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3
    小云给我的感觉很好,而且我很感激她并没有追问我选孔雀的理由。我知道她不是忘了问,只是不想问而已。

    日后每当荣安提议要到Yum去坐坐时,只要我手边不忙,便会答应。到了Yum后,一来不太会喝酒;二来酒的价钱比较贵;三来怕随便点个酒结果发现它代表欲求不满寂寞难耐之类的意思,所以我干脆点咖啡。小云依然亲切,总是抽空跟我们闲聊,聊久了便觉得算得上是朋友。也知道店里唯一的女服务生叫小兰。

    后来发生了一件意外:荣安的腿断了。荣安在工地的宿舍是货柜屋改装的,架在两层楼高的位置。台风来袭时货柜屋被吹落至地上,然后翻滚了一圈,在里面的他就这样断了左腿。我听到消息后到医院看他,除了身上有一些擦伤外,左脚已上了石膏,可能得在医院躺上两个礼拜。

    「我突然从床上腾空飞起,眼睛刚睁开,便撞到天花板的日光灯。」荣安躺在病床上,左脚高高吊起,神情不仅不萎靡,反倒还有些兴奋。「然后地板不断旋转而且越来越大,匡的一声我又撞到地板。」我递给他一颗刚削完皮的苹果,他咬了一口苹果后,嘴巴含糊说着:「我看到我的一生像快转的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在眼前快速掠过。」

    『喔?』我觉得很新奇。「影像变化虽快,但每一幕都很清晰。我还看到好多人,包括国中时的老师、高中时暗恋的女孩等等,都是我生命历程的重要人物。」『这些影像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我问。「黑白的。」荣安哈哈大笑,「因为我肝不好,所以人生是黑白的。」我突然不想同情躺在病床上的他。

    「你知道我还看到谁吗?」荣安说。『谁?』「后来我看到了你,看到你身边没有女朋友陪伴,一个人孤伶伶的。我突然觉得肩膀有股力量,于是在黑暗中爬啊爬的,就爬出来了。」『这么说的话,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啰?』「算是吧。」荣安说完后,双眼看着天花板,很累的样子。

    把手中的苹果吃完后,他转头看着我,又是一阵傻笑。『还吃不吃苹果?』我说,『我再削一个给你。』「好啊。」他点点头。

    荣安住院那些天,我每天都会去陪他,反正医院就在学校附近。有时我还会带书去待上一整个下午,如果书看完了无事可做,就拿起笔在荣安左脚的石膏上推导式子。说来奇怪,在石膏上推导方程式时特别顺畅,很多以前没办法克服的难题都已迎刃而解。我怀疑爱因斯坦是否也有朋友断了腿以致他可以推导出相对论。

    连续过了几个没有荣安来骚扰的晚上,我开始闷得发慌。一个人骑上机车,骑往运河边的Yum。「咦?」小云有些惊讶,「今天你一个人?」『嗯。』我点点头。吧台边虽然只稀稀落落坐了三个人,但我还是习惯坐在左侧角落。

    小云端来一杯咖啡,然后问:「荣安呢?」『他的腿断了,不能来。』我说。「呀?」她很紧张,「发生了什么事?」我稍微解释一下荣安的状况,并拿起吧台上的火柴盒充当货柜屋,然后将火柴盒摔落、翻滚。『他的腿就这样断了。』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竟然只有断了腿而已。」小云说。

    我左手端着咖啡杯,嘴唇离开杯缘,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说:『我也觉得只断了腿真是可惜。』「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云突然醒悟,急忙摇摇手,「我的意思是,在那种状况下,应该会受更重的伤,所以只断了腿是……」『没有天理?』「不。」她的脸开始涨红,「那叫不幸中的大幸。」『原来如此。』我继续喝了一口咖啡。

    「喂。」过了约一分钟,小云说:「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却故意要误解我的意思。」『没错。』我放下咖啡杯,笑了起来。小云也跟着笑,笑了几声后,她说:「你跟荣安的味道不太一样。」『是吗?』我很好奇。

    「他是那种典型的学工程的人,而你身上的某部分有我熟悉的气味。」『什么气味?』我闻了闻腋下。「不是身上的味道啦。」小云笑了笑,「我不会形容那种气味,只知道你的气味和我求学时身旁的人的气味有些类似。」『妳念什么的?』「企管。」我微微一惊,试着端起咖啡杯伪装从容。

    「看你的反应,好像你有熟识的人也念企管?」小云的眼睛很利。『嗯。』我含糊应了声。「该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念企管吧。」我睁大眼睛,缓缓点了点头。「你又来了。」小云笑了起来,「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们曾经山盟海誓,可是现在劳燕分飞,于是你只能在pub里舔拭伤口?」小云越说越开心,但我的眼睛却越睁越大。

    她看我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动,便伸出右手在我面前挥了挥,说:「不要再玩了,这样不好笑。」『我不是在玩。』我眨了眨发酸的眼睛。「难道……莫非……」轮到她的眼睛睁得好大,「真让我说中了?」『嗯。』我苦笑了一下。「对不起。」她吐了吐舌头。『没关系。』

    小云似乎有些尴尬,露出不太自然的微笑后,说:「今天让我请客吧,不然我会良心不安。」『好啊。』我说,『不过我还要来一杯Martini。』「你趁火打劫。」『妳忘了吗?』我说,『我是选孔雀的人。』

    她在加了冰块的调酒杯里倒入琴酒、苦艾酒,用酒吧长匙快速搅一搅,然后把冰块滤掉,倒进刚从小冰箱里拿出来的鸡尾酒杯,最后再加一颗红橄榄便算完成。「为什么点Martini?」小云问。

    『我常看到有人点,所以想喝喝看。』「马汀尼确实是一杯很有名的鸡尾酒,甚至可以说是名气最大。」小云说,「不过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点“酒”?」『既然聊到了我的前女友,我想酒应该会比较适合我的心情吧。』我喝了一口Martini,只觉得满口冰凉。

    小云走回吧台中央,一个打条领带戴着银框眼镜的男子也点了马汀尼。「麻烦dry一点。」他说。她有意无意地朝我笑了笑,然后又调了一杯Martini给他。我拿起手中这杯不知道是dry还是wet的Martini,慢慢喝完。「越dry的Martini,表示苦艾酒越少。」一抬头,小云已站在我面前,脸上挂着微笑。

    吧台边只剩下我和另一位点Martini的男子。他算安静,通常一个人静静抽着烟,弹烟灰的动作也很轻。店内还有两桌客人,聊天的音量很小,有时甚至同时闭嘴聆听音乐。小云在吧台内找一些诸如擦拭杯子的闲事来做,左晃右晃。有时晃到我面前,但并没有开口,我猜想她应该还是觉得尴尬。

    『我不是来这里舔拭伤口,只是单纯喜欢这里的气氛。』在小云第三次晃到我面前时,我开了口,试着化解空气中的尴尬。她没回话,停下手边的动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山盟海誓应该还谈不上,只是经常花前月下而已。至于劳燕分飞嘛,东飞伯劳西飞燕,意思是对的;不过我是孔雀,习惯东南飞。』我说完后,发现小云嘴边的微笑很自然,便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她研究所才念企管,大学念的是统计。』我说。「我一直念企管。」小云终于开口,「研究所也是。」『喔?』「想不到吧。」她笑了笑,「一个女酒保竟然是研究所毕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小云拿了一小碟点心放在我面前。

    『她和我一样,都是成大的学生。』我说。「我也是耶。」她说。『那么或许妳认识她吧。』「或许吧。」小云耸了耸肩,脸上一副你不说我就不问的表情。

    『好吧。』我说,『看在免费的Martini份上,她叫柳苇庭。』「她高我一届,是我学姐。」小云说,「我们还满熟的。」『真的吗?』我很惊讶。「嗯。」她点点头。『真巧。』我说,『妳哥哥是荣安的朋友,妳学姐是我的前女友。』

    「麻省理工学院的索拉波做了一个研究,在美国随机选出两个人,并假设平均每人认识一千人,那么这两人彼此认识的机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可是这两人共同认识某个朋友的机率却高达百分之一。」『假设平均认识一千人?』我说,『好像太多了。』「也许吧。」小云笑了笑,「不过这个研究的重点是说,两个完全陌生的人若不小心碰在一起,结果发现彼此有共同认识的朋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妳这种讲话的口吻跟她好像。』我笑了笑,『如果她这么说,我一定会叫她把平均认识一千人的假设减少,重算机率后再来说服我。』「那她会怎么反应?」『她应该会笑一笑,然后叫我不必太认真。』「我想也是。」小云说,「她的脾气很好,在系上一直很受欢迎。」『是啊,她确实很好。』端起酒杯,嘴唇刚接触杯缘,才想起Martini早就喝光了。我不把酒杯放下,任由它贴住嘴唇。

    「我好像应该再请你喝一杯。」小云说。『为什么?』我把酒杯放下。「因为我又让你想起你想忘掉的事。」『没关系,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勉强笑了笑,『而且……』「嗯?」『也忘不掉。』

    小云和我同时沉默了下来。我几乎可以听见那位点Martini的男子抽烟时的呼气声。「再调一杯Martini给你吧。」她先打破沉默,然后很快又把一杯Martini放在我面前,说:「从现在开始,我把嘴巴闭上,一句话都不说。」说完后,她立刻用左手摀住嘴巴。

    我静静喝酒,速度很慢,回想以前跟苇庭在一起的时光。那确实是段快乐纯真的日子,即使后来不太快乐、有点失真。虽然常会觉得这些回忆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离现在的我很遥远,但那些清晰熟悉的感觉却始终没有降温。

    我应该早就把这第二杯酒喝完,但右手还是机械式举杯、碰唇、仰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回神时,吧台边只剩我一人,另两桌的客人也不见了。我起身对小云说:『我走了。』移动时脚步有些踉跄,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或是坐太久两腿发麻?

    小云还是用左手摀住嘴巴,右手跟我挥挥手表示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