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3
    「说真的。」柳苇庭说,「你在想什么?」我回过神,接触她的甜美笑容,脑海里刘玮亭的空洞眼神逐渐模糊。『说真的。』我说,『我已经想通了。』「嗯?」她很疑惑,「说真的,我不懂。」『说真的。』我说,『我也无法解释。』她楞了一下,也没继续追问,便又笑了起来。

    吃完饭离开餐厅后,我们信步走着,彼此都没开口。冬天已经轻轻来临,天气有些冷。『说真的。』我发觉走入一条死巷,便停下脚步,『我们要去哪里?』「说真的。」她也停下脚步,「我也不知道。」『不是妳在带路吗?』「我是跟着你走耶。」我们互望了几秒钟,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在学校附近租房子,离餐厅很近,我说要送她回家,她说好。到了她家楼下,我说:『我们班每星期二下午都会打垒球,要不要一起来玩?』「方便吗?」她说,「我是女生耶。」『没关系,我们打的是慢垒。有时慢垒会需要一个女孩子一起玩。』「这么说的话,我又是去充数的啰。」『不,不是充数。』我赶紧否认,『只是想邀妳一起来打球而已。』她先笑了两声,然后说:「好,我去。」

    上楼前,她回头说:「说真的,这顿饭很贵。」『说真的,确实不便宜。』我笑着说,『不过很值得。』「你真的……」『不像是选孔雀的人。』她话还没说完,我便把剩下的句子接上。她笑了笑,挥挥手后便上楼了。

    从此每星期二下午,柳苇庭会跟我们一起打垒球。我们让她当投手,每当她把球高高抛出时,脸上便会露出灿烂的笑容。由于她个性很开朗而且亲切,没多久便跟我班上的同学混得很熟。打完球后会一起去吃饭,她也会去,我们并不把她当外人。

    记得她第一次来打球时,班上有个同学偷偷问我:「她是你的女朋友吗?」我摇摇头,『不是。』随着大家越来越熟,问我的人越来越多。「她是你的女朋友吗?」我犹豫了一下,又摇摇头,『还不算是。』但我犹豫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我偶尔会打电话给柳苇庭,约她出来吃个饭或看场电影。她从未拒绝过我,除非她真的有事。她也常到我研究室,打打计算机,跟其它人聊聊天。虽然我还是否认我跟她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把我们视为一对。

    有天晚上我接到她的电话,才刚说几句,她便问我是不是感冒了?『可能吧。』我说,『昨天骑车时,狠狠地淋了一场雨。』「怎么不穿雨衣呢?」『雨衣不见了。』「那为什么不躲雨呢?」『赶着上课,没办法。』她没再多说什么,只叫我要保重,便挂上电话。

    隔天一进研究室,发现桌上有一件新的雨衣和一包药。雨衣上面放了张纸条,上面写着:「雨衣给你。感冒药要吃。记得多休息多喝水。苇庭。」看着纸条上的苇庭,有种触电的感觉。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临门一脚,它让我内心的某部分瞬间被填满。

    纸条上的苇庭就只是柳苇庭,我可以藉由文字清晰勾勒出她的模样;但如果我在心里念着柳苇庭这名字,便会不小心也把刘玮亭叫出来。因为柳苇庭与刘玮亭的发音实在太接近了。如今我终于有单独跟柳苇庭相处的机会,也有了只关于她的记忆。

    吃完感冒药后两天,又到了打垒球的日子。柳苇庭打了支安打,所有人都为她欢呼鼓掌。「说真的。」又有个同学挨近我问,「她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不。』我毫不犹豫,『她是。』

    我拎起球棒,走进打击区。苇庭站在一垒上对着我笑,并大喊:「加油!」瞄准来球,振臂一挥,在清脆的锵声后,白球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

    我甩掉球棒,朝一垒狂奔,紧紧追逐我的女友——苇庭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