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6
    我顺利毕业,准备念研究所。搬离大学部的宿舍,住进研究生的宿舍。荣安去当兵了,我和一个机械所的研究生住在新的寝室里。「我好像看过你。」这是新室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刘玮亭应该升上大四,而笑容很甜的柳苇庭则不知下落。不过我在毕业典礼那天,毕业生游校园时,曾看过柳苇庭。她穿着学士服,被一颗水球击中肩膀,头发和衣服都溅湿了。她却咯咯地笑着,笑容依然甜美。然后我眼前一片模糊。不是因为感伤流泪,而是我在楞楞地望着她的同时,被水球砸中脸。

    没能跟刘玮亭在一起是件遗憾的事,而且我对她有很深的愧疚感。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只希望时间能冲淡彼此的记忆。不过这似乎很难,起码对我而言,很难忘掉她的最后一瞥。她的最后一瞥虽然很淡,但在我心里却雪亮得很。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研究室,回寝室通常只为了洗澡和睡觉。新室友似乎也是如此,因此我们碰头或是交谈的机会很少。一旦碰头,大概也是闲聊两句。他通常会说:「我好像看过你。」这几乎已经是他的口头禅了。

    新学期开学后一个多月,有系际杯的球赛,各种球类都有。学弟找我去打乒乓球,因为我在大学时代曾打过系际杯乒乓球赛。比赛共分七点,五单二双,先拿下四点者为胜。我在比赛当晚穿了件短裤,拿了球拍,从宿舍走到体育馆。第一场对电机,我打第一点,以直落二打赢,我们系上也先拿下四点。第二场对企管,前三点我们两胜一负,轮到我打的第四点。「第四点单打,水利蔡智渊、企管柳苇庭。」

    裁判说完这句话后,我吓了一跳,球拍几乎脱手。正怀疑是否听错时,我看到柳苇庭拿着球拍走到球桌前。没想到再次见到笑容很甜的女孩——柳苇庭,会是在这种场合。

    她走到球桌前时,大概除了企管系的学生外,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虽然并没有规定女生不能参赛,但一直以来都是男生在比赛,突然出现个女生,连裁判的表情也显得有些错愕。她甚至还走到裁判面前看他手里的名单,再朝我看一眼。虽然我很纳闷,但无暇多想,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这是场一面倒的比赛。我指的不是比赛内容,而是所有人一面倒为她加油,包括我的学弟们。她虽然打得不错,但比起一般系际杯比赛球员的水平,还差上一截。再加上她是个女孩子,因此我只推挡,从不抽球、切球或杀球。偶尔不小心顺手杀个球,学弟便会大喊:「学长!你有没有人性?」我只要一得分,全场嘘声四起;但她一得分,全场欢声雷动。

    我连赢两局,拿下第四点。比赛结束时,照例双方要握手表示风度。当我跟她握手时,她露出笑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她的甜美笑容,我想我应该脸红了。

    第五点比赛快开始时,柳苇庭匆匆忙忙跑出体育馆,我很失落。想起那时上课的情景,也想起她的背影、她的甜美笑容;然后想起那封情书,想起刘玮亭,想起跟她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她的最后一瞥。我觉得心里酸酸的,喉头也哽住。突然学弟拍拍我肩膀,兴奋地说:「学长,我们赢了,进入八强了!」

    虽然进入八强,但我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八强赛明晚才开始,因此我收拾球拍,准备离开体育馆。「同学,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待会再走?」有两个男生挡在我面前,说话很客气,不像是要找麻烦的人。『你们是FBI吗?』我说。「啊?」『没事,我电影看太多了。』我说,『有事吗?』「有人拜托我们留住你,他马上就会赶来了,请你等等。」

    差不多只等了两分钟,便看到柳苇庭跑过来。她先朝那两位男生说了声谢谢,再跟我说:「对不起,让你久等。」我不知道该回什么话,只是楞楞地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这里有些吵,我们出去外面说。好吗?」她笑了笑。我回过神,乒乓球在球桌上弹跳的乒乒乓乓声才重新在耳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