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0
    决定要重新过日子后,我把她退回来的情书和那几千张红色小卡片,都收进楼上的房间。这样我便不会触景伤情,但也不至于完全割舍掉这段回忆。

    楼上的房间很杂乱,竟然找不出干净的角落来摆东西。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我干脆花了两天的时间清理一番。把确定不要的杂物丢掉,并把剩下的东西收拾整理好后,我便得以一窥这房间的全貌。

    单人床贴墙靠着,对面的墙上有很大的窗,勉强算是落地窗,因为窗台离地板仅约10公分左右。拉开窗帘后,躺在床上望向窗外,正对着屋后一棵枝叶茂密的树。风起时,树上的枝叶会轻拂着窗户的玻璃,隐约可以听到声音。

    我听了一会树木的低语,全身很快放松,然后进入梦乡。醒来时脸已背对着窗而几乎贴着靠床的墙,而且眼前有一团小黑影。戴上眼镜仔细一看,原来在墙上比较偏僻的角落里写了很多字,很像几千只黑色的蚂蚁爬在墙上。

    这些文字像是心情记事,并不像厕所或是风景区的留言那样浅薄。墙上的留言是从很深的心底爬出,化为文字,逐字逐句记录在墙上。每则留言的字数不一,有的不到十个字,有的将近一百字,但最后都一定写上日期。留言并未按照日期在墙上规律排列,而且时间间隔也不一定,有时三天写一则,有时隔半个多月。当初写字的人应该是在想抒发时,便随便找空白处填上心情。

    由于字写得很小,我大约花了半个小时才将这些留言看完。「我要走了。寻找另一面可以陪我一起等待的墙。」这是他最后一则留言,时间是我搬进这房子的前一年。

    我想他一定是个寂寞的人,只能跟墙壁说心事,而且这些心事几乎没有快乐的成分。或许他在快乐时不习惯留言,但对一口气看完这些留言的我,只觉得他很寂寞。对于仍陷入苇庭离去的悲伤的我而言,不禁起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再看了一眼窗外的树,便离开床找了只笔,也在墙上写下:「正式告别苇庭,孔雀要学着开屏。」然后留下时间。

    从此只要我无法排解想起苇庭时的悲伤,就在那面墙上写字。说也奇怪,只要我留完言,便觉得畅快无比。在某种意义上,这面墙像是心灵的厕所,虽然这样比喻有些粗俗。渐渐地,留言的时间间距越来越长,留言的理由也跟苇庭越来越无关。

    我很感激那面墙,它让我能自由地抒发心里的悲伤。悲伤这东西在心里积久了并不会发酵成美酒,只会越陈越酸苦。只有适时适当的释放,才能走出悲伤。我把过去的我留在墙上,重新面对每一天。既然无法摆脱孔雀的形象,就当个开屏的孔雀吧。

    屋外突然响起电铃声,我走出房间,打开院子的门。『荣安!』我很惊讶,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同学。」门外的荣安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说:「念我的名字时,请不要放太多的感情。」

    虽然荣安只是我的大学同学,但我此刻却觉得他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