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4
    我回到寝室,关上门,并且锁上。荣安冲着我一直傻笑。走到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他面前,先敲了他一记:『她不是她啦!』「你说什么?」荣安揉着头说。『我喜欢的女孩子不是刘玮亭!』「可是我明明听到有人叫她刘玮亭啊!」『你确定你没听错?』「我本来很有把握没听错,但经你这么一说,我不确定了。」『可恶!』我掐着他脖子,『你把我害惨了!』

    「等等。」荣安挣脱我的魔爪,「这么说的话,虽然可能是我听错,但还真的有刘玮亭这个人。」『那又如何?』「你不觉得这很神奇吗?」『神奇个屁!』「这样我算不算是你的爱神邱比特?」『邱你的头!』我又想掐他脖子时,他迅速溜到门边,打开门跑掉了。

    我熄灭所有光亮,躺在床上回想今天跟刘玮亭相处的点滴。该不该告诉她实情?如果告诉她实话,她的自尊会不会受伤?她是那么为我设想,我如果伤害了她岂不是天理难容?虽然她很不错,但我喜欢的人是笑容很甜的女孩啊!突然想到一句成语:骑虎难下,倒真的满适合形容我现在的处境。而且巧合的是,刘玮亭刚好是选老虎的人。

    反复思考了几天,只得到一个结论:绝不能告诉刘玮亭实情。而且那封情书毕竟写得很诚恳,所以我也不能跟她见一次面后就装死。那么,就试着跟她交往看看吧。依我平时的水平,也许她过阵子就不会想理我;万一她觉得我不错,也许……嗯……也许……总之,顺其自然吧。

    到了礼拜二的上课时间,虽然紧张依旧,但我还是坐回老位置。刘玮亭仍然跟笑容很甜的女孩坐在一块。以往我总是专注看着笑容很甜的女孩的背影,现在却不知道该看谁?我也无法分辨看谁的时间比较多,因为我几乎是同时看着两个人。下课钟响了,瞥见她们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突然一阵慌张,左手拿起桌上的书,右手提着书包,头也不回冲出教室。

    我直接跑到教室左边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树下,然后喘口气。等呼吸回复正常后,看到自己站在这棵敏感的树下。正不知所措时,远远看到刘玮亭牵着脚踏车走过来。「嗨,蔡同学。」她在我面前三步的距离,停下脚步。『嗨,刘同学。』我觉得我好像是立正站好。「我们走走吧。」『是。』然后她牵着脚踏车,我跟她并肩走着。

    「这时候的阳光最好。」『嗯。』「对了,你念哪个系?」『水利系。』「哦,你是工学院的学生。不过你的文笔很好。」『妳怎么知道我的文笔?』「信呀。」『喔。』我又差点忘了是她收到我写的情书,『那是……』「抄的?」『很多地方是。』我抓抓头发,『真是不好意思。』「没关系。」她笑了笑,「还是可以感受到诚恳。」

    『今天让我请妳吃饭吧。』我说。「这样好吗?」『反正只是学校的餐厅而已。』「好吧。」『谢谢妳。』「该道谢的人是我吧?」『不。妳肯让我请客,我很高兴。』「你真的不像是选孔雀的人。」『选孔雀的人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不会觉得请客是件快乐的事。」

    我们进了餐厅,又面对面坐了下来。「今天教授出的作业,你应该没问题吧?」『作业?』「是呀。下礼拜得交。」看来我今天太混了,连教授出了作业都不知道,只好硬着头皮问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作业?』

    「李宗盛、陈升、罗大佑之创作行为比较分析。」『啊?』我张大嘴巴,『这要怎么写?太难了吧。』「不会呀。我觉得还好。」她似乎胸有成竹。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不禁皱了皱眉头。「从他们的性格和背景的差异着手,会比较好写。」『谢谢。』我急忙说,『真是大感谢。』

    吃完饭,我们往她的宿舍移动,她仍然牵着脚踏车,我在旁跟着。现在的时间回宿舍太早,可是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只好再问她关于作业的事,于是她又跟我点了几个写作业的方向。『妳的功课一定很好。』「还好,还过得去。」『我这样会不会占去妳念书的时间?』「不会。」她摇摇头,「跟你聊天满轻松的。」可是我压力很大耶,我心里这么想着。

    「宿舍的电话不太方便,以后要找我时可以让人上去叫我。」她说,「我住四楼426室。」『好。』「那……」她拖长尾音,一直拖到我听不见为止。『嗯。』我立刻说,『再见。』「呀?」她有点惊讶,「我不是这个意思。」『那……』轮到我拖长尾音。「好吧。下次见。」她说。『嗯,再见。』我说。

    走了两步,隐隐觉得就这样告别不太妥当,于是停下脚步回头说:『其实我……』「嗯?」她也停下脚步,准备聆听。『我……』但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有点急又有点紧张。她等了一会,看我始终说不出话来,便向我走近两步。

    「没关系。」她说,「我跟你一样,也会紧张。」『是吗?』「嗯。」她点点头,「我没有跟异性单独相处的经验,因此很紧张。」『看不出来妳会紧张。』「别忘了,」她微微一笑,「我是选老虎的人。」看到她的微笑,我心一松,表情不再僵硬。她又跟我挥挥手说再见后,便转身走进宿舍。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虽然如释重负,但不代表跟她在一起是不愉快的。我只是觉得那封寄错的情书是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挡在我和她之间,因此我受到阻碍,无法自在随意地靠近她。而我也不时分心往后看,因为后面还有个笑容很甜美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