧。」『或许吧。』我耸耸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接着说:『反正我不是选羊的人,不会在乎喜欢的人是否就是真爱。』小云不再追问,只淡淡笑了笑。

    『妳觉得呢?因为这种理由而喜欢一个人,会不会很奇怪?』我问。「你有自己的想法就好,我怎么看并不重要。」小云也耸耸肩,「你忘了吗?我也不是选羊的人。」『那妳会因为什么样的理由而喜欢一个人?』「我是选马的人,搞不好会因为某个男生跑得快而喜欢他也说不定。」她说完后便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只剩荣安仍是满脸问号。

    回家的路上,荣安几度想开口最后却忍住,这对他而言很不寻常。直到踏进我房间,他终于忍不住问:「你真的喜欢李珊蓝吗?」『这很重要吗?』我说。

    「可是她的脾气不太好。」『这很重要吗?』「你们的学历和生活背景都有很大的差异。」『这很重要吗?』「你不是最讨厌选孔雀的人吗?可是她偏偏就是选孔雀的人。」『这……』我接不下话。

    我确实不喜欢选孔雀的人,也讨厌自己选了孔雀。虽然大家(李珊蓝除外)都说我不像选孔雀的人,但李珊蓝却像极了选孔雀的人。这么说的话,如果我喜欢她,岂不造成矛盾?

    「你在森林里养了好几种动物,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森林,而且只能带一种动物离开,你会带哪种动物?」荣安突然问了这个心理测验,我很讶异。「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狗吗?」他问。『不知道。』我摇摇头。「狗应该代表友情吧。」他说,「发明这个心理测验的人,一定不认为这世上有人会觉得友情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我看着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刚升上大二时要换寝室的事?」他说。『嗯。』我点点头。「那时大家都说我常闯祸、会带来厄运,甚至说我行为举止很怪异,不像正常人,比方说我会遛鸟。」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接着说:「所以没有人肯跟我住同一间寝室。」『这事我记得。』

    「只有你肯接纳我。」他说,「你问我:睡觉会不会打呼?我回答:不会。然后你说:这间寝室只有一条规定——如果有人睡觉打呼,另一个人便可以用脚踹他的屁股。」我想起这段往事,脸上不自觉露出微笑。「打从我们住同一间寝室开始,你便是我这辈子最好最重要的朋友,如果将来我们同时喜欢一个女孩子,我一定会让你,也会帮你。」『不用你让。』我笑了笑,『最好你也别帮。』

    「刘玮亭的事我很自责,是我害了你,让你一直背负着对她的愧疚。我发誓除非你找到真正喜欢的人,否则我这辈子一定不交女朋友。」『你放心好了,她现在已经有男友,我不会再觉得愧疚了。』他点点头,又继续说:「原以为你跟柳苇庭在一起就会幸福快乐,没想到你们还是分手了。」『说这干嘛?』我说,『都已经过去了。』

    「我觉得你能幸福快乐最重要,所以不管那个心理测验的选项里是否有狗,我一定要选狗。」荣安突然提高音量,握紧拳头大声说:「我一定要选狗!因为友情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

    脑海里浮现荣安怯生生站在寝室门口询问,他是否可以住进来的往事。我很清楚忆起他那时候的眼神。没错,也是因为他的眼神,所以我决定跟他同住一间寝室。即使当时班上同学不是劝我,就是笑我笨。

    「你真的喜欢李珊蓝吗?」『应该吧,还不太确定。』我说,『也许等弄清楚她选孔雀的理由后,便可以确定。』「如果你确定了,一定要告诉我喔。」『嗯。』我点点头,『一定。』荣安很开心,又一个劲儿的傻笑。

    「告诉你一个秘密。」他说。『什么秘密?』我问。「其实你睡觉很会打呼。」『真的吗?』我很惊讶。「嗯。」他点点头,「但我从没踹过你屁股。」『还好你选狗。』我说。然后我们同时开怀大笑。

    跟荣安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很清楚他容易讲错话、容易闯祸的样子。但我更清楚知道他的质朴、他的善良可爱,以及他对我的忠实。他带我去Yum、常来台南陪我,也是希望我能快乐。记得有次他问我:「想不想看见幸福的样子?」『想啊。但是怎么看?』他立刻脱下裤子,露出他的命根子,得意地说:「我用蓝色的笔将小鸟涂成青色就变成青鸟了,青鸟是幸福的象征。现在你看见青鸟了,恭喜你!你已经找到幸福了!」

    我可能会因为这样而长针眼,不禁恨恨地说:『干嘛还需要用笔涂?我踹几脚让它淤青,它也会变青鸟。』「说得也是。」他说。我抓起地上的裤子,往他脸上一砸,大声说:『快给我穿上!』

    想到荣安以前那些无厘头的举动,虽然当下总觉得生气和哭笑不得,但现在回想起来,心头却暖暖的。荣安是选狗的人,即使他是条癞皮狗,他仍是最忠实的狗,只属于我的狗。

    一个月后,荣安又要从屏东调到宜兰。宜兰跟台南,一个在台湾的东北,另一个在西南。我们彼此都很清楚,见面的机会不多了。他要去宜兰前,还特地先来找我,并拉着我很慎重地交代李珊蓝:「他就麻烦妳照顾了,万事拜托!」李珊蓝觉得莫名其妙,还瞪了他一眼。

    「你一定要记得,我是选狗的人。」临上车前,荣安对我说:「不管你变得如何、别人怎样看你,我始终是你最忠实的朋友。」车子刚起动,他立刻摇下车窗,探出头大声说:「即使天塌下来,我仍然是你最忠实的朋友。千万要记得喔!」

    送走荣安后,我走进院子,李珊蓝正在逗弄着小狗。「有狗的陪伴真好。」她说。『没错。』我说。

    我开始怀念那晚的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