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0
    隔了两天,才把信寄给柳苇庭。其实我没犹豫,只是找不到邮票又懒得出门买,便多拖了一天。

    那天晚上回宿舍时,我又把情书看了一遍。很奇怪,当初写这封情书时,脑子里都是笑容很甜的柳苇庭;但在阅读的过程中,关于刘玮亭的记忆却不断涌现。甚至觉得这封信如果是为了刘玮亭而写,好像也很符合。只不过笑容很甜这个形容可能要改掉。

    看着信封上的「刘玮亭小姐芳启」,发呆了许久。信封是娇小的西式信封,正面有几朵花的水印,背面则画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女孩的表情是凝视而不是微笑。当初不想用标准信封来装情书是因为觉得怪,好像穿军服唱情歌一样。但柳苇庭给我的是标准信封。

    我叹口气,在标准信封的收件人栏里写上:柳苇庭小姐启。然后将娇小的刘玮亭装进标准的柳苇庭里。黏上封口后,才想到应该只将信纸放进即可,不必包括这个小信封。但黏了就黏了,再拆会留下痕迹,反而不妥。我特地到上次寄这封信的邮筒,把信投进去,听到咚一声。回头看邮筒一眼,有股奇怪的感觉,好像这封信很沉重。

    一直到星期二来临之前,晚上睡觉时都没有作梦。与第一次寄这封信时相比,不仅梦没了,连紧张和期待的感觉也消失。新的星期二终于到来,我算好当初下课的时间,到教室左边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树下等柳苇庭。

    已经是秋末了,再也听不见蝉声。远远看到有个女孩从教室走向我,我开始觉得激动。彷佛回到当初等刘玮亭的时光,甚至可以听到她说:「我们走走吧。」然后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擦了擦眼角,当视线逐渐清晰后,看到了柳苇庭。我竟然感到一丝失望。

    「你就是写信给我的柯子龙?」『是的。』「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开学后的第二个礼拜。』「我的笑容真的很甜吗?」『嗯。』「那我不笑的时候呢?」『呃……』我想了一下,『不笑的时候眼睛很大。』

    柳苇庭楞了一下,表情看起来似乎正在决定该笑还是不该笑?最后她决定笑了。「有没有可能又笑眼睛又大呢?」她边笑边问,并试着睁大眼睛。『这很难。』我摇摇头,『除非是皮笑肉不笑。』她终于放弃边笑边把眼睛睁得又圆又大,尽情地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眼睛微瞇,弯成新月状,这才是我所认为的甜美笑容。以前一起上课时,这种笑容总能轻易把我的心神勾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虽然认识刘玮亭之后,我对这种笑容的抵抗力逐渐增加;但现在刘玮亭已经走了,便不再需要抵抗的理由。

    望着她的笑容,我有些失神,直到她喂了一声,才回过神听见她说:「我们到安平的海边看夕阳好吗?」我点点头。

    我骑机车载着她,一路上都没有交谈,即使停下车等红灯也是。第一次约会(如果算的话)便看太阳下山,实在不是好兆头。然后我又想起刘玮亭。以前跟刘玮亭在一起时,得先经过五分钟热机后,才会感到熟悉;而跟柳苇庭相处时,却没有觉得陌生的尴尬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