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孔雀森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
    我走回宿舍,坐在书桌前,刚把《性格心理学》放进书架时,荣安开门进来兴奋地说:「我查到那个女孩的名字了!」『哪个女孩?』我转头看着他,有些疑惑。「你喜欢的那个啊!」我恍然大悟,他说的是笑容很甜的女孩,选羊的那个。

    我和荣安都是单身的大四学生,班上也没有女同学供我们狩猎。幸好学校规定要修通识教育课程,我们才有机会接触外系女孩。这学期我和荣安选了这门课,因为听说任课教授打成绩很大方。这门课是三学分,每周二下午连续上三节课,修课的学生什么系都有。上课没多久,我便被那个笑容很甜的女孩所吸引。她看起来很文静,眼睛又大又亮,尤其笑起来非常甜美。我通常会坐在她身后三排左右的座位,由高处看着她,偶尔陷入遐想。但我无从得知她的姓名和系所,直到上礼拜二她穿了系服来上课,才知道她念统计系。

    『你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我问荣安。「我下午跑出教室时,刚好听到有人叫她:流尾停。」『流尾停?』「嘿嘿。」荣安很得意,「我们上星期不是才知道她念统计系吗?所以我立刻跑到教务处找统计一到统计四的名条一一比对,终于……」

    荣安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狭长的纸,把它摊开放在书桌上,我低头一看,是统计三的名条。而在纸条下方有一个用红笔圈出的名字——刘玮亭。

    我注视刘玮亭这名字几秒后,喔了一声。「咦?」荣安睁大眼睛,「你的反应怎么这么平淡?」『不然要怎样?』「赶快采取攻势啊!」荣安双手拍击桌面,很激动的样子。

    我抬起头看着荣安,不知道要说什么?虽然每当在教室里看着她的背影或是在书桌前想到她的笑容时,总是很渴望知道她的名字,但从来没想过如果一旦知道她的名字,又该如何?「写情书给她吧。」荣安说。

    我想想也对,只有这个办法了。毕竟我已经大四了,如果在大学生活中没谈场恋爱或是交个女朋友,就像在篮球场上不管有再多的抄截、阻攻、助攻但却没有得分,便会觉得这场球赛是一片空白。于是我马上起身到其它寝室去借教人写情书的书籍。

    要借这类书籍并不难,在我们这年纪学生的书架上,充斥着教人如何对异性攻防的书。因此我很快借到两本书,其中一本还用红笔画了一些重点。我拿出信纸,左思右想并参考那两本书,终于写下第一句:如果成大是一座花园,妳就是那朵最芳香、最引人注目的花朵。

    『荣安啊……』「什么事?」他走近我。『没事。』「那你干嘛叫我?」我没有理他,只是挥舞左手叫他别靠过来。原本想问他第一句写得如何?但突然想到他的战斗力比我还弱,如果听了他的意见,后果会不堪设想。

    荣安去洗澡了,寝室内只剩下我和书桌上的一盏灯。我屏气凝神写信,力求字迹工整,嘴里也低声复诵写下的文句。如果不小心写错字或觉得文句不顺,便揉掉信纸重头来过。文字的语气尽量诚恳而不卑微,赞美她时也避免阿谀奉承。在荣安洗完澡回来推开寝室的门时,我终于写完了,只剩最后的署名。『要署名什么?』我头也没回,『用真名不好吧。』

    「用无名氏呢?」荣安说。『又不是为善不欲人知的爱心捐款。』「一个注意妳很久的人呢?」『这样好像是恐吓信。』「一个暗恋妳却不敢表白的人呢?」『也不好。搞不好她会以为我是个变态或是奇怪的人。』

    「知名不具呢?」『知名不具?』「这还有个笑话喔。就是你知道我的名字,但不知道我的阳具。」『混蛋!』

    在写情书这么优雅的气氛中,他竟然冒出这句话,我回头骂了一声。但我骂完后,看见他的样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荣安全身脱个精光,连内裤也没穿,在寝室内走来走去。『你……你在干嘛?』「我在遛鸟啊。」他没停下脚步,继续走来走去。『……』「我的小鸟一天24小时都不见天日,只有在洗澡时才可以见天日,但洗澡时得被水淋。所以我想通了,洗完澡遛牠一下,有益健康。」说完后,他停下脚步,拿了张椅子到窗边,然后站上去面对窗外,张开双臂说:「飞吧!」『混蛋!你给我下来!』

    我很用力把荣安拉下椅子,大声说:『把内裤给我穿上!』「喔。」他应了一声,慢条斯理地穿上内裤,「那你要署名什么?」『就随便弄个化名好了。』「我帮你查到她的名字,你得好好请我吃一顿大餐。」『想都别想。』「你果然是选孔雀的人。」刚举起脚想踹他时,突然又想到那个心理测验,便停了下来。

    『这个刘玮亭是选羊的人。』「羊?」荣安说,「羊代表什么?」『爱情。』我说。「喔。」荣安想了一下,「那这样的女孩一定可以带给人幸福。」『应该是吧。』

    我回到书桌前,在信尾署名:柯子龙。再加个附注,请她下课后到教室左边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树下,我会在那里等她。如果她愿意跟我做朋友的话。

    我将信反复看了几遍,然后装入信封。准备用胶水黏上封口时,又把信拿出来再读一次。「都写了,就寄吧。」荣安说。我终于把信封缄,在收件人的地址写上:成大统计三。

    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脑袋里还在胡思乱想。如果那个心理测验很准的话,那么我应该会更喜欢刘玮亭;但却会讨厌选孔雀的自己。而如果她很相信那个心理测验,她会不会因此而不喜欢选孔雀的我?

    『荣安。』我睁开眼睛,『你要选哪种动物?』「狗啊。」荣安回答。『都跟你说没有狗了!马、牛、羊、老虎、孔雀,你到底要选什么?』「我要选狗啊。」『你……』我气得坐起身,再用力躺下,『赶快睡觉!』

    把信寄出后,连续几天的夜里都会作梦。有时是像牵着白雪公主走过青青草原的梦;有时则是像聊斋里的怪谭。我也开始想象刘玮亭收到信后的心情,她会高兴?还是觉得无聊?她会不会优雅地撕破信然后不屑地丢进垃圾桶?或是广邀亲朋好友来欣赏她的战利品?