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1
    当海风越来越咸时,我发现太阳已快沉没入大海里,赶紧加快油门。「夕阳呀!」才刚停好车,她便一跃而下,往沙滩奔跑,「等等我!」我往前一看,太阳已经不见了。「真可惜。」她回头说。我看她的表情很失望,便说:『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她笑了笑,「干嘛道歉呢?」

    柳苇庭蹲下身除去鞋袜、卷起裤管,赤着脚走在沙滩上。我犹豫了两秒,也除去鞋袜,跟上她,一起在沙滩上赤足行走。在海水来去之间,沙滩呈现深浅两种颜色,我们走在颜色最深的部分。沙子又黑又软,轻轻一踏脚掌便深陷。

    「你知道吗?」我们并肩走了十多步后,她说:「我从未收过情书。」『很难想象。我以为妳应该常收到情书。』「有被搭讪或收到纸条的经验,但由完全陌生的人寄来的情书……」她沿直线走动,任由上溯的海浪拍打脚踝和小腿,「确实没收过。」『现在写情书的人少了,收到情书的人自然也少。』我说。「大概是吧。」她说。

    我们开始沉默,只有海浪来回拍打沙滩的声音。海浪大约只需要五次来回,便足以把我们的足迹完全抹平。她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已经消失的脚印,然后往岸上走,直到海浪再也构不着的地方,便坐了下来。我跟了上去,也坐了下来。

    「写情书或收到情书,都是一件浪漫的事。」她说。『喔。』我应了一声。「你可能不以为然吧。」她笑着说,「我觉得浪漫很重要哦。」『妳认为的浪漫是?』「在雪地里跑步、丢雪球;或是在沙滩上散步、看夕阳,都很浪漫。」『照这么说,在非洲不靠海的地方,不就没办法浪漫了?』「说得也是。」她凝视大海,似乎陷入沉思。

    我见她迟迟没反应,便说:『我开玩笑的,妳应该知道吧?』「你是开玩笑的吗?」她转头看着我,「我很认真在为他们担忧呢。」『他们?』「住在非洲不靠海地方的人呀。」『有什么好担忧的。』「他们的浪漫是什么?」她说,「如果少了浪漫,人生会很无趣的。」『也许他们的浪漫,就是骑在鸵鸟上看狮子吃斑马。』「呀?」她有些惊讶,「这怎么能叫浪漫呢?」『浪漫是因地而异的,搞不好他们觉得坐在沙滩看夕阳叫莫名其妙。』

    她又没有反应了,隔了许久才说:「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我说。她终于笑了起来。天色已经灰暗,她的脸庞有些模糊,只有眼睛在闪亮着。

    「谢谢你。」停止笑声后,她说。『为什么道谢?』「谢谢你写情书给我。」『喔?』「因为我们在台湾,所以你写情书给我,是种浪漫。」『该道谢的人是我,谢谢妳没拒绝我。』「我无法拒绝浪漫呀。」这次轮到我陷入沉思,不说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海浪来回拍打30次的时间,她看了看表,说:「我晚上七点有家教。」我也看了看表,发现只剩20分钟,便站起身说:『走吧。』我们摸黑快步走回去,用海水洗净小腿和脚掌上的沙,然后穿上鞋袜。

    我问清楚地点后,便加速狂飙。这次不再有太阳已经下山的遗憾,我准时将她送达。『妳几点下课?』她下车后,我问。「九点。」她回答。『那我九点来载妳。』

    我挥挥手准备离去时,她突然跑过来轻轻抓住机车的把手,说:「如果我们在非洲,你会带我骑着鸵鸟去看狮子吃斑马吗?」『应该会吧。』我回答。她又笑了起来。昏黄的街灯下,她的眼睛仍然显得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