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7
    有个黄衣女子往这里走来,将一个很大的透明酒杯放在桌上。杯子的直径起码有30公分,倒满两瓶酒大概不成问题。不过杯子里没有酒,只有七八张红色钞票躺在杯底。我略抬起头看着她,她说:「要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转头看了看金吉麦,只见他猛点头。

    黄衣女子笑了笑,开始在我面前舞动起来。她将双手放在我头上,随着节拍反复搓揉我头发、耳垂和后颈。彷佛化身为听见印度人吹出笛声的眼镜蛇,她的腰像流水蜿蜒而下,也像藤蔓盘旋而上。上上下下,往返数次。然后她停了下来,双手搭在我肩膀,身体前倾,跨坐在我腿上。

    从她舞动开始,我的肌肉一直是紧绷着,根本无法放松。当她跨坐在我腿上时,我吃了一惊,双手缩在背后做出稍息动作。后来她甚至勾住我脖子,我的鼻尖几乎要贴着她扬起的下巴,而我的眼前正好是她艳红的双唇。一股浓烈的脂粉香混杂少女汗水的气味,顺着鼻腔直冲脑门。我的视线偷偷往上移,看见她眼睛朝上,额头渗出几滴汗水。大约是20岁的女孩啊,也许还更小,一脸的浓妆显得极不相称。

    我偷瞄她几次,她的视线总是朝上,因此我们的视线始终无法相对。这样也好,如果视线一旦相对,我大概连勉强微笑都做不到。只好试着胡思乱想去耗掉这一段男下女上的尴尬时光。我突然联想到,她好像是溺水的人,而我是直挺挺插入水里的长木。她双手勾住我并上下前后舞动的样子,像不像溺水的人抱住木头而载浮载沉?

    「谢谢。」她停止动作,离开我的腿,直起身时淡淡说了一句。『喔?』思绪还停留在我是木头的迷梦中,便顺口说:『不客气。』「什么不客气!」金吉麦有些哭笑不得,不断对我挤眉弄眼。荣安拉了拉我衣袖,在我耳边说:「给一百块小费啦!」我恍然大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钞票,放进她带来的大酒杯中。她没再说话,逆时针绕着圆桌走了半个圆,到金吉麦面前。

    我有脱离险境的感觉,略事喘息后,转头跟荣安聊天。聊了一会后,我才知道这家店每晚12点过后,便有这种热舞。因为坚持着12点过后的规矩,再加上没有明显的违法情事,因此辖区警察也不会来找麻烦。「一百块小费是基本,但你若高兴,多给也行。」荣安说。我瞥见金吉麦轻松靠躺在沙发上,右手还轻抚那黄衣女子的背。

    穿蓝色丝质衣服的女子将饮料端来,她对周遭一切似乎不以为意,即使黄衣女子正坐在金吉麦腿上热情舞动着。反倒我觉得有些羞愧,不敢正眼看她。她把饮料一一摆好后,便转身走人。喝了一口泡沫红茶,味道很普通,跟一杯卖10元的泡沫红茶没啥差别。

    「赏妳一百块大洋。」金吉麦将一百块钞票放进大酒杯,并笑着跟黄衣女子挥挥手。「学长,放轻松啦。」黄衣女子走后,金吉麦笑着说:「这里不算是色情场所,你不会被抓进警察局的。」然后他说真正的色情场所,一般人消费不起却又心存好奇,所以这里刚好提供给生活在光明里的人一个接近黑暗的机会。「如果你不要这种特别服务,说“不”就行了。」听到他这么说,我才稍微安心。

    看了看四周,有几桌的客人看起来像是大学生模样,甚至还有女生。他们还满悠闲自在的,似乎只是单纯喜欢这种热闹、新鲜与刺激。「嗨,你好。」一个红衣女子走近我,带着微笑。『不。』我说,并摇摇头。「好嘛。」她昵声撒娇,「没关系啦。」『这……』我不知所措,眼神转向金吉麦求援。没想到金吉麦反而笑着说:「我学长会害羞,妳要温柔一点。」女子嫣然一笑,放下一大一小两个杯子在桌上,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别紧张哦。」

    不紧张才怪。她不像先前的黄衣女子视线总是向上,她跳舞时始终直视着我。如果我稍微偏过头,她的双手会捧着我脸颊,将我扳正朝着她。还好她并没有跨坐在我腿上,我还不至于太紧张。视线偷偷游移,瞥见桌上的一大一小两个杯子。大杯子的杯底躺了十多张钞票,其中竟然还有几张五百块的钞票;小杯子是普通的茶杯,装满了四四方方的冰块。

    她突然停下来,从小杯子里拿出一个冰块,含在口中。然后她跨坐在我腿上,双手轻放在我肩上,脸慢慢贴近我。被火红嘴唇含着的白色冰块,滑过我右耳、右耳垂、右脸颊后往下,绕着脖子的弧度,经过喉结的高突,往上滑过左脸颊、左耳垂、左耳。沿路上,我不仅感受到冰块的冷,更感受到她鼻中呼出的热。而她嘴里更不时含糊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这就是她为什么会拿到五百块小费的必杀技吗?或许她认为这是种挑逗,但对我而言却是折磨。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她终于离开我腿上,将口中的冰块吐在桌上,其实也只剩小冰角而已。我不等她开口,立刻掏出一百块钞票放进大杯子里。她说声谢谢,低头又将桌上的小冰角含进口中,然后拉开我衣服领口,将冰角吐进衣服内。我吓了一跳,突然觉得腹部一阵冰凉,赶紧拉扯衣服抖出那块小冰角。她咯咯笑着,视线转向荣安。「不。我怕冷。」荣安迅速站起身,「我要去上厕所。」说完一溜烟跑掉。

    「来这里吧。」金吉麦说,「让我的热情融化妳的冰块。」红衣女子笑吟吟地点点头,走向金吉麦。我整理好衣服,越来越觉得这地方真的不适合我,开始如坐针毡。环顾四周,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乐在其中;除了站在吧台旁那个穿蓝色丝质衣服的女子。

    我不禁多看她两眼,发觉她只是斜靠在吧台,视线虽偶尔会四处游移,但没有任何的人、事、物可以吸引住她的目光超过0.1秒。震耳的音乐、舞动的女子,使这个空间的温度升高、空气也快速流动。所有人都在动,即使只是单纯听音乐的人,手指也会跟着打节拍;只有她,始终是冰冷的存在,一副天蹋下来也与她无关的样子。她就像乌鸦头上的白发一样突兀。

    荣安从厕所回来了,我埋怨他不讲义气,竟然独自溜走。「没办法。」他说,「我不喜欢女孩子坐在我腿上动来动去。」『那你为什么带我来?』我说。「这地方是包商请我们来玩的,金吉麦那时也在。」荣安说,「我虽然不习惯这里,不过看其它人都很开心,所以猜想你也会开心。」我苦笑两下,说:『所以你这次才拉金吉麦来壮胆?』。「是啊。」荣安偷瞄了金吉麦一眼,「他在这种场合算是如鱼得水。」我也看了看金吉麦,但看不到他的脸,他的身影被一个绿衣女子遮住,只能看到他放在女子腰部的双手。

    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女子正站在桌旁,我慌张地站起身,猛摇手说:『不。我不要。』匆忙起身时大腿碰上桌子,杯子摇摇晃晃后倒了下来,发出匡的一声。「你做什么?」她说,「我是来收杯子的。」这才看清楚她是穿蓝色衣服的女子,于是说:『我以为妳是……』她刚弯身用手将杯子扶正,但听到我的话后,立刻直起身子逼视着我,冷冷地说:「是什么?」

    极度嘈杂的环境中,杯子撞击桌面的声音显得微不足道。但她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却一字一句清晰地钻进我耳里。我好像不只接触她的静电保护层,可能已经穿透保护层并冒犯了她,于是她释放出更高的电压、更强的电流。我觉得应该跟她说声对不起,但却开不了口。

    她收拾好杯子,直接走开,不再理会依旧呆立的我。荣安拉了拉我,让我重新坐回沙发。我靠躺在沙发上,静静看着舞台上舞者的扭动,偶尔转头跟荣安说话。当任何想热舞的女子近身三步时,我立即摇手摇头并转身以示拒绝。荣安也是,只不过他的拒绝方式就是跑进厕所。金吉麦似乎来者不拒,我转头看他时通常看不到他的脸。

    「给点专业精神好不好,拜托。」那是金吉麦埋怨坐在腿上的女子竟分心观摩舞台上舞者的舞姿。「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不能使用两次!」那是红衣女子再度坐在金吉麦腿上时,他说的话。金吉麦不断送往迎来,各种颜色的女子都曾一亲芳泽他的大腿。到后来我干脆连口袋剩下的三张百元钞票也给他。

    我们在午夜两点离开中国娃娃,虽然外面天气冷,但我觉得神清气爽。不知怎的,我想起那个心理测验,便问金吉麦:『你在森林里养了好几种动物,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森林,而且只能带一种动物离开,你会带哪种动物?』「学长,这个我大学时代就玩过了。」他回答,「那时我选老虎,因为老虎最威猛,会让我觉得最有面子。但是现在嘛,我会选别的。」

    『你现在会选什么动物?』我又问。「孔雀。」他笑着说,「孔雀既高贵色彩又艳丽,如果带在身边的话,随时随地都会觉得赏心悦目。」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几年前打系际杯乒乓球赛时,他兴奋地跟我说:「学长,我们赢了,进入八强了!」他那时候的笑容,跟刚刚女子坐在他大腿时的笑容,完全不同。

    『你也选孔雀啊……』我说完这句话后,试图再多说点什么,却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