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8
    八强赛对上土木系,我打第五点。比赛刚开打,柳苇庭正好赶到,在离球桌十公尺处独自站着。轮我上场时,我们前四点是一胜三负;换言之,我若输水利系就输了。我对上一个校队成员,看他挥拍的姿势,心里便凉了半截。朝柳苇庭看了一眼,她面露笑容,还跟我比个V字型手势。

    乒乓球比赛不像拳击比赛,在擂台打拳时,如果爱人在旁加油吶喊,你可能会因为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而击倒一个比你强的对手。然后脸颊浮肿鼻子流着血眼角流着泪,与飞奔上台的爱人紧紧拥抱。但打乒乓球时,技术差一截就没有获胜的机会;即使爱人在旁边说如果你赢了就脱光衣服让你看免费也一样。所以我连输两局,也让水利系输掉了八强赛。

    学弟在我输球后,说:「学长,一起去喝个饮料吧。」我看到柳苇庭正朝我走来,于是说:『我还有事,你们去就好。』然后跟她一起走出体育馆。背后的学弟一定很惊讶我竟然跟昨晚的比赛对手走在一起。

    「校队打系际杯,很不公平。」一走出体育馆,她便开口。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真的很不公平。」她说。我看了她一眼,还是没说话。「真的实在是很不公平。」她又说。『一起去喝个饮料吧。』我终于开口,『好吗?』「嗯。」她点点头。

    我们到校门口附近一家冰店吃冰,才刚坐下,发现学弟们也来这里。「学长!你太神奇了!只打了一场比赛便约到这么漂亮的学姐!」「你不懂啦!也许学长早就认识她了。」「对啊!搞不好她是学嫂。」「如果是学嫂,为什么昨晚学长还能镇定地比赛呢?」「学长大义灭亲啊!为了系上荣誉,不惜在球桌上羞辱学嫂。」「真是学弟的榜样啊!学长你该得诺贝尔大公无私奖。」五六个学弟凑过来七嘴八舌。

    『你们到那边吃冰。』我指着三四步外的空桌,『我请客。』「耶!」学弟们哄然散开,兴高采烈地走到那张空桌。学弟一走,场面虽然静了下来,但我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柳苇庭也没说话。我吃了第一口冰,觉得场面和身体都很冷,便说:『确实是不公平。』

    柳苇庭楞了一下,然后便笑了起来。她的笑容真的很甜美,笑声也是。我突然有股冲动,也跟着笑出声,而且越笑越大声。

    她的笑声渐缓,说:「你不像是选孔雀的人。」我紧急煞住笑声,喉间感受到突然停止发声的后座力。「你对学弟还满慷慨的。」她又说。我虽然看着柳苇庭,但关于刘玮亭的记忆却瞬间涌上来。勉强笑了笑后,说:『还好而已。』

    「你为什么选孔雀?」她问。我记得刘玮亭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想了很久;但现在我一点也不想去思考这个答案。我耸耸肩,说:『没想太多,就选了。』

    「那你知道我选什么吗?」她又问。『妳选羊。』「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注意妳,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封信呢?』「那……嗯……」她欲言又止,「那……」

    我等了一会,看她始终说不出话,便说:『妳是不是想问:为什么那封信会寄错人?』「嗯。」她点点头,放轻音量,「可以问吗?」『妳当然可以问,不过答不答就在我了。』「哦。」她的语气显得有些失望。『开玩笑的。』我笑了笑。

    我将大四下学期发生的事简短地告诉柳苇庭。叙述这段故事必须包括荣安和刘玮亭,我提到荣安时不免多说两句;而提到刘玮亭时总是蜻蜓点水带过。可能是因为这种比重的不均,以致她常插嘴问问题以便窥得故事全貌。也因此,我还是花了一些时间说完,而我们面前的冰也大半融化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