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9
    我失恋了。

    失恋有两层涵义,第一层是指失去恋人;更深的一层,是指失去恋爱这件事。我想我不仅失去恋人,恐怕也将失去恋爱这件事。

    苇庭曾告诉我,选羊的人绝不会勉强自己跟不爱的人在一起,所以当她说要分手时,大概不会留什么余地。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想尽办法去挽留。

    苇庭说完再见后的第三天,我收到一封信。信封很大,是A4的size,里面装着我写的那封情书。正确地说,是A4的蔡智渊装着标准的柳苇庭里面有娇小的刘玮亭。这打消了最后一丝我想复合的希望。

    收到信的第一个念头:这是报应。刘玮亭曾经收到这封信,当她知道只是个误会时,我一定狠狠伤了她。如今它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我手上,这大概也可以叫因果循环吧。

    完全确定自己失恋后的一个礼拜内,脑子里尽是苇庭的样子和声音。想到可能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她的甜美笑容,我便陷入难过的深渊中,整个人不断向下沉,而且眼前一片漆黑。我任由悲伤的黑色水流将我吞噬,丝毫没有挣扎的念头。直到过了那个失恋的“头七”后,我才一点一滴试图振作与抵抗。然后又开始想起刘玮亭的眼神。

    或许是因为我对刘玮亭有很深的愧疚感,所以在苇庭离去后,我已经不需要刻意压抑想起刘玮亭的念头时,我又想起刘玮亭。我很想知道她在哪里、做什么、过得好不好?那些欲望甚至可以盖过想起苇庭时的悲伤。

    这并不意味着刘玮亭在我心里的份量超过苇庭,两者不能相提并论。苇庭的离去有点像是亲人的死去,除了面对悲伤走出悲伤外,根本无能为力。而刘玮亭像是一件未完成的重要的事,只要一天不完成便会卡在心中。它是成长过程的一部份,我必须要完成它,生命才能持续向前。

    为了逃离想起苇庭时的悲伤,我努力检视跟苇庭在一起时的不愉快。如果很想忘记一个人却很难做到,就试着去记住她的不好吧。虽然这是一种懦弱的想法,但我实在找不出别的方法来让我振作。

    可是在回忆与苇庭相处的点滴中,除了她到台北之后我们偶有争执外,大部分的回忆都是甜美的,一如她的笑容。为了要挑剔她的不好,反而更清楚知道她的好,这令我更加痛苦。当我想要放弃这种懦弱的想法而改用消极的逃避策略时,突然想起我跟她第一次到安平海边看夕阳时,我们的对话:

    『谢谢妳没拒绝我。』「我无法拒绝浪漫呀。」

    也许苇庭并非接受我,她只是沉溺在情书的浪漫感觉里。所以只要我不是差劲的人,她便容易接受我。当我们在一起时,虽然我的表现不算好,但也许对她而言,每天能在一起谈笑就是浪漫。随着分离两地,见面的机会骤减,而她对浪漫的需求却与日俱增,因此我在这方面的缺陷便足以致命。

    或许这样想对她并不公平,但却会让我觉得好过一些。起码我不必天天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一步、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她要离开我?这类问题像是泥沼,一旦踏入只会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