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2
    「你没参加施祥益的婚礼吧?」荣安又说,「我有参加喔。」『那又如何?』我降低语气的温度,希望荣安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你知道吗?他老婆也是选孔雀的人耶!」『那又如何?』我的语气快结冰了。「或许你也该找个选孔雀的女生……」他话没说完,我迅速起身去结帐,再把他从座位上拉起,直接拉回家。一路上他只要开口想说话,我便摀住他的嘴巴。

    『喂。』一进家门,我便说:『你明天还要上班,先回去吧。』「新化离台南只要20分钟的车程而已。」『那又如何?』话一出口,我才发觉这句话已经是我今晚的口头禅了。「我今晚睡这里,明天一早再走。」『不方便吧?』「你看,我带了牙刷和毛巾。」他得意洋洋地打开背包,「还有连内裤也带来了,你别担心。」『我才不是担心这个!』

    「我们很久没见面了,让我住一晚嘛!」我想想也对,便说:『你睡楼上的房间。』「好耶!」荣安很兴奋,三两下便把上衣脱掉,然后说:「我先去洗个澡。」『咦?你身材变好了,竟然还有六块腹肌。』我拍拍他的肚子,『怎么练的?』

    「以前在台北跟一个工程师住在一起,睡觉前他都会讲笑话给我听。」『那……』我实在不想再说那又如何,便改口:『那又怎样?』「他讲的笑话都好好笑喔,让我躺在床上一直笑一直笑,久而久之就笑出腹肌了。」『胡扯!』「你不信吗?」荣安把我拉到床上躺平,「我现在讲个笑话给你听。」

    「你知道为什么叫霸王别姬吗?那是因为霸王被刘邦包围在垓下后,还吟出:力拔山兮气盖世之类的话,虞姬实在看不过去了,便说:霸王呀,你别再GGYY了,赶快逃命吧。」荣安边笑边说,「这就是霸王别G。」我听完后连话都懒得说,翻过身不去理他。荣安自觉无趣,拿起换洗衣物走进浴室。

    随手拿起床边的书,看了几页后,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彷佛回到大学时代跟荣安一起住在宿舍内的时光。自从苇庭离开后,我好像再也没有像今晚这么有活力过。我心里很高兴荣安的到访,但实在不想承认这点。「洗好了。」荣安走出浴室,「我再讲一个笑话让你练练腹肌。」我连视线也懒得离开书本。

    「你知道肾脏不好的人不能吃什么吗?」『不知道。』「答案是桑椹。因为“桑椹”会“伤肾”啊。」『喔。』「你怎么老是一点反应也没?这样怎么练腹肌呢?」荣安摇摇头,「难道选孔雀的人都没有幽默感吗?」『快给我滚到楼上的房间!』我将手上的书丢向他,『我要睡觉了!』

    荣安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到楼上的房间,我起身把房门关上。还没走回床边,他就敲门说没楼上房间的钥匙。我打开房门把钥匙丢给他,顺便说:『别再敲门了。』关上门,躺回床上,没多久又听见外面传来「没有棉被啊」的声音。我抱着一条棉被,一步步上楼,踢开楼上房间的门,把棉被往床上扔。

    「这房间不错。」荣安搂着棉被靠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快睡吧。』我转身离开。「喂!」他叫了我一声。『干嘛?』「真的吗?」

    『嗯?』我停下脚步回过头,『真的什么?』「你跟柳苇庭真的吹了吗?」荣安转头看着我。我叹口气,朝他点了点头。他看见我点了头后,没再说什么,视线又转向窗外。我说了声晚安,便走下楼梯。

    爬完最后一个阶梯,听见荣安在楼上说:「我以后会常来这里喔。」『干嘛?』我大声回答。「多陪陪你啰!」他也大声回话。我感觉胸口热热的,一句话也吐不出来。花了一点时间平复情绪后,我才开口:『随便你。』

    但我的声音却细到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

    荣安果然常来我这里,一个礼拜甚至会来六天。他总是下班后直接过来,隔天要上班时再出门。我给了他一副钥匙,让他可以自由出入。除了他睡在楼上的房间外,我们的相处模式好像又回到大学时代。

    坦白说,苇庭离开后,我的日子过得很安静。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逝,我毫无知觉。荣安的到来,让我听见噗通一声,我才察觉时间的存在。原来虽然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好像停滞不前,但时间还是继续在走的。

    荣安的生活很规律,从工地下班后的时间全是自己的;而我学校方面的事比较繁杂,有时得待在研究室一整晚。他很喜欢在我房间闲晃,不过只要我在忙他便不会吵我。后来我房间干脆不上锁,随便他来来去去,即使我不在。

    「要帮你分担房租吗?」荣安问。『不用了。』我回答。「不行啦!」荣安说,「你先试着从对我斤斤计较每一分钱开始,然后慢慢推广到其它方面,这样你才能算是选孔雀的人。」我二话不说,举脚便踹。

    荣安常常想在深夜拉我去一家Pub,但我总是推辞不去。有次实在拗不过他,便让他拉了去。那是一家叫Yum的店,开在台南运河附近的巷弄里面。白色的招牌黑色的字,在深夜寂静的运河边,还是满显眼的。

    荣安拉着我推门走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店内的装潢时,他便朝吧台内的女子打招呼:「小云,我带个朋友过来。」她的视线稍微离开手中的摇酒器,然后点头微笑说:「欢迎。」几个坐在吧台边的男子侧身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充满了打量的味道。我有些不自在,勉强挤了个微笑后,便拉着荣安赶紧找位置坐下。

    吧台是一般的马蹄型,中间大概可坐七个人左右;左右两侧很小,各只有两个位置。吧台中间已经坐满了人,我和荣安只好在靠店内的左侧坐下。『你常来?』一坐定后,我轻声问荣安。「对啊。」他回答。

    吧台内的女子正将摇酒器内的液体倒入杯子,边倒边说:「你有一阵子没来啰。」「是啊。」荣安回答得很爽快。她离我们有三步距离,而且视线并没有朝向我们,于是我对他说:『人家不是在跟你说话。』她好像听到我的话,转头朝向我,笑了笑、点点头。「你看吧。」荣安说,「她是在跟我说话。」

    店内弥漫着钢琴旋律,我四处打量,发现角落有钢琴,不过没人弹奏。原来钢琴声是从音响传出来的,可见这家店的音响设备很好。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耳朵不好。店内摆了八张桌子,三桌坐了人,有五张空桌。除了吧台内那个女调酒师外,还有一个年纪20岁左右的女侍者。吧台后方垂了条蓝色帘幕,掀开后里面应该是简单的厨房。「喝点什么?」叫小云的女调酒师走到我们跟前,亲切地询问。

    「我要VodkaLime!」荣安大声回答。感觉在Pub这种地方点酒时,应该要用低沉的嗓音念出酒名才对,可是荣安的语调好像是小孩子在讨汽水喝,而且发音也不标准。「好。」小云转向我,「你呢?」『有咖啡吗?』我说。「点什么咖啡!」荣安用手肘顶了顶我,「你要点酒!」如果不是小云在场,我一定顶回去,但现在只好拿起酒单端详。『GinTonic。』我说。

    小云走后,我立刻也顶了荣安,然后说:『干嘛要点酒?』「你要喝点酒,这样才能治疗失恋的创伤。」他哈哈大笑,「而且点酒就是碘酒,碘酒可以消毒治疗啊。」正想给他一拳时,小云又带着微笑走过来。

    她在荣安的杯子里倒入伏特加、莱姆汁,放了个柠檬角;在我的杯子倒入琴酒、通宁水,然后加了片柠檬。「你最近很忙吗?」她问。「是啊。」荣安端起酒杯。

    「这是我大学同学。」荣安指着我,「现在念博士班,是高材生喔。」他的声音不算小,吧台边又有几个人转过头来,眼神似乎不以为然。「幸会。」小云微微一笑,我则有些尴尬。「我前阵子都在照顾他,所以就没来了。」他又说。「是吗?」她看了看我,眼神含着笑。我很想踹荣安一脚。

    「刚刚有客人问了我一个很有趣的心理测验,我也想问问你们。」小云放下手边的东西,似乎准备开始闲聊,然后说:「你在森林里养了好几种动物,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森林,而且只能带一种动物离开,你会带哪种动物?」我心头一惊,放下酒杯。

    「狗!」荣安又大声回答。「这里面没有狗呀。」小云摇摇头。「我不管,我就是要选狗。」「哪有这样的,你赖皮。」小云笑着说。我则一句也不吭。

    「你呢?」小云将头转向我,「选哪种动物?」『孔雀。』我的语气很淡漠,刚才应该用这种语气点酒才会显得性格。她微微一楞,然后说:「你们知道这几种动物的代表意义吗?」「知道啊。」荣安笑了笑,「我们大学时代就玩过了。」「这样就不好玩了。」小云的语气有些失望,但随即又笑着说,「那你们猜猜看我选什么?猜中的话我请客。」

    「你一定选羊。」荣安说。「猜错了。」小云摇摇头,然后目光朝向我。『妳应该是选马。』我说。「你的酒我请。」小云笑得很开心。『谢谢。』我说,『对选孔雀的我而言,非常受用。』

    「妳为什么选马?」荣安问。「我喜欢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只有马才能带着我四处游荡。」小云说,「你呢?为什么选狗?」「狗最忠实啊,永远不会离开我。」荣安回答。「可是选项里面没有狗呀。」小云说,「如果没有狗,你要选什么?」「我一定要选狗啊!」荣安大声抗议。「好。」小云笑着说,「我放弃跟你沟通了。」

    他们对谈时,我只是在一旁静静喝酒,因为我不喜欢这个话题。小云将脸转向我,应该是想问我为什么选孔雀,我打算随便编个答案。「你为什么要点GinTonic?」她问。『因为……』话刚出口,我才发觉问题不对,『GinTonic?』「嗯。」她点点头,「我问的是,你为什么点GinTonic?」我被预料外的问题吓了一跳,楞了半晌,久久答不出话。

    「GinTonic通常是女人点的酒。」她看我不说话,便又开口说:「而且是寂寞的女人哦。」『是吗?』我很疑惑。「难道你没听过:点一杯琴通尼,表示她寂寞?」『没有。』我摇摇头。「其实我觉得大多数点琴通尼的人,只是因为这名字的英文好念。」她笑着说,「你也是吧?」

    我丝毫不觉得她有挖苦或取笑的意思,反而觉得很好笑,便笑了一笑,然后说:『没错。我英文不好,怕丢脸。』小云听完后也笑得很开心。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小云给人的感觉,我觉得心头暖暖的,全身不自觉放松。

    小云去招呼其它的客人了,荣安则开始跟我说起他们认识的经过。原来他第一次来这里跟小云聊天时,竟发现他的同袍就是小云的哥哥。『这么巧?』我说。「对啊。」荣安随口回答,好像不觉得这种际遇有多了不起,「后来我就常来了,偶尔也会带同事来。」『喔。』我应了一声,端起酒杯后才发觉酒已经没了。

    荣安又点了一杯VodkaLime,我因为心情很好,也跟着要了一杯。我和他边喝边聊,小云不忙时也会过来一起聊天。小云虽然健谈,但话并不多,而且脸上总是带着笑容。是朋友之间那种亲切的笑,而非老板与顾客之间那种应酬的笑。

    望了望坐在吧台中央的那几位男士,他们正努力找话题,或是持续某个话题以便能跟小云聊天。在生物界里,雄性为了吸引雌性的注意,总是会炫耀自己。人类也是一样,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一旦碰到喜欢的异性,言谈举止间的炫耀是藏不住的。我偷偷打量小云,发觉她真的很迷人,难怪那些男士会喜欢她;也难怪我刚走进这里时,会看到他们警戒而紧张的神情。

    我和荣安越坐越晚,直到吧台边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这时才惊觉他并不像我一样,他一早还得去工地上班。『该走了。』我说,『不好意思,忘了注意时间。』「没关系啦。」荣安说,「你喜欢的话,坐多晚都行。」『还是走吧。』我站起身。

    荣安要先上个洗手间,我便在吧台边等他。小云似乎没事做了,顺手整理吧台的动作看起来很惬意。当她将吧台上最后一个烟灰缸收好时,说:「为什么你会猜我选马?」『随便猜的。』我不好意思笑了笑。「你运气不错。」『是啊。』我微微一笑,她也微笑相对。

    没了荣安,我觉得与小云独处时有些不自在,便拿起吧台上的酒单,读读上面的英文字打发时间。「很辛苦吧?」小云说。『嗯?』我没听懂,视线离开酒单转向她。「当一个选孔雀却又不像选孔雀的人。」

    我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半句。因为我突然觉得今晚喝进肚子里的所有酒精,好像同时燃烧。

    一直到荣安走过来,我体内的酒精都还未燃烧殆尽。「要记得喔!」荣安对她说:「我这个朋友可是高材生呢。」听到他这么说,我的体温瞬间回复正常,拉着他便走。当我右手拉着荣安、左手推开店门时,听到小云在背后说:「SomeonewantsaGinTonic.Itmeanssomeone"slonely.」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只见小云淡淡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