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2
    那次之后,我又载柳苇庭到安平四次。第一次机车的前轮破了,第二次火星塞点不着火;第三次赌气换了辆机车,但骑到一半天空突然下雨;第四次终于到了沙滩,不过夕阳却躲在云层里,死都不肯出来。总之,四次都没看到夕阳。

    最后一次铩羽而归后,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便说:『我请妳吃饭。』「如果看到夕阳,你是不是就不会请吃饭?」『不。』我摇摇头,『我还是会请妳吃饭。』「真的吗?」柳苇庭睁大眼睛,似乎难以置信。『当然。』我点点头。

    「你真的不像是选孔雀的人。」她又说。虽然不喜欢她老提我选孔雀的事,但我已习惯别人对孔雀的刻板印象。『大概我是变种的孔雀吧。』我耸耸肩,开始学会自嘲。

    我让她选餐厅,她选了一家装潢具有欧洲风味的餐厅。点完菜后,她说:「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化名为柯子龙?」我的心迅速抽动一下,为了不让自己又想起刘玮亭,赶紧回答:『我高中时用子龙这个名字投过笑话,有被录取。』「是什么样的笑话?」她双手支起下巴,很专注的样子。『妳真的想听?』「嗯。」

    『小明心情很差,小华就告诉他: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兵来将挡。小明却说:可是“兵”不是能吃“将”吗?』我一口气说完,然后拿起杯子喝口水,说:『就这样。』她的表情似乎是惊讶于笑话的简短,但随即眉头一松,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持续了一阵子,我被她感染,也露齿微笑。

    可能是我的笑容也感染了她,或是那个笑话确实好笑,因此她并没有停止笑声的迹象。我见她笑个不停,索性也继续笑,而且笑得有些放肆,直到瞥见隔壁桌的客人正盯着我瞧。『说真的。』我立刻停止笑声,『这个笑话真的好笑吗?』「说真的。」她也收起笑容,「真的好笑。」

    虽然投稿笑话没什么了不起,但她笑成这样还是让我有很大的成就感。想当初讲这个笑话给刘玮亭听时,她的反应令我颇为尴尬。我心里不禁又开始比较柳苇庭和刘玮亭,她们两个确实大不相同。刘玮亭很少露出笑容,如果她笑,通常只表示一种礼貌或善意;而柳苇庭的笑容很单纯,就是开心而已。

    我知道不应该在与柳苇庭相处时想起刘玮亭,但这似乎很难。即使刻意提醒自己也做不到,因为我对这两个人的记忆是绑在一起的。当我知道柳苇庭喜欢浪漫、收到情书的反应竟然只是单纯的高兴时,曾经悔恨将情书错寄给刘玮亭,甚至埋怨她。但随即想起刘玮亭的好与善良,以及她的最后一瞥,便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情绪是非常残忍的。

    因为刘玮亭,所以我不能坦然面对柳苇庭;也失去了我竟然能如此轻易地靠近柳苇庭的惊喜心情。如果没有刘玮亭,如果当初荣安查到的名字是柳苇庭,这该是多么幸福美满的事啊。光幻想一下就觉得浪漫到全身起鸡皮疙瘩。

    毕竟我是喜欢柳苇庭的啊,是那种接近暗恋性质的喜欢。从第一眼看见她开始,她的倩影与笑容一直深植在我心里。我无法具体形容喜欢的女孩子的样子,但当柳苇庭出现,我觉得她彷佛正是从我梦里走出来的女孩子。虽然对她一无所悉,但只要她不是太奇怪、太难相处的女孩,要我更进一步喜欢她,甚至爱上她,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眼前的柳苇庭并不奇怪,也很好相处,个性似乎也不错,我应该早已陷入对她的爱情漩涡中才对。但只因我常回头看到刘玮亭的眼神,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出漩涡。如今被柳苇庭的笑声感染,我很尽情地用力笑,想用笑声震碎石头,那块由寄错的情书、对刘玮亭的愧疚、她的最后一瞥所组成的石头。我似乎是成功了。因为我终于能感受到跟柳苇庭相处时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